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零六章 无赖刘(月底召唤订阅)

    佟秋珊的舍身取义让刘子承恢复了雄风为了感谢这位模特媳妇儿的壮举刘子承自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将性a十六式三十八秘法七十二绝技从头到尾从尾到头演绎了一遍直至天色微明才云开雨收佟秋珊趴在刘子承的胸口身体还不住的抽搐着娇喘连连的赞道:“相公直到今天我才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

    刘子承一口淤血卡在喉咙差点没呛死敢情咱哥们原来都瞎耽误工夫啦?刚想要和她死磕却见疲累的媳妇儿已经沉沉睡了常常的睫毛微微颤动脸蛋儿上红潮未退唇边还溜出了一丝晶莹的口水美人酣睡亦有一番别样风情。

    刘子承轻轻的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臂弯中吹灭了床头蜡烛盖上了被子腾出的手顺便盖在了佟秋珊的小馒头上也迷糊了过去。

    醒来时一时日上三竿佟秋珊挪开相公的手忽然感觉自己第二次育中的小馒头隐隐长大到了柚子般大小那感觉就仿佛由金丹初期一下跨入元婴后期一般惊喜抱着相公的脖子一阵猛亲刘子承起床都不用洗脸了!

    有了和谐的夫妻生活自然免不了恩爱缠绵一番温馨的爱巢中两人你给我穿肚兜我给你系腰带我煮饭你沏茶恩爱甜蜜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早饭吃完已经时近正午刘子承习惯性的扎起了围裙准备午饭佟秋珊这时才猛然想起君越以及徐记两家酒楼马上就要迎客做两君越的董事徐记的大堂经理她有忙不完的工作稀里糊涂打扮一番嘬了刘子承一口风风火火的出门了。剩下刘子承摇头空叹。

    一个家庭妇男的悲哀正在上演!佟秋珊走后刘子承收拾碗筷拆被洗被打扫房子最可气的是佟大模特竟然把换下来的亵衣裤都仍在了炕上还能怎么办?洗呗!幸好还没有孩子不然咱哥们还得研究研究母乳喂养!

    就在刘子承门口干活口中抱怨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震天响的锣鼓之声只听院外有人叫门道:“刘子承刘公子出门接旨!”

    接纸?我家里的手纸还没用完呢?这是哪个败家媳妇又买的?刘子承很气愤更反感这些上门推销员唧唧歪歪没完没了不买他的东西他能在你家门口耗一天!

    刘子承甩了甩洗衣服冻得麻的手杀气腾腾的甩开街门。刚要咒骂抬眼处却竟是寒光湛湛的目光小巷子里沾满了人黑压压一片一个个腰跨钢刀威武雄壮哪是卖手纸分明是来抢手纸的。

    为一人面皮白净脸上无须身着华丽的官服胸前绣着鹌鹑的图样反正刘子承是看不懂他官多大但是却能由声音分辨出来那尖锐的嗓音实在太独特了:“皇帝有旨刘子承听旨!”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刘子承恍然敢情不是手纸是圣旨!听说要三跪九叩斋戒沐浴焚香刘子承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可外面宣旨的公公已经开始朗诵了:“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有识之士刘子承启……”

    乱七八糟一阵文言文说了半个多小时听的刘子承头都大了幸好不用下跪不然这回都关节炎了!具体内容就是今天四国峰会继续召开让刘子承以议员以及计划起草人的身份参加会议并有随时表意见的权利这让刘子承忽然有了种受重视的感觉就仿佛考上了公务员一般即便金融海啸一样涨工资!!

    “刘公子请随奴才走吧皇上还在等您呢!”宣旨的太监低眉顺眼的侧身而立将圣旨交到他手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哎呀见皇上这可是天大的事你看我也没件像样的衣服这成何体统!”受重视归受重视但是长公主的绝后龙爪手之仇以深入骨髓差点断送老子的幸福生活还想让老子给你卖命做梦!

    “刘公子如果有需要进宫后奴才随时可以为您准备衣物!”人家考虑的很周到。

    “让皇上等总归不好你看我家境贫寒也每个马车代步。”刘子承借口道。

    “没事没事。马车奴才准备好了!”

    “皇宫里那么大我也不认识路!”

    “没关系奴才带路!”

    “规矩我也不懂!”

    “奴才教您!”

    “我家里的衣服还没洗完!”

    “奴才帮您洗!”

    “就这么定了!”刘子承一锤定音这才是他的目的如果衣服洗不干净佟小妞回来又要说咱哥们贪吃贪睡不干活了!嘿嘿不讹你点东西我都对不起‘无赖刘’这个响亮的名号!

    刘子承拍拍手就要出门进套的太监有种要自杀的冲动同时也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不知道刚才念圣旨的时候是否读出了错别字!

    太监负责宣旨侍卫负责保护谁能留下洗衣服啊?无奈只好抱进宫里去浣洗处让那些专职的宫娥去洗这下刘子承可见了大便宜把家里无论是他自己的佟秋珊的秦梦玥的就连他偷偷收集的凌雪原味内衣也大包小包的捎带上反正也不花钱!

    大包小包的出了门街坊邻居们又一次背着刀光剑影的阵仗所吸引男女老少齐聚巷口对这刘子承这位新搬来的传奇人物指指点点议论声不绝于耳。

    甲说:“看到了吗?这哥们就是刘子承昨天早上是三个带刀的抓走了不知怎么又放回来了?”

    乙说:“什么放回来了?你没看到今天人更多了吗?一定要他逃跑今天又被抓回去了!”

    丙说:“没错!没错!你们没看他拿着大包小包嘛肯定是换洗的衣服和铺盖看样子每个三五年是出不来了!”

    刘子承听得是太阳穴狂跳面部神经抽搐小心肝都缩成了一团这可真是有会说的不会听的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跳进黄河洗不清……妈的走自己的说让们路去吧!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