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六零七章 订单式生产

    在薛芷蕾惊讶的狼吞虎咽下两个浪人以及程琦晴也加入了生鱼片哄抢的战局中肉鲜味美辣味刺鼻越吃越上瘾龟山这家伙连配菜生菜叶都吃了!

    薛芷蕾很不淑女的舔着嘴唇看刘子承的眼神变得如烈日一般火辣没想到这家伙真有着一双能化腐朽为神奇的手简单的鱼肉切片刺鼻的调料搭配起来竟别有一番美味!

    “两位我这道菜的味道怎么样?”刘子承拽了拽身上的‘网眼衫’就好像在整理燕尾服一副地道的高级餐厅侍者的模样很绅士那种操着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郊区腔倍儿有面子!

    薛芷蕾扯动着嘴角这家伙好像演戏一样太过虚伪她喜欢的是那种自然流露或者多年养成的翩翩风度看来他只能做绯闻男友。

    两个浪人此时正对这眼前装芥末的小碗呆正寻思着是否连调料都喝掉可能它只是闻起来辣而已?

    “欧以西爹似内!”两个浪人齐声道。薛芷蕾刚要翻译刘子承摆手示意:“这句话我明白是说美味极了!”

    薛芷蕾不得不又一次对他另眼相看这家伙连东瀛语都懂可能只会这一句吧?薛芷蕾如是想却听刘子承又道:“阿里嘎多苦塞以马西达!”

    刘子承有心在薛芷蕾面前卖弄省的这丫头总认为自己是海归瞧不起我们新时代青年在她惊诧的注视下刘子承朝她微微躬身道:“安宁哈赛哟!(韩语)萨瓦你卡(泰语)奥拉(西班牙语)苏里似代(柬埔寨语)。”总归都是‘你好’的意思听得薛芷蕾一阵阵的头晕暗下决心一会一定要按住这家伙让他详细系统的来个自我介绍。

    “刘公子你这道菜做的很是美味不过就是这鱼没有我们东瀛海域打上来的鱼味道鲜美所以有个不情之请公子是否能把烹调方法告诉我们让我们回东瀛烹制。”龟山一个人就代表了他们整个民族的性格特点无耻!看啥东西都想要。

    刘子承也不动怒微微一笑道:“烹调方法?很简单但你能不能先把你们东瀛漆器的制作方法告诉我呢?”

    这话说完两个浪人不出声了。本来嘛你找厨师要人家研制菜谱无异于抢人家饭碗断人家财路。

    “公子漆器制作是我们东瀛秘传制法恕不能外传你看能不能换个条件。”大久保也跟着开口道。

    “秘传制法?那我的烹调技巧就不算吗?你们可知道为了做这道菜我可是煞费苦心日观海潮夜观星象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游离名山大川才在一处悬崖绝壁上找到了这道菜肴的调味品据我国史书记载次调料味生于铁树之上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方能落地成熟味道辛辣刺激如同九天之上滚滚天雷被我过先辈视为神果常食有养颜驻容长生不老之功今日若不是看在你们远道而来又是学制的朋友份上我决计不会拿出来的。”刘子承摇头晃脑一道芥末调料竟然说成了人参果难为他了。

    薛芷蕾不用细想只看他那前所未有的一脸正经八百的表情就知道这番话绝对是狗带嚼子——胡嘞!听他的话就得反着听他说能养颜长生不老就说明这种调味料带有毒性说不定还能毁容一会打死我也不吃了!

    一边的公主徒弟直接别过脸因为忍着笑一张俏脸红得紫双肩不住的颤抖忍得很辛苦!

    资本论中说过有5o%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oo%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oo%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的危险。而东瀛人无疑是个中翘楚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甚至不惜动侵略战争。

    听了刘子承介绍‘长生不老药’两个浪人眼睛都放出了贪婪的光芒但谁都没有开口只是在心中暗自盘算着夺取的方法。

    几块生鱼片并不足以填饱肚子但薛芷蕾不好意思再指使刘子承干活了吩咐了家丁们准备正式饭菜只可惜生鱼片的味道太过震撼一桌子山珍海味谁都没吃几口只有刘子承一个人在狼吞虎咽。

    桌上薛芷蕾代表南苑国接过了东瀛人本次贸易的货物清单刘子承瞄了一眼果然都是漆器与刺绣的服饰以他们的人品估计木器服装都是在南苑进口的然后图上漆彩刺上图案再反卖回南苑一贯的手法延绵了千年大大的阴险!

    所以当他们提出要大批量购买南苑的木器丝绸的时候刘子承很不客气的替薛芷蕾做主道:“丝绸木器头没问题不过每样照过去加价三成。”

    坐地起价写明与《奸商是怎样练成的》一书第一章第一条。但对于长期的合作和般来说很不地道薛芷蕾也有不快刚要插嘴却被刘子承恶狠狠的眼神等了会去那目光中私有阶级仇民族恨杀气腾腾的让她也不敢开口。

    结果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两个东瀛人丝毫不介意反而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看脸色好像还很高兴。当然了他们进货贵了出售也会加价小鬼子从不吃亏。可他们遇到了刘子承绝对不会给他们赚钱的机会。

    “两位同意就好请写明一份买卖合约吧!” 刘子承话音一落接到刘子承授意的薛芷蕾已经麻利的拟好了一份按他意思写成的文约上面有每次东瀛人再南苑购买的木材丝绸等多种原材料。每样照原价加了三成。

    浪人很痛快在上面签了名盖了章一式两份各自保管。笑意在两个浪人的脸上还没有绽放刘子承的声音再次传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两位从今天开始请不要在大批量的向我国运送漆器以及刺绣服饰了如果我们有需要会以文书的形式向贵方约买文书上会注明每次所需的数量样式这样也给你们省去很多运送的麻烦嘛!”

    话音一落两个浪人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进货文书他们签了而人家却不一定会购买他们的产品这明摆着是坑人嘛!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听刘子承已经给不明所以的薛芷蕾解释起了个中关键。

    “这种买卖形式叫做订单式。会给卖家省去大批量生产而导致积压的不良后果也可以叫做‘先有市场再有生产。’就比如我们南苑加工的成衣像刚才这样与东瀛朋友签订了买卖文约然后我们按照文约上面东瀛朋友所要购买的数量进行对应性生产而不至于一味的盲目生产而导致大量的货物积压这就是……”

    “这就是你常说的双赢局面嘛!”薛芷蕾的笑容如花朵般娇艳眼中的激赏之情一览无疑刘子承从绯闻男友转正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而东瀛人虽然无形中吃了大亏但他们的漆器刺绣绝不会只销售南苑一国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种阴损的手法可以用在其他有贸易关系的客户身上只看他们认真记录着刘子承言就不难看出不定哪家又要倒霉了!不过只要不是我华夏就行剩下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