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272章 皇家Patry

    关于刘子承是怎么来的已经和大家介绍了至于想知道刘子承是怎么没滴那就请朋友继续看下去。

    刘子承呆呆的看着只穿过一次陪着他穿越千年的一身行套心中感慨万千他想到了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他花大价钱买的那只金钱龟托关系找朋友买来的一次还没看过的a片还有他的前女友。

    也不知道她混的怎么样?连最后一眼也没看到。哥们这身体也真脆弱那天也没有打雷闪电怎么会让狗骑兔子给整穿越了捏?

    用力的摇了摇头甩掉了纷杂的情绪看了看外面天色不早收拾收拾宴会的时间也就到了。只看时间就知道是外国宴会一般国人宴会都喜欢选择在中午而洋人喜欢在晚上因为大家都吃饱喝足后的节目更精彩。

    与其想着如何再穿越回去还不如想想晚上自己会不会有艳遇一夜情。洗了个澡没有衬衣亵衣也可以反正都是白色好看就成。洋人宴会也不用梳髻索性散开头长自然飘逸很有艺术气息。

    日暮西陲刘子承出门了。西装西裤黑皮鞋怪异的打扮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以为是哪来的难民乞丐今年的最新打扮。幸亏刘子承有先见之明没有散着头不然这会没准都有人上前给施舍了。长齐整整的背在脑后锃光瓦亮。你想问他用什么固定型?简单猪油即可!

    当在薛芷蕾家大门口今晚约定好的男女伴侣相见时皆是大吃一惊相互打量足有半个时辰。

    在薛芷蕾眼里刘子承干净整洁斯文大方特别是那双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鞋子亮得都能找出人影了可见男伴对自己的重视与他一丝不苟的态度。如果让她知道刘子承擦亮皮鞋的目的是为了偷看洋妞裙底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感想?

    至于刘子承眼中的薛芷蕾那真是端庄秀丽美艳动人一身华丽的古欧洲宫廷晚装更显得高贵典雅。头顶上绾着漂亮的花髻其余青丝自然的披在背上乌黑柔顺如水银泻地这才是真正的自然飘逸呢!

    一对盛装的男女就这样对望着仿佛在挂着‘上弟’塑像的教堂中等待神父宣布礼成即将相互亲吻的新郎新娘。

    良久刘子承才呆呆的开口:“嘿嘿薛小姐你贵姓!”

    “噗嗤——”薛芷蕾认不出笑出声动作很亲昵的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嗔道:“你傻呀?都薛小姐了还贵姓!”

    “呵呵不好意思!”刘子承讪讪一笑:“你的美丽让我忘乎所以你的气质让我晕头转向你的一切一切都能让我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薛芷蕾忽然心跳加脸蛋儿烫如此动人的情话在他最里说出来怎么就让人觉得是在调戏妇女呢:“行了我们快点进宫去吧别让陛下与娘娘久等!”

    身边仆役已备好了马车不过车架很高薛芷蕾身穿长裙又要提裙摆又要上马车很不安全刘子承二话没说大步向前一跨弓着单腿作为薛芷蕾上车的阶梯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做作更没有其他不良企图双目炯炯看着前方。

    薛芷蕾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不疼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踩着刘子承的腿麻利的登上了马车心跳越的快了暗想:‘这家伙今天换了身衣服怎么这般有风度了?难道是听了公主的话真的要追求我?’

    车外的刘子承拍了拍腿上的鞋印哭的心都有了他娘的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这么前没事研究高跟鞋干吗?踩死老子了!当绅士也是要付出血泪代价的!

    刘子承本着做事有始有终演戏演到底的态度很守规矩的坐到了马车的副驾驶位置。嗯就是车夫身边!虽然两人今晚相伴又是绯闻恋人但毕竟没有实质关系男女有别即便在西方也不能男女同车。无疑刘子承此举又让薛芷蕾对他要追求自己的猜测加深了一层。

    豪门夜宴的主会场选在皇帝的后花园举办。刘子承两人进入皇宫时一时月儿高挂皇宫内远一片灯火通明太监宫娥们化作一条条长龙奔走在厨房与后花园之间冷品热菜香味儿远远传开……

    后花园外戒备森严一个个侍卫身姿挺拔腰跨钢刀为只知享乐的统治阶级站岗放哨悲哀呀!刘子承心里感叹难怪那么人为了赚钱都不要命人上人的感觉爽啊!

    见到国师大人携伴侣前来执事太监连忙禀报两人顺利的通过了安检。偌大的后花园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常一眼望去足有百人左右。原本应该在碧水边亭台内花丛中玩闹嬉戏的后宫佳丽们换成了一个个身着华服金碧眼的洋妞们两张成l形排开的长桌上摆放着各色菜肴更富多彩一个个高大卷毛的老外端着极具我们国家特色的夜光杯饮着葡萄美酒不知道比他们的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要好上多少倍!

    小白脸皇帝跟着木偶一般傻笑着跟在洋妞皇后身边蝴蝶穿花似的周游在国际友人之间皇后娘娘举止高贵典雅大方时而干杯时而说笑而到而得体据薛芷蕾介绍这位进口娘娘在故乡也是位皇族成员。

    薛芷蕾大方的挽着刘子承的胳膊女的艳丽无双男的……打扮奇特。这一身打扮看的老外两眼放光太符合他们的审美观念了唉本来就是人家明的这一点不能否认不能剥夺。

    小白脸皇帝看到两人就像看到亲人一样激动都是黄皮肤黑头啊!拽着皇后就朝这边来只可惜洋人们比他还快呼啦啦一窝蜂似的冲了过来男人冲着美丽动人的薛芷蕾女人们朝着新潮时尚的刘子承。

    老外们楞冲大瓣儿蒜明明看着薛芷蕾两眼放光还要装绅士一下下的吻着手见礼。同时薛芷蕾很纳闷上次龟山要吻她的手的时候刘子承可是怒冲冠一般横拨竖挡怎么今天没出来当护花使者呢?

    定睛一瞧薛芷蕾差点气炸了肺原来这家伙正在洋妞群众跟人家施着贴面礼脸上笑的跟朵月季花似的无耻啊!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