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281章 街头漫步

    刘子承回头傻兮兮对着薛国师一个劲的笑笑的怒气满盈的薛芷蕾立时没了脾气因为他的笑太吓人了好像刚在阴曹地府还魂一样。甚至被他拉住了自己冰凉的小手都没有感觉。

    “芷蕾你的手好冷快我帮你暖暖!”刘子承二话不说便将薛芷蕾的一双小手塞进了自己胳肢窝下用365°的体温为她取暖同时两个人的距离也拉近到了极限。

    掌心传来了道道热流涌入心头一夜的风寒瞬间被驱散那一声柔柔的‘芷蕾’听得她为之一颤小时候父母如此称呼代表了浓浓的亲情长大后朋友如此称呼代表着纯洁的友情如今他也这般叫又代表了什么呢?

    “喂你在干吗?”薛芷蕾忽然觉得手臂上好像有虫子在爬低头一看刘子承一双贼手已经摸到了臂弯处不由得冷声问道毕竟两人关系还没挑明女孩家都要面子讲矜持嘛!

    “啊?没干嘛唱歌呢!”刘子承回道。

    “唱歌怎么没声呢?”

    “我默唱呢!”

    “少废话那叫默念唱歌就要唱出声。”

    “这是你说的!?”刘子承确定了一下眼望着薛芷蕾深情款款手脚并用的唱道:“唱的是红日滚滚彩云飘飘啊小两口站在街上来把十八摸呀……啊!”

    “怎么变味儿了?”薛芷蕾不慌不忙不羞不臊的问道。

    只见刘子承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簌簌而落呲牙咧嘴道:“废话你那钳子的手指掐到我肋骨间的软肉了疼死我了能不变味儿嘛!”

    “哼!你也知道疼啊?我以为你这肉和你的脸皮一样厚呢!”薛芷蕾抽出手很温暖斜他一眼冷冷道:“你少在这又唱歌又吟诗的给我打岔说昨天晚上到底干嘛去了?”

    “哎呀芷蕾呀看你风尘仆仆眼圈黑不会是在外面找了我一夜吧?”刘子承一惊一乍的说道。

    女国师被说中了心思又羞又气秀美倒竖美目圆睁没好气道:“鬼才找你一夜呢!”

    “啥?”刘子承暴起:“你还遇到鬼了?娘啊没吓坏吧?没受伤吧?快让我检查检查!”

    说着刘子承直接动手即便真遇到鬼也不能胸口受伤吧?你当是色鬼呢?薛芷蕾红着脸一把拍掉他的手怒气冲冲道:“你别和我动手动脚的不然我报关说你调戏良家妇女。”

    “报关干吗?我这不是在给你展示真我的风采嘛!”刘子承揉着手两人并肩前行虽然漫无目的但也比在大街上十八摸强:“你说你总要求什么绅士风度文质彬彬那东西有啥用表面糊弄人而已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减肥的。咱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为的啥不就是图的开心顺心舒心嘛!”

    薛芷蕾扭头看他两眼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随着场合地点而变化不应该一味的要求他如何如何这一点刘子承就做的不错私下里潇洒不羁活得轻松写意率性而为值得学习。

    “还有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忙于国事这无可非议是你的职责所在为民请命更值得尊重与敬佩可你偏偏还弄那么些产业赚那么多钱干吗用呢?”刘子承语重心长的说着。

    开始的话薛芷蕾听得心中暖暖的没想到他还会敬佩于我可后面的话怎么听怎么像在抱怨自己赚了他的银子有些生气:“怎么的?赚钱怎么不好你不也一样在赚钱吗?”

    “我是赚钱可我同样也知足随心所欲多赚多花少赚少花够花就行不像你就没有闲多的时候我告诉你吧人这一辈子最痛苦的事儿就是人死了一辈子赚的钱没花完!”刘子承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拉住了薛芷蕾的小手摇啊摇晃啊晃就像手拉手放学的小朋友。

    “也不尽然。”薛芷蕾也没在意他的动作可能是刚才零距离接触后也不在意了:“我见过一些倾家荡产的赌鬼的残像我觉得他们更痛苦所以我认为最痛苦的是人活着钱却没了!”

    汗!这丫头人生感悟的也很透彻嘛!小手很软柔若无骨皮肤光滑细嫩手心还有些香汗估计是第一次牵手漫步紧张。

    “下流人其实……其实我并不是个市侩的人金钱的多少在与来讲并不重要如果有一天我能卸下肩上的担子我只希望能有一个人守在我身边哪怕他打渔我晒网这样清苦的日子我也愿意。”薛芷蕾的声音中充满了对平淡生活的向往被他握着的小手不自禁的紧了紧似乎在提醒他。

    “啊?打渔呀?这个我也不行你看能不能换成我耕田你织布不然我挑水你浇园也行!”刘子承打趣着黄梅戏都出来了。

    “呸!你少往自己身上揽我又没说你!”薛芷蕾轻啐一声别过头不过拉着他的手却更紧了。

    刘子承挠头傻笑薛芷蕾忽然转过头脸色又变得阴冷:“说着说着就被你岔开了你快说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哎呀你别问了我不能说!”刘子承也皱起了眉头愁眉苦脸的大有‘打死我也不说’之势。

    “好啊刘子承你是不是去了青楼了?”薛芷蕾眯着眼睛诈道其实昨天全城的青楼她都找遍了。

    “大姐你看我像有钱去青楼的人吗?”刘子承无奈感叹自己身无分文的秘密已被秦梦玥告诉了她谁知一传十十传百变成全国皆知的秘密了。

    “既然不是那些藏污纳垢之所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薛芷蕾逼问气势比秦梦玥更盛。

    “也不是不能说只不过说出来就少了一份惊喜我怕到时你会遗憾。”刘子承神秘兮兮的说着。

    薛芷蕾心动了难道他神秘消失了一晚是在为了自己准备什么吗?还有惊喜?他到底想干什么?人家的手都让他牵了刚才也向他说明了向往平淡生活他要是真有心为什么还不表示点什么呢?

    想着想着猛然一抬头薛芷蕾不由得惊道:“咦怎么到这儿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