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零三章 长公主的龙爪手

    啊?刘子承张大了嘴后槽牙上的虫窟都清晰可见牙缝里还沾着香菜渣儿真怀疑这么恶心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美女愿意跟他kiss可怜‘上弟’我早晚两遍刷牙洗脸有时候还做个面膜愣是没有女人多看我一眼老天不公啊!

    不过刘子承没空理会‘上弟’的抱怨完全震惊于公主姐姐的请求中。这个功夫是你能练滴吗?你缺少先天条件。刘子承很婉转的表达了这个想法可公主决心之坚韧乎了他的想象。硬是要用刘子承的‘练功’道具来锻炼自己。

    “这不太好吧?这毕竟是我的‘独门’功法威力巨大很容易搞出‘人命’的!”刘子承第一次自肺腑的当着美女面前说实话试想一下若是公主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帮你的打飞机是个男人都会冲动可冲动是要受到惩罚滴!你拉着我‘兄弟’放在你手心我错误的感觉你也会很愿意所以我以为……

    “没关系我只是先练习一下如果实在不适合的话我就放弃。”公主姐姐很执着于‘练功’之道势在必行!

    刘子承如纯情少男一般有忸怩了一阵知道公主姐姐瞪起了眼睛竟然要叫来一个带刀侍卫作为练习的道具而让刘子承在一边做指导贱人刘这才一口答应。娘的让老子看你给别人打飞机还不如把肥水都流到我这片田里!

    最后在腼腆的刘子承强烈要求下赵雨筠终于答应他去她的香闺‘练功’。当然了外面天寒地冻东北风呼啦啦的吹院外还有几百双眼睛随时都有偷窥的可能当众打飞机当哥们是男优吗?

    但推开门的那一刻刘子承才知道为什么赵雨筠会穿着薄纱去浴室原来她的房间就在浴室隔壁。二十几平米的房间并没有徐雅娘秦梦玥闺房那般温馨而是处处透着奢华那真是象牙为床锦绫为幔走穗提钩绣金花帐平常人做梦都不敢想。梳妆台上金银饰琳琅满目胭脂水粉种类繁多鞋塌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铜鼎散着淡淡的香气看的刘子承不住的点头心中偷笑这样的环境打飞机它也有情绪呀!

    刘子承的性子就是大大咧咧从不把自己当外人跟头把式的将自己扔在了公主的香塌上棉纺的床垫柔软舒适比弹簧床垫舒服多了而且还带着公主的提问带着公主的芳香嗯还有公主的汗味儿!

    显然像赵雨筠这样性格怪异的大家闺秀或多或少都有些洁癖见一个大男人在自己的床上打滚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过看他嗅着自己的锦被脸蛋儿又有些烫看这个刚才还在四国巨头面前侃侃而谈的男人此时竟如孩子般天真可爱心中的反感化作了一丝苦笑。

    慢慢的赵雨筠出了神她的闺房中她的香塌上曾几何时也幻想过会出现男人样貌英俊身材笔挺文质彬彬又要有雄才大略……渐渐的那个遐想中的影子又出现在了脑中逐渐的清晰起来越来越明朗竟然——是床上那个男人!!

    天呐!赵雨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瞬间惊醒过来。心里狠狠的评价样貌是英俊不是猥琐。身材要笔挺不是缩脖端胛文质彬彬的人是不会偷看女子洗澡的雄才大略和厨师挨边吗?

    额头的冷汗狂落后背的鸡皮疙瘩暴涨手臂的寒毛根根倒竖脑中轰轰作响赵雨筠已经处在爆的边缘怒气冲冲的走到塌边拎着已经半睡眠状态的刘子承耳朵将他拉了起来刘子承迷迷糊糊中疼的呲牙咧嘴忽然看到愤怒的赵雨筠刘子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问道:“公主殿下你怎么了?我好想没惹你吧无端什么脾气?”

    他是没惹到公主姐姐可是他让一个女孩子对梦中情人的梦想破灭了罪大恶极!赵雨筠强压着怒气眼中闪过一丝秋后算账的凶狠目光放开了他已经能兜风的耳朵道:“你不是答应叫我练功嘛。怎么睡着了!?”

    “哦!不好意思这床太软了我从小到大都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不知不觉……”刘子承练满道歉暗骂自己最近在万花丛中磨没了战斗意志身边有美女等你给你打飞机竟然还能睡着天理难容啊。如果‘上弟’要在这裤子都会自然脱落当然他自己肯定会说是地球引力的关系!

    来就来呗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在刘子承鄙视‘上弟’的同时他自己却只用了快过‘上弟’数倍的度褪去了裤子而且小兄弟还摆脱了地球引力傲然挺立。

    看着他那一双毛茸茸的腿长公主就一阵反胃还有那造型奇特的男性构造比春宫画册中的描绘比例大了数倍锃光瓦亮青筋暴露。

    刘子承虽然已是妻妾成群的成功人士但如此光天化日之下面对一个只还没有‘深入’了解过的女子不免有些羞怯几次想就此放弃却都看在赵雨筠那一双白嫩小手的份上忍了下来。紧张中并没有注意到长公主眼中急闪的凶光。

    “哦——”胡思乱想中忽然兄弟上传来一丝凉意随后变得温热滑腻刘子承不由得舒爽的哼出了声低头看去那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已然在握。紧紧地攥着大有一棍扫天下之睥睨之势。

    “是这样吗?”赵雨筠羞赧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响在耳边顿时让刘子承以及他的二弟精神为之一震大头在点小头在摇个中舒爽难以言说。

    “哦……对上下摆动能练习手腕的柔韧性耶……五指微握可以锻炼手指的灵活性哦……若想锻炼手臂力量就要加快度。”刘子承一点点耐心的直到没想到这厮骨子里还有当av导演的潜质赵雨筠也很听话他说什么就照做什么只不过脸色越来越黑贝齿轻咬着红唇并不是因为羞怯而是在狠。

    “啊——”正当刘子承欲飞上云霄火山喷之际原本应有的回味无穷的吼声却变成了一声凄厉痛苦撕心裂肺般的惨叫百十来斤的身体蜷曲成虾米状倒在了赵雨筠的榻上双手掩着下体脸色煞白冷汗滚滚喉咙中挤满了野兽般的悲鸣声。

    除此之外还有赵雨筠冰冷如魔鬼般的声音在回响:“哼!该死的淫贼刚才母后都告诉我了还想骗我什么‘练功’分明就是下流下贱下三滥!”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