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二零六章 芙蓉,就是奴隶命

    这时刘公子忽然哈哈一笑缓步上前拍了拍义兄的肩膀道:“小桂子没想到你居然和这位大人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嘿嘿这位的腰围最起码有七尺他的裤子你也能穿看来你减肥很成功嘛!”

    赵公公现在捏似肉球的心都有了本来两人是老朋友后因家道中落而进了宫却一直没忘了儿时的玩伴偶尔还会有书信来往对方也是真心的朋友还让儿子拜自己为干爹让他这个太监也能享受子嗣的之乐本想今日到榆关城顺便拜访一下正好听说自己的干儿子看上了一家名叫徐记的酒楼中美艳老板娘可人家又一直已为人妇自居何况‘徐记’的名字也太耳熟了点连忙待人赶过来心中祈祷了千遍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徐记三人组顿时有了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对刘子承的崇拜甚至过了对‘上弟’的虔诚。肉球吹得嘎嘎响的义兄居然叫死鬼刘为‘刘公子’想想这是多大差距。不过如果让徐雅娘知道就连东平国的皇帝陛下都称呼他一声‘刘公子’徐雅娘会不会将子所有的亵裤都拿给他穿呢?

    “呵呵刘公子您见笑了这位是我幼时的好友今日多有得罪就请公子看在奴才的薄面上……”赵公公也无奈临出门时两位公主殿下曾下过严令路上一定要照顾好刘子承若是回来瘦了一分便打他个皮开肉绽消了一根头便打他个遍体鳞伤皇帝陛下也交代以刘子承惟命是从他一个个小小的太监吓唬外人还行可刘子承打死他也惹不起啊。

    肉球虽然只是一个小小主簿但也算身在官场特别是在如此作威作福鱼肉乡里依然安然无事的情况下向来也是个圆滑之人见风使舵的本事更不许多表一见义兄这态度当即有种倒地装死的冲动在赵公公身后一个劲的点头哈腰肥香肠似的嘴唇嗫嚅不断可又不知如何开言只盼义兄的薄面能起作用。

    刘子承淡然一笑高层领导的王霸之气陡然外放昂着头撇着嘴眯着眼睛看人的器官改成了鼻孔徐记三人组更会做人侯四搬凳子请刘大官人落座徐栓倒茶请刘老爷润喉徐雅娘站在他身后温柔的给刘子承做起了马杀鸡生怕他亲自动手打人伤到自己。

    “小桂子其实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我们这事儿就……”刘子承忽然闭嘴大家都以为后面会说‘算了’谁想到忽然话锋一转脸色一板道:“这事儿就这么办!男的拖出去剁成十八块捡几块半肥不瘦的包成包子喂狗女的砍头去尾找个大锅熬汤!!”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咬牙打颤头倒竖鸡皮疙瘩一身一身起这刑法也太狠了吧?古代的暴君纣王无非就设炮烙开虿盆萨达姆的儿子也无非就是把人塞进绞肉机里绞碎可这哥们……也难怪人家是厨师出身就连杀人都离不开做菜!

    刘子承看着当即晕死过去的赵公子已经不住的叩头求饶的大肉球与芙蓉心里那叫一个解气斜睨了一眼脸色青尴尬的欲钻地缝的赵公公暗自冷哼你他娘的一个小太监结交的朋友就能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吗?你他妈自己就是条狗你的朋友就是狗仗狗势!

    刘子承那一闪即逝的鄙视眼神完全落在了赵公公眼里常年身在宫中察言观色就是生存之道让然明白刘子承的不屑与鄙视可作为奴才他有能怎么样偶尔威风一把是人之常情啊刘公子你自己还不也是暴户作风。但唯一不同的是人家刘公子有小能更好的伺候公主你他妈能吗?

    赵公公连忙凑上前卑躬屈膝媚颜奴骨又是奴才该死又是奴才不对说得刘子承到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想和这位通行的总管恼的太僵便一笑道:“好了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只不过你这位干儿子实在太气人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的蔑视律法欺男霸女不教训一下难以平民愤还有你这朋友也太……仗人势了。以后都给我小心点做人记住即便是个小小的县城也有你们惹不起的人!”

    刘子承板着脸教训了一句意思很明显以后惹不起的人别惹惹得起的自己看着办反正不管我事儿老子也不是救世主!不过这简单的训斥与剁碎了包包子喂狗比起来可谓是天大的恩典了在赵公公带头下肉球干儿子芙蓉连忙又哭又笑的道谢。

    几人得到刘子承挥手示意刚要夹着尾巴离去忽然听刘子承再次开口道:“芙蓉你给我站住其他人都滚吧!”

    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时候谁还顾得上一个花痴小丫头肉球等人当时的度过了博尔特眨眼间消失在了人群中赵公公长出一口气与一众侍卫抿着嘴等着看热闹到底把这个女人扔进锅里熬汤之前还有什么准备最起码应该洗刷干净吧?

    这里面芙蓉是最恐惧的一开始她不认识刘子承好家伙这一顿冷嘲热讽更是把赵公子捧到了天上如今这位大爷身份依然明朗化正是掌柜的朝思暮想的死鬼而且还当了大官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他居然能下手打女人难道他真要把自己熬汤喝吗?

    刘子承伸手拉过徐雅娘并肩坐下望着眼前瑟瑟抖的芙蓉转头问道:“娘子你给我的信里书找了个远房亲戚来看店不会就是这小丫头吧?”

    徐雅娘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侧过脸不敢看他心里惭愧呀!原本想写信告诉他事情谁知道正巧这时传来了秦梦玥的消息说他和凌雪佟秋珊有勾搭并且和分店里一个叫翠花的小丫鬟有不明不白的关系这让徐雅娘顿时起了戒心要是告诉死鬼自己店里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谁知到他会不会惦记上!可如今看来死鬼已经是功成名就除了她这样的原配妻室外这样出身贫贱的小丫头应该不在他猎艳范围之内了。

    这想法刘子承当然不知道不然他肯定一口气杀回京城先把小翠花推倒再说反正现在黄酱落被窝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等吃里扒外的东西留着有啥用徐栓后面加个煮了她!”刘子承忽然瞪起眼沉声一声断喝芙蓉当时就差点脑溢血扑通一声跪倒哭喊道:“二姨我做了求你让刘……不对不对求你让二姨夫饶了我吧!”

    二姨?刘子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转头看了看徐雅娘这傻妞脸红的和番茄酱似的把他的手握得生疼看来这辈分大也不是啥好事儿。

    “芙蓉你先别忙着嚎我问你你姓什么?”刘子承不想傻妞太过窘迫连忙改变话题。

    “二姨夫我娘是徐掌柜的表姐我爹姓郭!”

    郭?郭芙蓉?!刘子承乐啦开怀大笑!这颗太巧了你是芙蓉我是沙不对你是芙蓉我是掌柜我不整你我整谁呀!?

    “你少跟我套近乎我可没你这样吃里扒外的外甥女吃喝都在徐记不想着好好干活报答你二姨的知遇之恩天天却花痴想着什么赵公子不煮了你我不出这口气!”刘子承恶狠狠的数落着眼见芙蓉又跪了下来刘子承心里窃喜幸好这个芙蓉不会排山倒海身边的徐雅娘毕竟是人家二姨一听刘子承对外甥女要死要活的于心不忍偷偷拉了拉他的袖子以示劝慰刘子承摸着她光滑的手背点头道:“芙蓉看在你是我们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份上我今天绕你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们家在京城有一处青楼以后你就去……”

    这一下不但芙蓉哭的更狠就连徐雅娘都怒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娘家人若是去了青楼那不是她这个二姨脸上也不光彩嘛!刚要开口却听死鬼又言道:“好了!别哭了!我又有个注意也不用熬汤也不用去青楼只要你签一份文书嗯也就是卖身契就好!也别说什么亲戚关系你以后就是我们徐记的卖身丫鬟奴婢而且是终身制!每天端茶倒水伺候二姨不得有怨言跑堂打杂不许有牢骚没有月钱没有薪水一天只有早晚两顿饭早上馒头咸菜晚上咸菜馒头徐栓要洗脚你就得给他打洗脚水侯四要睡觉你就得给他暖被窝直到你老死为止你同意吗?”

    刘子承心里邪恶的笑着想佟掌柜当年降服芙蓉时也没有咱哥们这般手段!周围所有人都是冷汗淋漓这样的条件还不如直接下锅煮了算了!

    可死的毕竟不是他们不到那份上谁能理解生存与死亡之间大地般的区别呢?在万众瞩目之下芙蓉欣喜的接受了这位苟且偷生的建议以后的命运天知道……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