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一零五章 穿越古代的五好家庭

    刘子承走出了大殿殿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而他却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可想而知刚才他如公主那一幕在这皇宫大内已经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了。

    不过此时他懒得理会只想远远离开这个没有亲情只重利益的无情之地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女子伤心欲绝的哭泣声哀婉凄苦无助刘子承心酸欲碎里面的女子毕竟刚与他生了最亲密的关系还有她天生柔弱的气质任谁都不认抛弃。

    几次刘子承想要回转可回去又能怎么样?回家休妻入赘当驸马?家里媳妇儿们肯定是追着砍他!带着长公主私奔?那就是东平的千军万马追着砍!算了顺其自然吧虎毒不食子想必自己签了合约皇帝两口子也不会为难她只希望这丫头的心理疾病不会再家重!

    一路上刘子承畅通无阻身边偶尔有经过的宫女太监都会很恭敬的和他找招呼甚至行跪拜大礼。这让他更确定了《刘驸马秘史》已经被大肆传播的猜想。

    对封建社会以及封建统治阶级的痛恨使得刘子承心情郁郁。失魂落魄的回到徐记却被翠花告知两位老板娘带着一位冷艳的大美人回家去了这使扑了空的刘子承更加郁闷。

    跟头把式的推门进屋凌佟秦三女一个个都盘腿坐在炕上炕桌上摆着花生瓜子想茶叶若不是如花似玉的脸上带着愁容还真有点茶话会的意思。

    见刘子承回来三女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不顾看她们彼此间的眼神倒有几分亲密这女人之间的仇恨与友谊的形成的度永远是男人无法想象的。

    刘子承心知肚明三位媳妇儿苦闷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自己即将出使他国的事情分离总是让人难受的经历。为了不火烧浇油刘子承将欲坦白的长公主事宜深深的埋在心间。

    “三位娘子是不是在思念着你们的官人啊?”刘子承扒下大褂扭着屁股爬上炕腆着脸挤到三人中间就仿佛三个女人都在围着他转把自己当太阳了!

    三女同时白了他一眼又相视一眼忽然点头显然是选出了代表现果然凌雪轻轻咳嗽一声低声言道:“我要会北罗去了!”

    还以为啥事呢?整得跟公审大会似的。刘子承咧嘴一笑道:“不是说三天以后才决定去哪吗?急什么?”

    凌雪看着他忽然脸上愁容更甚充满爱恋与不舍像要跟谁生死离别刘子承连忙开口:“怎么了?回家还不高兴何况还有你温柔体贴的相公陪着你一起去!”

    “是呀雪姐还是让坏人他……”这是秦梦玥忽然插话道脸上苦笑很是内疚的表情佟秋珊在一边帮腔似的点着头。

    “不行刚才我们不是已经订好了就不要更改了!”凌雪气势一变既像个说一不二布军令的元帅幽香个谦让的大姐姐。

    “干啥?什么事儿订好了?是不是把花轿嫁衣订好了准备选个黄道吉日一起嫁给我呀?记得给我做礼服的时候改一下腰围最近被你们养胖了二尺。”刘子承看气氛不对随口调侃引得凌雪红着眼睛狠狠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边嗔骂道:“我叫你没正经!”

    “我说雪儿你搞错了吧?我这是和你们商量成亲的大事儿也叫没正经是不是只有洞房最正经啊?”刘子承挤眉弄眼的暧昧一笑做事要扑却被佟秋珊拉住了耳朵刘子承很失策。虽然坐在中间很有万花丛中的感觉但同时也是个包围圈。

    “你个臭无赖我们这都臭死了你还没个正形我掐死你!”佟秋珊气哼哼的骂着一句‘掐死你’把刘子承的魂都吓没了貌似刚才长公主也是想‘掐死他’的!

    “到底怎么回事?雪儿为什么不让我去北罗了?小玥玥你愁眉苦脸的有什么心思?姗姗……你先把我耳朵放开!”刘子承很为一家之主的威严皱着眉头吼两嗓子这才现耳朵还在媳妇儿手里攥着呢幸亏身边没外人不然丢人丢大了。

    “是这样的相公今天通商贸易的事情谈妥了我们国主很是高兴想要早点落实所以催我尽快赶回去所以我选择明天就动身十天左右就能返回国都尽快落实此事。至于你还是陪秦妹妹去南苑吧!”凌雪尽量保持着为国为民的口气大义凛然不过脸上失落之情瞎子都看得出来。

    “啊?小玥玥怎么你也要出国?”都是做跨国生意的女强人啊刘子承无奈一叹猛然想起一个与本次会议无关的话题拉着凌雪的手道:“雪儿你要回北罗你燕春楼的生意怎么办?现在生意正红火千万不能出兑太可惜了。不然你回去和手下交代一声你不在的这段时间由我帮忙打理怎么样!”

    三女皆是一愣但以她们对刘子承人品性格的了解旋即便释然。三个人登时开始了瞪眼睛比赛一个比一个大凌雪的像杏核秦梦玥的像铜铃佟秋珊的像鲤鱼眼很是恐怖!

    “怎么碴儿?爷们你还有当龟公的兴趣?”佟秋珊皮笑肉不笑的勾着他肩膀问道。

    “别龟公龟公的多难听应该叫‘大茶壶’!”刘子承丝毫没意识到危险正向他接近。

    “坏人你接手燕春楼后会不会因为生意火爆而日夜操劳呢?”秦梦玥狞笑着问道。

    “操劳谈不上尽心而已。毕竟是雪儿的买卖都是咱们家的。也不至于日夜因为白天一般生意不忙!”刘子承完全沉浸在青楼掌柜妈妈桑大茶壶等多个角色中了。

    “刘郎真谢谢你我还用给你准备个房间吗?”凌雪阴沉着脸问道。

    “不用不用!店里那么多房间我随便哪一间都能讲究……啊……”刘子承话还没说完顿时觉得身子一沉身上多了三座大山。六只小手又拧又掐尤其是佟秋珊还动嘴咬尽管场面很黄很暴力但刚才令人窒息的伤感情绪却一扫而光显然在几次与赵雨筠的接触下刘子承在女性心理学这门学科上的造诣又加深了不少!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