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偷窥无罪

    赵雨筠关于‘月事’问题通俗易懂的讲解后刘子承彻底变身了无情的‘上弟’终于抛弃了他把他留在了这个是非之地很容易让男性犯错误的是非之地。‘上弟’这家伙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刘子承犯了错误被现不死也是终身监禁这样‘上弟’就有机会霸占他几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了哈哈哈哈哈……

    刘子承正在天人交战他长着一双洁白翅膀的纯洁心灵慢慢的生出了一对魔鬼的犄角他变坏了!恰巧这时屋内又传来了小公主赵冰筠有些抱怨的声音:“姐姐外面那些奴才怎么回事每天你沐浴都会送鲜花来今天为什么没来我洗得好不舒服啊。”

    鲜花在我这儿我给你送进去!赵雨筠还没有回话刘子承已经在心里接了下句。哗啦啦的水声大作时而传来女人舒服的声就像一只只小手钻入刘子承得耳朵蹿如心尖挠啊挠的好不难受。

    古代之所以采花贼多是因为有个便利条件那就是没有窗帘一层薄薄的糊窗纸只要一根手指沾些吐沫就能捅破。研究过无数淫贼前辈作案手法的刘子承对这方面知之甚详理论经验丰富本着学术研究的心态他准备就在今天让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撕拉’一声轻响刘子承四指如刀般穿过了窗纸。人家都一根指头他四根生怕看不清楚啊!

    一对漆黑的大眼珠凑了上去可以明显看出他瞳孔收缩到了极致。房内空间宽阔在氤氲的水雾中能看出一个近二十平米大小的水池周围有光滑的河卵石围筑热气腾腾的样子似是一处天然的温泉。

    刘子承可没功夫感慨皇家生活的舒适一双堪比雷达的眼睛搜索着他所期待的身影。哗啦啦一阵水声响起刘子承双眼迅聚焦锐利的眼神透过氤氲的雾气捕捉到赵雨筠。

    她大半身子都缩在水中雪白的脖颈高昂似一只骄傲的天鹅满头青丝飘洒在水面上一只纤瘦的藕臂高举手中拿着盛满水的水瓢温水如瀑布一般冲下淋在她胸前别看这位公主有厌食症身材瘦弱但育却十分良好高耸的玉峰虽然及不上徐雅娘秦梦玥但比佟秋珊大了两倍不止浑圆饱满一条深沟此时变成了水渠浴液缓缓流过晶莹的水珠挂在她滑腻如凝滞般白皙的肌肤上闪着盈盈的光辉如出水芙蓉海棠寒露美艳不可方物!两粒殷红的小点点俏皮的挺立着宛如雪峰上的两朵梅花让人垂涎欲滴。光洁的玉背由于高举的右臂而勾勒出诱人的弧度一个个肋条隐约可见一种另类的骨感美冲击着刘子承的视觉以及小心肝!

    绝美的赵雨筠如水中洛神清丽脱俗。刘子承自然而然的开始联想她在水中的下一半忽然水声大作刘子承立刻来了精神这么快就要梦想(yy)成真了?感谢‘上弟’!

    定睛看去原来是一直被他自动排除在画面之外的小公主闯进了镜头。刘子承原以为以她的年龄即便在洗澡也不会勾起自己的兴趣谁知到他大错特错。

    小丫头如跃出水面的鱼儿一般溅起水花朵朵的身子坐在光滑的石头上正对着刘子承精致的小脚丫踢腾着水面笔直匀称大致一眼扫下来让刘子承不禁对自己所学的生理知识产生了怀疑。

    按理说她十四五岁的年级还没有‘月事’算是育缓慢可那凄凄青草地丰腴的香臀还有与姐姐不相上下的玉峰都昭示着她已经迈向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行列。‘上弟’是公平的科学是严禁的可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呢?

    “冰筠快下来不然要着凉了。”姐姐有些担心身上水迹未干空气阴冷潮湿很容易感冒。

    “不怕不怕!”小丫头摇着头秀上水珠飞溅赵雨筠嗔怪的瞪他一眼闪避开来:“刘子承哥哥会看病我着凉了就让他给我瞧瞧!”

    刘子承脑袋上的冷汗丝毫不比她们脸上的水珠少咱哥们这厨师都干道内科去了。其实我的专业只限于妇科以及心理咨询!

    “你这丫头一口一个哥哥哥哥的怎么没看你对自己亲哥哥这么好呀?”赵雨筠有些吃味暗表自己妹妹有些吃里扒外。

    “哼他们对我都不好我为什么好和他们亲近。”自古皇家最无情骨肉相残太多了父杀子子弑父而公主唯一的用处就是和亲或者下家权臣为政治牺牲的花瓶而已。小公主气哼哼的说道:“我那天在街上险些被马车撞死怎么没看见亲哥哥们去救我呀?姐姐你不知道当时刘子承哥哥可英勇了他抱着我躲开了马上又怕我摔伤自己垫在我身下那么厚的棉衣都磨破了还流血了呢。”

    刘子承从没怀疑过小公主与自己亲近的原因虽然如他所料但由当事人说出来心中还是不免升起几许自豪的情绪。当时的情景如他穿越前如出一辙无论前世后世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他都会义无反顾。

    “是啊是啊你刘哥哥最好了小丫头快点下来洗洗就要出去了没准你哥哥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们呢!”赵雨筠取过身边的毛巾轻轻擦拭去脸上上的水珠沐浴后的娇靥上挂着淡淡的晕红眉目如画神情楚楚我见尤怜的气质更甚。

    “对呀姐姐不说我都忘了刘哥哥今天被我拉进宫来了嘻嘻真好又能吃到他做的东西了。”小丫头欢呼一声扑通一声跃进水里水花四溅水面上的雾气升腾刘子承只能看看朦胧的身影正巧这时赵雨筠长身而起一副美人出浴图却隐在了雾气中空留下遐想连连。

    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传来也让刘子承精神上有些安慰yy上更有展空间只不过姐妹俩的对话却险些让他脑出血。

    姐姐说:“冰筠快点没准你刘哥哥已经回来正四处找咱们呢!”

    妹妹说:“很有可能!也没准哥哥正在窗外偷看呢!”

    刘子承:“…………”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