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四零七章 西洋女剑客

    在薛芷蕾轻笑声中刘子承无奈的当起了太阳伞没有玻璃窗的日子就是难受那薄薄的一层窗纸根本无法遮挡温度高达三十五度的日照照在脸上又痒又刺连抓带晒一会便红彤彤的仿佛害羞的小男孩儿。

    隐约透过的光效照射在聚精会神的薛芷蕾身上乌黑的长闪烁着明亮的光泽整个人如同九天仙女下凡周身霞光盈盈秀美的脸颊晶莹如玉执笔蹙眉带着浓浓的书卷之气看的刘子承心动不已。

    “你干什么?”薛芷蕾一抬头正看到刘子承的大手朝自己脸蛋方向伸来想起了他‘小妞。给大爷笑一个’时猥琐的动作慌忙向后闪避怒声问道。

    刘子承也是一惊用力吞下口水脸上的颜色更深了指着薛芷蕾的鼻梁道:“你鼻子上沾了根头我想帮你拿下来。”

    “哦!那你继续!”薛芷蕾只知道自己误会了他没想其他向前凑了凑。

    刘子承不住生的暗骂着自己一时色迷心窍竟然要突袭人家好在有一双视力高达53的眼睛不然还真没法解释。慌乱间也没来得及想她的要求又一次伸出了罪恶之手。

    刘子承屏住了呼吸温柔的耐心的细致的伸手一捏却依然无可避免的与那高挺的鼻梁细嫩的皮肤生微弱的细不可查的接触。

    可人与人之间的碰触就是这样如果你像电车之狼那样摸一下掐一下女人反到不会觉得什么无非就是被碰了一下而已。反之越是轻微的不自觉的似有若无的碰触越会产生强烈的感觉。就比如静电一般你不能刻意去制造只能出现在不经意间。

    小屋里一对青年男女在零距离与零点一的距离间相持在静悄悄的环境中寻找着灵与肉的碰撞……

    薛芷蕾轻声的问:“刘子承。”

    刘子承沉声的答:“干啥?”

    “那根头不是掉落在鼻梁上的而是自额头垂下来的你这家伙连根儿给我拔断了疼死我了!”薛芷蕾怒目而视边吸冷气边揉着额头刘子承下手不轻。

    水土不服视力下降了?刘子承纳闷连忙起身压着砰砰乱跳的小心肝岔开话题:“国师大人你找我过来是不是想商量鲍鱼的事情啊?”

    “没错在海边分手后我就派去去捕捞了这次也不用你收购只希望你开出它的价值然后卖给外洋的商人!”薛芷蕾带着自信的笑容大公司嘛只有不断地推出新产品才能获得永久的利益。

    “呵呵你还真心急你就知道老外来了一定能买鲍鱼吗?”刘子承笑着问道。

    “我相信你!”薛芷蕾很肯定的回答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这是自内心的新人到让刘子承升起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就冲人家这份信任刘子承一咬牙狠派大腿道:“我有什么好处?”

    切!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大方话儿呢?薛芷蕾鄙视的看着他又将一张白纸推到他面前这个刘子承熟悉是一份文书也就是合约协议。用词简易形骸条理分明。具体意思就是刘子承技术入股负责研而南苑以我家的名义负责批量生产与营销所得效益四六分账。

    “怎么样这个条件你满意吗?”薛芷蕾站起身婀娜窈窕的身姿乍现裙摆轻扬身姿摇曳莲步款款行到刘子承身边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刘子承如痴呆一般看着眼前信心满满动作优雅的佳人心中很是期待希望薛芷蕾还兼职南苑这个庞大公司的公关部经理有助于进一步洽谈。

    若是单论薛芷蕾的身材刘子承肯定是满意的但价钱方面?哪个生意人不想追求最高的利润呢?所以刘子承捏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盯着峰峦叠嶂的地缝似自言自语又似在拒绝道:“这鲍鱼也不是那么好烹制的费时又费力如果在能加点……”

    “你少痴心妄想!”话还没说完就被薛芷蕾愤怒的堵了回来再看小妞双臂环胸一脸的警惕神色随时随地都要召唤外面的侍卫。该死的刘子承把我当什么了?

    唉原来是只卖艺不卖身和我的原则有本质上的区别。刘子承心中惋惜的叹着气为什么世上就不能多点又卖身又卖艺德艺双馨的人才呢?但此时为了不被人识破自己不良的企图以及险恶的用心刘子承摆出了一副既愤慨又疑惑的面孔大声道:“你这是说啥呢?想哪去了?把我刘子承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没你那么高尚的为国为民的情操费心费力的为你们办事想多要点银子不行吗?啊?这也不行吗?”

    看到对方惶恐又内疚的神色刘子承心中偷笑不已小妞和我斗得再去日本留学几年学会他们民族的无耻精神后再来!!

    “不好意思刘子承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但是加价是不可能的你要是愿意可以提点别的要求!”受过高等教育就不是一样知错认错很是坦诚。

    刘子承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一细品对方的话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像一休哥似的脑门出现了一个三十多瓦的大灯泡小眼睛有眯了起来由原来紧盯着山峰改成了上下巡视道:“提点别的要求?那我就要你……”

    “好啊!我就知道你个下流人没按什么好心忍你好长时间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西洋剑术的厉害!”刘子承的话又没说完薛芷蕾已经暴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桃木剑左手后扬右手持剑前伸左腿绷右腿弓非常标准的花剑中的弓步刺动作。

    刘子承冷汗当时就下来了急急摆手想要解释可身前已被一团剑影所笼罩木剑快如闪电攻向他上中下一扎咽喉二扎心三扎膝盖左右分……

    虽然是木剑没有刃但扎得都是要害疼!巨疼!刘子承惨叫两声趁对方收招拔腿就跑暗骂自己这人性格太过直率想啥就说啥心直口快害死人呐!

    薛芷蕾被轻薄很是愤怒手持木剑在后穷随猛打刘子承抱头鼠窜复又想起这是人家的地盘和尚和庙都别想跑只要一边兔子蹦一边解释:“国师大人你误会了我刚才只想让你在我烹制鲍鱼的时候多多协助于我没有旁的意思……哎呀……你别扎我屁股呀!”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