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五零一章 愤青

    接下来果然如刘子承预料中的一样齐老头软的如海蜇一般黏黏糊糊的朝他一个劲的笑直到他毛骨悚然才道:“侄女婿给老夫说说这鲍鱼是什么东西?”

    鄙视归鄙视但还是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与礼貌。刘子承一五一十的又将鲍鱼的来历特点以及其他特点又系统完整的讲述了一遍毫无疑问学者薛芷蕾又拿出了小本本开始记录而且还随身携带了一只原始羽毛钢笔估计是外国进口的。

    “侄女婿你说得这么好是要把鲍鱼研制成精品高价销售吗?”姑姑忽然开口这老太太秦家人鬼精鬼精的一针见血秦家的好血统啊!

    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刘子承很痛快的点了点头。这时秦梦玥就有些不明白了不由得拉了拉相公的袖子道:“坏人这鲍鱼是你昨天才说的只一夜之间国师大人就着人捕捞了近三百斤浩瀚大海肯定盛产等你一开始销售别人一样可以捕捞加工啊。”

    秦梦玥的担心刚说完身边的姑姑姑父薛芷蕾都笑了起来笑的她有些尴尬女人脸皮薄受不了这个好在身边有个老爷们给他出气伸出小钳子就是一阵猛掐气呼呼道:“你个臭坏蛋又打什么主意快说!”

    刘子承这个冤呐!我招谁惹谁了?苦笑摇头道:“小玥玥你别急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只要再看一边这份文书你的问题自然会得到解答。”

    秦梦玥果然不负众望只看了一下文约下角薛芷蕾的手印以及代表身份的大印立刻就明白了各种关键所在。

    这鲍鱼是刘子承与南苑也就是朝廷联合开的朝廷也就是国家政府统治方没有他们的同意‘别人一样捕捞’?这个别人是谁?谁敢当这个别人?你不知道国营企业就是垄断企业的说法吗?

    秦梦玥很感谢自己相公在如此情况下依然力挺自己还表达了对她智慧的赞赏心中很是开心难抑压制那份激动不顾场合身份的大声道:“相公这一下我们能赚多少?”

    我倒!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还没看到钱她都准备买房买车了。薛芷蕾这会儿也在心中窝着火把刘子承从头骂道脚后跟这家伙对待他妻子就如此彬彬有礼对其他女士为什么就尖酸刻薄漂亮一点的就出口轻薄下流人!

    刘子承无言以对只要挤眉弄眼示意媳妇低调这还有一家刚破产的呢听着人家多眼红啊!

    事实正好与刘子承想的截然相反齐家老两口非但没有郁闷沮丧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这家伙满脸的皱纹褶子就跟开了花似的落上只苍蝇都能夹死也不知道啥事这么开心?秦梦玥也纳闷难道是自己相公的失心疯传染了?

    刘子承不由自主的与薛芷蕾对视一眼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果然齐老头忽然开口道:“国师侄女你我俩家也算世交这次虾蟹之争你是打得我们毫无招架之力不知道这次鲍鱼能不能给老夫分一杯羹啊?我们齐家可还有着成百上千人的渔民渔船要养啊。”

    这话说得好像是在一个老资格在倚老卖老可刘子承与国师小妞却听出了弦外之音成百上千的渔民渔船这是啥意思?绝对的威胁!试问就算是一个国家你能做到日日防盗夜夜防贼吗?何况还是家贼!齐家手下的渔民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祖祖辈辈靠海为生这一片海域走的比自己家大门的熟现在闲来无事甚至有吃不上饭的危险如果雇主一声令下让他们下海去捕捞鲍鱼?谁能拦得住?你总不能带兵把他们都抓起来吧?更不能派兵去把守大海吧?

    薛芷蕾千万万算也没算到齐老头会来这一招这分明就是耍无赖嘛!刘子承在她眼中看过了一抹杀机闪过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这小妞果然够狠政客嘛国家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不会为一个人所左右。可是她为啥看自己的眼神这么熟悉呢?分明是就刚才韩芙的教训齐官岩时的眼神就好像在说:‘都怪你都怪你打死你打死你……’

    见薛芷蕾久久不语刘子承有些心急如果这丫头起狠来这个词应该怎么说对叫做——镇压!连忙开口打圆场:“国师大人你看齐老爷开口了你能不能……?

    “不行!”薛芷蕾的回答很坚决:“这次的鲍鱼是为了与外洋的商人相互贸易的分给你的利益已经额了不能再分了。”

    “好!好!好!”齐老头也来了脾气冷笑着说了三个好渔霸的气势尽显看样子要和朝廷死磕到底了。薛芷蕾丝毫不为所动紧绷着俏脸眼望着房顶如磐石半岿然不动。

    ‘啪!’刘子承急了重重的一拍桌子也不知道是哪位的茶杯震荡之下摔得粉碎所有人大惊的看向他只见他脸色铁青气喘如牛恶狠狠的瞪着薛芷蕾吼道:“薛大国师你张口闭口都是外洋的商人我就想问问你你和他们做贸易到底是为了什么?讨好他们?”

    “你胡说我只是为了赚钱提高南苑的实力!”薛芷蕾也是拍案而起如守护幼崽的母狮一般与他对峙。

    “哦?是吗?”刘子承冷笑一声反问道:“是为了提高南苑国的实力!那我再问问你南苑国实力提高又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当时是更加强大让外敌不敢招惹百姓免受战乱只苦。”薛芷蕾沉声喝道。

    “好!说得好!百姓却是免去了战乱只苦但百姓的生活呢?与洋人交易了换来那些香水名贵的服装这些都是奢侈品都是要花大价钱的交易来只会助长百姓中奢靡之风这又什么好处呢?”刘子承也不知道神经搭到了哪根弦上又唱起了为国为民的高调这人一上了年纪就爱冲动原来一天只冲动一次现在一天冲动次数顶过去四五次竟然和人家抡起了国计民生这是你一个厨师该管的事儿吗?但没办法有时人逼急了就想念叨念叨:“不要把什么赚钱的生意都把持在朝廷手中应该让百姓多谢展的道路多些生财的机会有道是‘国富民强’反之民强了自然国亦富。仅靠每年的税收还不能满足吗?你想想刚才齐老爷子的话他手下有数百甚至上前的渔民闲置在家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朝廷抢了他们的饭碗。就说这次兴旺起来的虾蟹都被朝廷占去了老百姓翘企盼正想尝鲜流到市场上些微虾蟹已经卖到天价了!你们想干什么?吊足了百姓胃口价格涨到你们满意的高度时候再将囤积的虾蟹投放市场吗?想想吧到那时候一个常年生长在海边的人要吃一只海产螃蟹竟然要他一个月甚至半年的薪俸这算什么?这是欺诈!是搜刮民脂民膏!警惕呀朋友长此以往如何得了啊。”

    想想吧移动电网石化铁道航班哪个不是说涨价就涨价!可是就不明白刘子承无论前世今生他没车没房电话也是小灵通激动的是啥?唉没办法愤青嘛!看到啥都能愤起来!

    一番话说完刘子承心里痛快直勾勾的盯着薛芷蕾这位实权派高官阶层按理说她要有点人心都会觉得羞愧最起码也应该垂眼低头可人家没有反而眨巴着大眼睛凝望着她眼中异彩聊聊有惊讶激赏赞许不一而足刘子承感慨眼睛果然是心灵的窗口居然能看出这么多心理活动。

    刘子承的一番慷慨趁机如醍醐灌顶令薛芷蕾豁然开朗是啊他家时代为官皆是身居要职没代人都是殚精竭虑一心想着为国为民可一来二去他们都迷失了方向以为为国就是为民可远远不是这样。民强亦是国富!精辟啊!更没想到这话竟然是出自一个厨师之口妄她还远涉重洋学习洋人的知识理念可学来的确实他们的自私自利惭愧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拜刘子承为师和他学习为民请命之道呢?

    “相公你说得太好了我真高兴能嫁给你你的心就像菩萨一样善良仁爱!”秦梦玥听的如痴如醉不由自主的依偎到相公怀里螓摩挲着他滚烫的胸膛似乎在等待‘菩萨’给她摸顶受戒。

    “呵呵这没什么主要是你能理解能支持我这才是我最高兴的事儿这辈子能娶你为妻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话刘子承说得情真意切想想穿越的念头正好八辈子左右。

    两人就这样公开的大秀恩爱你一句甜言我一句密语听的齐老头都给自己老伴来两句肉麻的。薛芷蕾紧咬着下唇看着他们想想自己也快双十年华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自己位高权重自认学识非常眼高于顶一些自命风流的才子她没有一个能看上眼的可毕竟还是女人总要找个归宿的眼前这个厨师要是再有风度一些再英俊一些再诗词方面有些才华再能说一口流利的洋文再……还是算了吧他也不符合标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