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二零一章 一路上有你

    宴席散后佟家三口带着刚被临危受命而一跃成为徐记ceo的佟秋珊欣然而去。秦家的美女丈母娘亦是拿着刚与赵公公签订的总价值过千两黄金数十万两白银的天价购买合同后呲着一口结拜整齐的牙齿带着聋哑厨娘翩然而去。

    朱大人也在表达了祝刘子承一路平安得胜归来的良好祝愿后腆着肚子走了。赵公公一直不声不响的站在小公主身后而赵冰筠正半挂在刘子承身上小嘴凑到他耳边说着悄悄话。比如我姐姐漂亮吗?皮肤很白吧?为什么在大殿里好像在哭?我还看到你把她脱光光在打她?你什么时候也来打打我看姐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刘子承羞得都快钻地缝了和赵雨筠亲热的时候就有过如芒在背的感觉没想到果然被人偷窥了在线被人当面说出来就好像自己是av男友在马路上遇到了铁杆粉丝一样恶心丢脸!!

    最后刘子承装酒醉头晕呕吐满地打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才将好奇心极重的小公主忽悠走了并与赵公公约定明晨在城外汇合才算长出一口气。

    回到家中秦梦玥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端茶捶背倒洗脚水尽显温柔贤惠只不过她内心的紧张就算瞎子都能看出来只有和刘子承稍有身体接触都会如触电一般慌忙躲闪。刘子承心中诧异丈母娘到底教了她什么招数难道是sm怎么把媳妇儿吓成这样啊?

    刘子承很自然的表达了一个被誉为‘妇女之友’的绅士风度细心的迎合谦恭礼让相敬如宾直到刘子承拉着她的手沉沉睡去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中又升起了稍许失望之情唉女人矛盾的简直不可理喻!

    一觉到天明连日来早已透支的体力得到了补充就是不知道‘子弹’补充了几毫升?睁开眼睛时秦梦玥已经将行礼整理妥当由于是公款出差一切花销用度皆由朝廷负责让秦梦玥省去了不少麻烦只带换洗的衣物就好刘子承更省事一身衣服一双鞋净身出户!

    当他们二人来到城外与使团其他成员汇合的时候庞大的队伍已经等候多时了浩浩荡荡足有上千人之多车辆马匹上万大部分车上都置放满了蔬菜等出口物资只余下十几辆空车是特殊为秦家安排的所以大部队有一站是必行的那就是——榆关城!

    刘子承的到来让有些不耐烦的人群出了阵阵欢呼刘子承亦是迫不及待就快一百天了也不知道徐雅娘是胖了还是瘦了高了还是矮了这几天好像不是特定的周期吧?

    刘子承说是使团的团长其实就是个甩手掌柜大小事情都是赵公公负责他只负责享受为第一辆车四匹健马拉动。车厢宽敞舒适让刘子承不住的感叹这就是最原始的房车啊!

    将近二十平米的大车厢就如同一个小房间一般。柔和的地摊铺地一张小炕桌摆在中间左边是窗右边是个缩小的书架各式书籍陈列整齐。一个小巧的炭火炉放置在炕桌下炉火烧的正旺嗯考虑很周到。

    刘子承一上车那边赵公公就已经下令全队开拔不抓紧时间不行啊车上都是新鲜蔬菜此去南苑路途遥远虽然经过了简单的保鲜处理但越是南行天气越炎热要争时间抢度想财就不能怕吃苦!

    “小玥玥快来把衣服脱了暖暖身子!”刘子承斜靠在车板上朝正在收拾行礼的秦梦玥挥手道。

    秦梦玥全身一个激灵冷汗簌簌。大白眼一个接一个的飞向坏人刘。他险恶的用心已经无法再欺骗善良纯洁的女子了。哼!脱了衣服暖身子到底是冷还是热呀?

    坏人刘是个很单纯的人单纯到把媳妇儿飞来鄙视的白眼当做了火辣的媚眼!即便这几日连续作战但年轻的身体只一夜安眠就让他恢复了巅峰状态。路上颠簸颤啊颤的就连他本人以及兄弟都被颤起了。

    刘子承腆着脸流着口水凑到秦梦玥身边很是下流的在她头上深深一嗅吓得秦小姐全身一颤有种被狗袭击的恐惧刚要抽身却现已经深陷泥潭那可是一双颠大勺练出来的强健手臂别说一个弱女子就算两个也无法挣脱!

    “小玥玥昨晚光想着尽早要出行的事你都没睡好吧?现在没什么事儿补补觉吧!”刘子承温柔体贴的拥着秦梦玥颤抖的娇躯在他耳边轻声言道顺便还舔了一下她粉嫩的耳垂顿时让秦小姐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坏人昨晚你好像也没睡好吧?你先睡我在这看着炉火!”秦小姐很是细心有个炭炉在身边确实很危险一氧化碳中毒。

    “不用不用我昨天睡得挺好!”刘子承连连摆手黑天白天都睡那不成猪了吗?可是黑天白天都洞房那又是什么??

    秦梦玥低头想了想眼睛有些涩确实有些困顿朝他甜甜一笑道:“好吧那我就睡一会坏人你来看炉火。”

    啊??刘子承眼睛还没瞪起来那边秦梦玥已经施施然半卧在地毯上随着马车的颠簸曼妙的身段也跟着上下起伏特别是那一双欺姗(佟秋珊)赛雪(凌雪)的双峰更是看的刘子承眼花缭乱。

    刘子承猛吞口水在秦梦玥得意的笑中动作很是麻利开窗抄起火盆标准的三分投射火盆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至极的弧线火盆应声碎裂烫得后面的骏马嘶鸣不断还有几个差点受惊。

    秦梦玥万万没想到老爷们还有这招瞪起秀目佯作不满道:“坏蛋你把火盆扔了我们多冷啊?”

    “嘿嘿没关系我们抱在一起可以取暖!”刘子承坏笑一声一招饿虎扑食杀了过去只见秦梦玥临危不乱一招兔子蹬鹰反击无奈为时已晚只好将一腔委屈与不甘化作一声啐骂:“讨厌你压疼我了!”

    大概一盏茶时间过后刘子承座驾的车夫紧握着四条马缰却依然不住声的抱怨:“他娘的这是什么路啊四匹马拉的车还能晃车这个样子?!”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