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零四章 潘金莲的作用

    中了绝后龙爪手的刘子承疼了个死去活来小腹中如同刀绞连腰都直不起来冷汗已经打湿了衣襟还是被几个侍卫抬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颠簸刘子承小腹越疼痛疼的刘子承恨不得直接去敬事房了事儿。恨得他将长公主他们全家自祖上十八代算起所有女性都嘿咻了一遍只不过鉴于身边虎视眈眈的侍卫仅限于腹诽范围。

    不过让傻哥们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皇后娘娘是如何知道他偷窥时是下流下贱下流坯的行为呢?难道皇帝老哥也打过飞机?算了谁让咱是偷窥狂呢以后离这位武功卓绝的公主姐姐远点就是了!

    熬了一路疼痛终于稍稍减轻了些许只是微微挪动还会有针刺般的感觉。刘子承很不雅观的劈着双腿大便干燥般的揉着小腹身边一个个侍卫面露诡异的神色显然他们也有偷窥公主的习惯不然怎么会一个个憋笑都涨红了脸呢?

    隐隐的疼痛一直持续到徐记门口午时早已过偌大的酒楼冷冷清清只有两个跑堂的伙计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偷懒模佟秋珊懒洋洋的依在账台里扒拉着算盘最可气的是身边放的竟然是君越的账本吃里扒外也用不着这么明显吧?

    不过刘子承此时并没有心情做理会因为他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他的兄弟任凭他如何召唤一直都没有抬头看过他。

    不会留下后遗症吧?这可把刘子承吓坏了脑中走马灯似的闪动着几个老婆如花似玉的容颜打扮的花枝招展性感迷人一个个他挥手告别随后每人挎着一个壮男扬长而去!

    “不——”刘子承激动的大吼一声吓得佟秋珊一下算错了账一看是自己爷们回来刚要嗔怪却见他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冷汗涔涔神色既紧张有惊恐连忙放弃了账本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轻声唤着:“相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在皇宫受了刑了?凌雪姐姐没护着你吗?”

    “姗姗是你吗?你回来了?”凡是有个漂亮媳妇的男人都会有多疑的毛病再加上刘子承深陷阳的恐慌中自然而然的顺着自己的遐想说道。

    “是呀!我刚回来!”佟秋珊也不明白可确实是刚在君越回来也是自然而然的回答。

    “啊?好啊!你还有脸回来快告诉我奸夫是谁?”刘子承瞪圆了牛眼横扫八方杀气腾腾吓得两个伙计两忙缩着脖子闪人了。可佟秋珊一下炸了锅古代女子视名节如生命稀里糊涂的跟了他不求名不求分反倒被他污蔑自己偷人顿时屈辱与愤怒交集一把将老爷们推倒在凳子上泼妇一般吼道:“呸!你个臭无赖刘子承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奸夫?谁的奸夫?不然姑奶奶今天跟你拼命!”

    就餐的长凳又小又不稳刘子承一个趔趄摔了个四脚朝天头撞倒了桌脚后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小的疼痛顿时加剧却让他的思维恢复了正常想起刚才的话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很是诧异难道是因为徐雅娘经常‘死鬼死鬼。’的真把自己叫出了失心疯?

    “嘿嘿姗姗你这是怎么了?别误会我刚才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事要讲给你听只是太入戏了而已。”刘子承疼得倒吸冷气晃晃悠悠站起来撒娇似的摇晃着佟秋珊的胳膊一脸的讨好就差摇尾巴了。

    “哼!少来这套!”佟秋珊一把甩开他的手但明显怒气减了些许气哼哼道:“我是经常回娘家但这都是你允许的可我并没有你说得那般龌龊你要怀疑我可以去找我爹娘兄长对质。”

    “哎呀宝贝呀你胡说什么?我还能信不过你吗?我真的是想起了一个不贞女人与淫贼的故事不信我现在就讲给你听!”刘子承连忙澄清他惹不起这位姑奶奶更不敢告诉她自己中了江湖中最恶毒的绝后龙爪手这大姐在那方面很是个欲求不满如果让他知道了还不得天天给我往上抹浆糊保持坚挺啊?

    “你说的是真的?”佟秋珊斜睨着他对他的话一项都是带着约等于听的。

    “当然了!接下来我要为您讲述的故事的名字叫《一代潘金莲》……”刘子承急中生智拉着佟秋珊就是一阵神侃将西门大官人与潘姐姐的千古流传的故事讲得及其生动让听众仿佛身临其境尤其是他别出心裁将古老的故事加入了许多自己理解的元素尤其是肉戏更是用词大胆直白详细传神让一众偷偷凑到他身边偷听的伙计们一个劲的咬牙吞口水通房大丫头翠花更是羞涩的捂住了眼睛结果遭到了大家强烈的鄙视你丫听黄段子捂眼睛有个屁用!!

    刘子承懒得搭理他们主要是忽悠小珊珊只见自己火辣性感的媳妇听的亦是聚精会神只是开始时怒斥了几句潘姐姐不知廉耻西门大官人忒孙子等等随后就陷入了刘子承活灵活现的画面中还很谦虚的向自己老爷们询问一字马到底是什么样的体位这让刘子承心花怒放欲火膨胀只可惜下面还是木有反映。

    经典的故事讲了将近一个时辰徐记的一众员工第一次感觉跟对了老板果然如外界传言那般神秘的令人难以捉摸只是都学杂了。对徐记也产生了归属感。这个结果连刘子承都没想到潘金莲原来不仅能共男人yy还能哄媳妇儿更能提高员工的凝聚力其作用着实不可小觑啊!

    刘子承望着自己脸蛋红红美眸中春水荡漾眉宇间春情昂让的模特媳妇儿在心中对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腆着脸拱了拱佟秋珊挤眉弄眼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来小妞给大爷笑一个!”

    “哼!”佟秋珊娇嗔一声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白眼连他的魂都勾走了。

    “哎呀你不笑那大爷给你笑一个!”刘子承咧着嘴呲着牙傻呵呵的笑着身后的一众员工也如他一般看着美艳的老板娘痴痴的笑了起来。

    佟秋珊害羞了眼睛一瞪眉毛一竖拉起刘子承就往门外走狠狠的道:“你个臭家伙就会乱讲故事现在回家给我讲个好听的不然我饶不了你!”

    刘子承以及一众员工集体恶寒即将生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