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三零六章 妻管严与悍妇

    “喂我说妹夫你说就说关我什么事儿?”齐官岩在一边不乐意了好好地他找谁惹谁了?

    “我没说你呀?”刘子承很纳闷。

    “你刚才说了怪你儿子齐官岩!”

    “唉你听错了。不是齐官岩是说你妻管严就是被妻子管得太严。听你这倒霉名字就注定一辈子怕媳妇!”刘子承也不顾及那么多了好心好意上门一来就被人鄙视谁能有好气啊!

    他这么一解释众人恍然大悟秦梦玥一个忍不住轻笑出声给儿子起名的老两口憋了个老脸通红儿子更是恨不得钻地缝只有母老虎媳妇不为所动反唇相讥:“刘子承你少拿名字说事儿我的名字也不叫‘河东狮’才没有欺负过相公呢!”

    “哦?是吗?”这传说中的母老虎出现了刘子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资质平平样貌中上等吊梢眉丹凤眼一看就是个泼辣要尖儿的主儿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哼!我娘家姓韩单名一个芙蓉的芙字。怎么样和欺负相公没关系吧!”

    “哈哈哈哈——”刘子承在心中默念一遍忽然仰天大笑鼻涕眼泪齐流上气不接下气众人不解瞪大眼睛侧耳聆听许久刘子承笑够了才指着韩芙道:“还敢说没关系?韩芙!悍妇!强悍的妇女!你们俩成亲真是上天的安排天造地设的一对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指腹为婚你嗲娘怕你吃亏才给你取这个名字吧?”

    一席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纷纷陷入了沉思中两个名字到底是一种巧合还是说真的是上天的安排。特别是老两口又急又气这败家儿子自从成亲后本以为长大成人要成家立业了谁想到被媳妇儿管的死死的自己一点主见没有就连爹娘训他的话回去都和媳妇一五一十的回报这不媳妇儿没新衣服穿让他出去赚钱堂堂一个大少爷还真就挎着破筐出去卖臭鱼了。

    韩芙闹了个大红脸自知说不过刘子承只要以怨毒的眼神瞪着自己爷们齐官岩被看得毛不由自主的一颤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拽了拽刘子承的袖子道:“妹夫你别这么说我媳妇儿她对我挺好。”

    是啊晚上一被窝睡你当然觉得好了!没出息!看他这窝囊样儿刘子承懒得理他哼了一声别过了头谁知齐官岩又挪到了另一头一定要与他面对面这次比较强横道:“你也别光说我难道你不怕我表妹!”

    早防着你这一手呢!刘子承咧嘴呲笑一声道:“怕?哥们我告诉你那不是怕那是尊重是礼让相敬如宾懂吗?”

    “那我们夫妻也是尊重没有谁欺负谁!”齐官岩有样学样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出去卖鱼?你为什么穿的破破烂烂想必这一身衣服不只是去年的吧?你看连腰都遮不上当露脐装穿呢?估计是你十岁以前穿的吧?还有为什么你眼眶黑黑的脸上还有抓痕后背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刘子承一大套说完大家都肃然起敬这家伙不仅是厨师而且还是个捕快观察得够仔细的!

    齐官岩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却不气馁:“才不像你说的我这是……这是我夫人疼我!”

    “嘿嘿……”刘子承一连串坏笑看着他们一对绝配夫妻道:“不对你应该说夫人打疼你!”

    “你……”齐官岩气急指着刘子承一个劲的哆嗦就是说不出话憋了好半天才垂头丧气的看着他的悍妇媳妇儿委屈道:“娘子你就别瞪我了我真说不过他!”

    如此窝囊的举动把所有人都气笑了刘子承笑的最为开心刚才憋的气也都消得差不多了。韩芙虽然跋扈但也只是齐官岩的天敌刘子承又不是他老公瞪瞎了你那双小眼睛也没用!

    齐家老两口一个劲的摇头叹息为自己儿子感到悲哀。都是儿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自己的儿子娘倒是没忘却把自己的性别忘了。这个家也不知道谁是爷们应该谁主事儿!

    不过可喜的是一番名字引的争吵院内诸人闹过笑过后一面时的怒气火气消散了不少老两口也不再对刘子承兴师问罪。秦梦玥深谙察言观色之道抓住时机连忙出言打圆场道:“姑姑姑父表哥嫂嫂你们千万别见怪这坏人就这样在哪都不吃亏就算我说他两句他都有一百句等着……”

    秦梦玥话刚说到这那边刘子承已经昂头挺胸趾高气昂的朝齐官岩挑了挑眉毛胸脯拍的啪啪响那意思就是在说:‘看到了吗?咱这才叫纯爷们!’

    对方还没答话秦梦玥的话却在继续:“你们也别与他计较晚上我们不给他饭吃饿他一顿帮你们出气!”

    话音未落齐官岩鄙视的眼神就递了过来刘子承为了配合秦梦玥乖乖的低下了头其实他也明白这无非就是给齐家人找个台阶下而已。他娘的老子自己就是厨师会饿着?媳妇的话还是要服从的不吃饭是小事儿如果晚上秦梦玥不和他同房‘饿’他一晚上那才是大事儿!

    “哈哈侄女说的哪里话你们远来是客哪有不吃饭的道理刚才是老夫失礼了不过都是一家人想必刘贤侄也不会和我老头子计较来来来大家进屋坐下谈吧!”齐家老头毕竟人老成精又是久经商场控制这小场面还是轻松加愉快的。

    “是呀!梦玥快招呼你相公进屋坐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请教他呢。”姑姑也不是寻常人亲切的拉住了秦梦玥的手:“你前些日子托人少来的鱼丸我们都尝过了味道鲜美就和吃鲜鱼一样更早些你爹还来信说积压了许多鱼都冻得硬邦邦一开化就会变臭腐烂还独自为难呢。没想到在刘贤侄手里却变成了此等美味真是人才呀!我们家积压下的鲜鱼我想刘贤侄也会有办法吧?”

    这老太太一口一个刘贤侄却根本没看刘子承一眼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抓住秦梦玥就等于绑住了刘子承这家伙怕媳妇儿的程度也不比自己儿子强哪去……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