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六零三章 浪人与狗不得入内

    刘子承顺势握住了薛芷蕾打在自己肩头的上自然大方的在手里抚摸。这对情侣是真是假只有当事人心理最清楚见刘子承无耻的握着自己的小手薛芷蕾又羞又气一甩手就抖开了刘子承的手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刘子承讪笑两声却听身边的大久保忽然开言:“哦天呐芷蕾你在干什么?怎么能如此蛮横的对待你的心上人呢?”

    哦?这是啥意思?刘子承来了精神没想到这位av之祖的祖宗还要为自己打抱不平薛芷蕾也不明白老同学的用意疑惑的看着她。

    “芷蕾你不应该这样在我们东瀛女人是要无条件的全身心服从爱人的。这才是妇人之道。”大久保很骄傲的说道。

    刘子承羡慕啊眼睛都放光了很想问问现在办移民手续复杂吗?全身心的服从都包裹什么捏?

    无论如何薛芷蕾还是东方人受着千年封建文化的束缚更何况东瀛的文化都是传自我华夏人家都继承和扬下来了咱地地道道的汉人怎么能被他们指责而且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此对待刘子承也确实有失他的颜面。

    薛芷蕾心中愧鼓起勇气想给刘子承来几句柔情密语却见这下流人正盯着大久保两眼放光垂涎一丈肯定又在想什么下流龌龊的事情太可恶了也不知道他看着我的时候想没想过这些?

    “汪汪……”正在这时院内忽然传来两声犬吠硕大的巨犬一个两个探出了头猩红的舌头悬在唇外獠牙闪着森然的寒光喉中‘呼噜噜’声音大作显然是见到了阶级仇人。

    刘子承慌了没想到这些恶犬食物中毒还能挺过来好像比以前更精神了眼看是组团报仇来了哪里还顾得上想什么东瀛他们远不如狗……拼了?赢了顶多比狗强点输了还不如狗打平和狗一样。不干不干和狗拼命只适合东瀛人。刘子承急中生智丹田中内力激荡瞬间游走四肢百骸将轻功挥到了极致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再看刘子承已然出现在薛芷蕾身后哆哆嗦嗦的求道:“怎么把他们放出来了快赶回去别吓到公主殿下。”

    “嘻嘻三四五六七你们来欢迎我了吗?”刘子承话音未落那边公主徒弟已经凑了过去蹲在恶犬中间亲切的大招招呼。

    我靠!三四五六七?我还十jq呢!少和我玩同花顺!刘子承郁闷啊看着群恶犬凶狠的眼神就知道它们是冲自己来的难道上次食物中毒的恶犬中有它们媳妇不成?

    “诸位别怕它们都很乖巧只要它喜欢你就不会伤你的看看公主便知。”薛芷蕾笑呵呵道。

    果然门口程琦晴这丫头已经骑在一条巨犬身上在狗头上又拧又掐玩得不亦乐乎那傻狗好像还一脸的享受可见美女的杀伤力。

    而主人的话刘子承也听的明白分明是借着恶犬给两个东瀛人来个下马威即便我们之间有旧交但此时各为其主叙旧后就要以公事为重。更向对方展示了实力想来我华夏诈唬先掂量掂量自身的分量。这薛芷蕾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就冲这份心狠手辣不讲私情只当国师屈才了应该去动物园驯兽肯定比国师这行业赚钱!

    薛芷蕾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却毫不客气的穿越了恶犬阵率先而入正在兴头上的程琦晴很不舍恶犬抓住一只当坐骑也跟着薛芷蕾向内院走去。

    呼啦啦装瞬间夹道欢迎的家丁侍卫们也随之人鱼贯而入眨眼间门外就只剩下两个浪人和一个贱人了不过两个浪人的表现让贱人刘很诧异薛芷蕾如此待客之道两人竟没有任何微词只是一个劲的看着恶犬憷相比薛芷蕾出使的时候也受过此类待遇这些人真虚伪明明暗中较劲偏偏假惺惺的寒暄叙旧悲哀呀!

    不过这薛芷蕾也真不地道竟然把她绯闻男友和浪人仍一起放在狗群之中最起码也要仍给我一直棍子嘛!

    三人面面相觑浪人们面露苦色特别是龟山那模样仿佛要哭出来一般大久保强自镇定紧盯着门前七八条流着口水目光森冷的恶犬。

    一看这架势刘子承来了勇气三毛筒子曾经说过中国狼不咬中国人大家都是犬科动物相比狗也不会咬中国人吧!

    不管怎么说是爷们就不能在小鬼子面前丢脸中国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怎么会被小小困难吓倒刘子承鼓足丹田气双目炯炯有神紧咬牙关那可真是胸中有红日脚下舞东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咬牙一跺脚垫步拧腰蹭——蹿上了墙头太不让从正门进老子爬墙!

    刘子承凭借他如蜘蛛侠一样敏捷的伸手一跳一撑就窜上了墙头想来肯定是薛芷蕾家保安系统完备所以围墙较低像刘子承这样窃玉偷香的采花贼翻这堵墙简直如履平地。

    当刘子承翻身跃下之时身后抢起了恶犬的狂吠声已经大久保惊呼和龟山的惨叫声。唉死道友与贫道无关呐!这就是传说中的‘浪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典故!

    刘子承幸灾乐祸的哼着小曲一路前行以他强的记忆力很快就找到了薛芷蕾上次接见他的书房不仅是书房就算薛芷蕾的香闺他也是了然于胸。

    刚要敲门忽听里面两个女生在对话自己的宝贝徒弟正疑惑的问着:“薛国师你为什么要用三四五六七堵在门口啊?”

    “公主殿下您有所不知这是我们这一群在西洋学习的同学之间的规矩记得当时在西洋他们合伙洋人给我的卧房中放过蜘蛛上次去东瀛他们俩人还在我的被子里放过蛇我只让三四五六七去吓唬他们已经很便宜了!”薛芷蕾解释道。

    门外的刘子承听的满头大汗这票人是去西洋学习国外文化的还是去基地组织学习恐怖袭击的?不过洋人虽然喜欢恶作剧但尺度拿捏适中但东瀛人就会在这基础上变本加厉这是他们整个民族的人性弊端随意整他们就不能客气希望外面的三四五六七多卖卖力气。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