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二零五章 这条亵裤是我的

    当刘子承拿出一块金灿灿的金元宝时现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氵朝。徐雅娘原本乌溜溜的眼珠都变成了金色张大了嘴仿佛要吞金自杀!

    刘子承连忙小金块递到他手中自己也长处了一口气自从得到了它就一直贴身收藏躲过了佟秋珊两次疑惑的目光避开了秦梦玥三次怀疑的询问瞒过了凌雪地毯式搜擦为了它算是口够了苦头!

    徐雅娘与他一样接过金子想都没想就抻开衣襟要贴身收藏白皙的皮肤乍现刘子承连忙将她挡在身后及时防止了走光事件生。

    待到徐雅娘稍稍平静一点赵公子与芙蓉也达到了抗击打的极限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全身不住的抽搐随时都有可能over。门外围观的一众人只敢远观连议论都不敢大声一品大员?!天呐在这些普通的商贩眼里就是天就是财神爷平时巴结的对象。如果你能搭上线就算你家牛奶有毒只要人家点头随便卖!

    “我说娘子刚才我坐在墙角还挡着脸隐藏的这么好你是怎么现我的?”刘子承拉着徐雅娘坐到一边就等着赵公子家里来人保释了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还准备扮猪吃老虎呢怎么被这大傻妞识破的捏?难道她懂得闻香辨男人?

    “哼!你还有脸问!”徐雅娘早已被自己爷们的傲人成就所迷醉正想与他深入探讨以后徐记的展方向与这个一品诰命夫人的具体事宜忽听他一问当即沉下了脸但却没有应有的黑色而是瑰丽的玫瑰色明艳照人扭捏的不知所措眼睑低垂下意识的向他腰间直瞄小声开口:“死鬼你自己看看腰间。”

    刘子承则过身向自己腰间看去弯曲的角度使他衣襟撩起腰围正好露出一截白色亵裤的边缘仔细看去上面还有暗暗的花朵图案很平常刘子承纳闷的问:“怎么了?你只看这个就认出我了?”

    “嗯!”徐雅娘声如蚊呐的点了点头脸红红的仿佛要洞房的新媳妇儿。

    这样刘子承更疑惑了在他连连催问下徐雅娘才咬牙鼓气对视良久才凑到他耳边声音甜腻如蜜:“这条亵裤是我的!”

    刘子承大羞大窘脸上如火烧一般。这个时代太麻烦了连正经的内衣裤也没有男女式都一个样儿。而他们刘家的女人又各个都是女强人每一分钟都是百十两银子上下的收入谁有时间管生活上的琐碎事儿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刘子承负责着家庭生活的重任古代版家庭妇男的引路人至于内衣裤他隐约记得只有徐栓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当天给过他一身现在早就不知所踪了每天穿在身上的都是在炕上乱摸的反正都是雪白的肥大的宽松的还有个别挂着毛的至于是谁的?哪个爹能看得出来?至于今天这件是当时出门收拾行李时胡乱塞进去的在车上和秦梦玥疯狂一路稀里糊涂换上的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成了今日扮猪不成的泄密关键可是徐雅娘的亵裤自己是什么时候偷拿的捏?

    不等徐雅娘做出反他应已经一头扎进她怀里蹭啊蹭的嗲声嗲气道:“讨厌你笑人家~~”

    徐雅娘恶寒手指用力的戳着他脑门强行拉开一尺的距离。心中哭笑不得与这死鬼将近一百多天没见可他还是这副活宝样迷人又可爱不知道会迷倒多少女……不对徐雅娘猛然忆起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没解决一拉刘子承耳朵恶狠狠问道:“死鬼你少给我打岔快和我说说长公主是怎么回事。上次秦妹妹的心中怎么没提到?”

    “什么秦妹妹?什么长公主?我不知道啊?”刘子承装傻充愣扮白痴在他的印象中徐傻妞专吃这一套。

    “哼!休要瞒我秦妹妹写信都告诉我了君越的少东家佟秋珊什么女元帅就是凤翔阁那个花魁这都是你做的好事你个没良心的死鬼!”徐雅娘气归气骂归骂但声音很小怎么得也不能折了这位大官的面子何况自己也要保持一品诰命夫人的仪态。

    汗!原来自己身边也有无间道这可真是无间无处不在啊!刚要坦白从宽忽然门外人群传来一阵躁动不多时边删除一条道一个疑似球类的物体一马当先身后是刚才逃跑的三个跟班还有一众膀大腰圆身夸钢刀的壮汉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围住了徐记大门。

    肉球忽闪闪的疾步奔了进来直奔地上半死不活的赵公子硕大的身子一个不稳直接压在赵公子半残的身躯上好家伙这一下子差点把赵公子仅剩的半条命也葬送了若不是他恶狼般的嚎叫刘子承还以为己方又来了帮手:“儿子别怕爹来了。快告诉我是谁打的你爹给你报仇。儿子你说话呀儿子!”

    刘子承起身护住徐雅娘侯四徐栓哼哈二将分立左右滂沱的气势被肉球一下话激得荡然无存只剩下恶寒加爆汗。就你那一堆肉压在身上不死已经很不错了还说话??

    肉球晃悠着起身将赵公子抱在怀中一个劲的摇啊摇眼看赵公子翻白眼才停下颤抖着声音仿佛都要哭了让人很容易产生误会两人到底谁才是爹:“儿子你别怕。爹爹是和你干爹一起来的你知道你干爹是宫里的大总管带着大内侍卫一起来看咱们了谁要是欺负了你……嘿嘿……”

    肉球冷笑两声肥胖的脸上表情狰狞显然平时就鱼肉乡里恶名在外周围围观的老板姓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徐雅娘紧紧抓着大官刘的衣袖显然是被剥削气压惯了。

    “老爷老爷就是他打的我跟少爷您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你看把我打得脸都肿了牙也掉了眼睛都不漂亮了你看这里看这里……”芙蓉不知道什么时候缓过了气一下扑到肉球身边哭诉起来。

    “哦?你这家伙是哪来的蛮汉竟然在榆关城撒野与我赵家作对俗话说……”肉球看了看刘子承那张大众脸不屑一顾破口怒嚎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子承插嘴道:“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是不是?”

    “没错!”肉球顺着话茬接了一句周围顿时噗嗤乍笑声四起这才意识到口误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肥肉一颤一颤的比他儿子更有喜剧效果。

    “你……你找死!”肉球大怒看着刘子承的双眼在喷火忽然见自己怀中的儿子由于被打掉了牙齿说话支支吾吾的直摇头怒气更盛:“儿子别急一会拔光他一口牙齿给你出气!”

    赵公子这个郁闷啊满嘴是血嘴唇肿胀如肥香肠实在不出声音只要摇头示意自己老爹别去惹刘子承那是个惹不起的瘟神可偏偏父子俩横行惯了特别是还有宫中来的总管作靠山就算对方是王孙公子也敢拔他几根胡子!

    肉球怒不可遏的转过身朝自己身边一个锦衣华服面皮白净的男子道:“义兄事情你都看到了你的干儿子被人他得这么惨你可要给我们做主让这几位侍卫大哥帮我们出气啊!!”

    徐雅娘很紧张毕竟一票侍卫杀气腾腾那位赵公子宫里当总管的干爹面无表情很酷很吓人哆嗦着拉着死鬼的手仿佛要同生共死。侯四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抄了把菜刀与拿着擀面仗的徐栓也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

    刘子承微微一笑偷偷的有手臂蹭了蹭徐雅娘紧靠过来的双峰嗯多日不见大了不少已经由原来的‘乳此动人’变成‘乳此多娇’了!

    “嘿嘿小子你就站在那瑟瑟抖吧即便你现在跪下来求我也无济于事我这位义兄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这几位都是皇上身边武艺群的侍卫只要他们一人一拳就能把你打得魂飞魄散让你知道欺负了赵家人的后果……”肉球忽然一把扔掉了手中的儿子倒是把刚缓过气的赵公子摔得差点魂飞魄散口沫横飞的叫嚣着忽然觉得袖子被人拉动转头一看正是他的义兄正一脸铁青的瞪着他一脸的怨恨肉球很是不解道:“义兄你这是干什么?不会是连兄弟这点请求都不答应吧?要知道当年我们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家就是你家我父母就是你父母我儿子就是你的儿子……”

    “闭嘴!”义兄实在受不了了再废话该说‘你媳妇儿就是我媳妇儿了’当即虎吼一声口中的吐沫星子比他多出百倍甚至连牙缝中的菜叶都喷到了肉球的脸上:“还不快给刘公子道歉!”

    肉球抹了把脸很是不解的问道:“道歉?给谁?刘公子又是谁?”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