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两只老虎》

    一夜缠绵个中滋味只有小弟我刘子承和秦梦玥知晓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藏不住话知道什么就想说。秦梦玥害羞让刘子承威胁我我没有屈服接着刘子承打我我依然没有怕还是要说最后刘子承答应给我介绍个古代漂亮mm兄弟们我屈服了……嘿嘿不过趁现在他还没给我介绍我就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媳妇!!

    晨光透过窗纸斜射进来映照着一条洁白的藕臂熠熠生辉。大红的棉被将她s型的身段包裹的更加玲珑有致满头青丝如水银泻地一般的洒在枕头上一对杏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动似随时要醒来一般光洁的脸蛋儿上挂着淡淡的粉色好一幅完美的画卷好一幅海棠春睡图!

    秦梦玥慵懒的翻个身下身传来隐隐的刺痛将她在梦中唤醒。并且证实了昨晚那羞人又幸福的一幕是真实的。下意识伸手向身边摸了摸似在寻找那温暖的怀抱只可惜此时只有硬邦邦的土炕。

    恍然间一种虚幻的感觉有心而生秦梦玥连忙睁开眼睛果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一碗小米粥在抗炎冒着热气。秦小姐这是才想起来自己的相公一早就走了说要监督徐记那票佟家派来的间谍防止他们采购时以次充好更猛拐骗。

    其实是他自己因为昨天准备小型婚礼装备硬生生从徐记采购员那里抢走了今日的菜钱。以次充好就是说他这万恶的资本家。这不一大早不顾新婚妻子就去菜市场贪小便宜去了。

    秦梦玥清醒过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早习惯性的起床上工去!没办法徐记职工守则写得清楚无故旷工扣半月薪水自己刚走上领导岗位要以身作则呀!

    坐起身子棉被滑落露出一具美玉雕琢而成的娇躯白皙的皮肤油光水嫩玉背线条流畅双肩圆润两只小兔子颤巍巍的暴露在冷空气中霎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两粒樱桃也迎风而起。

    “呀——”秦梦玥看着一眼自己足以勾魂夺魄的娇躯惊叫一声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看到了胸前几处殷红的痕迹气的。想起昨晚的疯狂又给她粉嫩的脸蛋抹上了一层云霞最可笑是那个坏蛋居然说自己是猪!(昨晚刘子承流连与她胸前嘴里反复的叨咕:“好白菜终于让猪拱了!”)

    秦梦玥徜徉在甜蜜的回忆中慢条斯理的穿起衣衫洗漱后在佟秋珊特意搬来的一面铜镜前幸福的将如瀑布般的秀梳成了妇人髻青春靓丽被成熟美艳所取代不经意的顾盼间都流露着万种风情。

    出门时秦家的马车已经等在巷口车夫乍看到秦梦玥时眼睛足足直了一盏茶功夫。可见真正吸引男人的是有过经验的少妇难怪后世那么多才上中学的小姑娘都早恋原来是想早一步跨入少妇阶段。

    行到徐记门外秦梦玥刚下得车来抬眼便见到了倚在账太里单手撑着下巴扁着嘴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佟秋珊。佟秋珊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她见本就艳丽无双的秦姐姐一夜之间更漂亮了几分苦大仇深的俏脸上又黯淡了几分泪花打转。

    秦小姐见事不对快步上前焦急的问道:“姗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店里出什么事儿了?坏人呢?”

    没人搭理她还好这一关心她她更委屈了。下嘴唇扁委屈的撒娇道:“秦姐姐你可来了。那个臭无赖他欺负我他有了你就不想要我了。”

    “珊妹别胡说他不是那样的人。”秦梦玥对刘子承比对自己都了解这坏人能为自己放弃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那太阳得从后半夜升起。不过听佟秋珊这话心里还是有几分小得意。

    佟秋珊气呼呼的拉起秦梦玥的手道:“姐姐这臭无赖他坏透了喜新厌旧还编成歌唱呢你听……”

    编成歌?坏人这么有才吗?秦小姐竖起小耳朵只听厨房内一个低沉的男声唱着:“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字好辛苦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知多知少难知足……”

    “你听你听姐姐他这不是明摆着喜新厌旧嘛!”佟秋珊来了劲了抱着秦梦玥的胳膊一个劲的摇啊摇准备新人旧人一起哭。

    这丫头心理阴暗还认死理秦梦玥亦是无奈正好这时刘子承哼着小曲出来看到艳丽无匹的秦梦玥霎时双眼放过嘴里当即改歌:“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又美丽……”

    完了!秦梦玥叹息一声连忙低下头。果然身边的佟秋珊委屈了哇得一声如丢了玩具的小孩子般放声大哭吓得刘子承的高音立刻咔在了嗓子里。

    “媳妇她这是抽什么风呢?”刘子承拉了拉秦梦玥离佟秋珊三步以外放置危险生。

    秦梦玥白他一眼将佟秋珊的心事和他的歌声联系了起来。

    刘子承听得满头瀑布汗!幸亏唱《新鸳鸯蝴蝶梦》这要是唱《这一生只为你》这丫头还不得杀人?

    刘子承在挠头佟秋珊这边忽然暴起一个饿虎扑食挂在刘子承身上眼泪鼻涕一个劲的在他身上抹忽然觉得不过瘾张嘴就向他鼻子咬去。

    这还得了我刘子承之所以长得帅全靠这又挺又翘的鼻子成门面呢刘子承急中生智避重就轻丢卒保车咬嘴总比咬鼻子强!

    结果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一个在这年代具有着划时代意义引领时尚开创先河的当街热吻诞生了!

    其中苦楚只有刘子承自己知道佟秋珊似乎豁出去了把他舌头也嘬麻了牙根也撞疼了嘴唇也咬出血了。秦梦玥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嫉妒小手在刘子承要见一个劲的掐呀拧啊霎时间腹背受敌伤痕累累。

    许久两人终于放过了对刘子承的摧残改为精神攻击两双明亮的凤眼恶狠狠的盯得他脊背毛强逼着他唱一同时包括两人的歌曲刘子承被逼无奈只好深情献唱:“两只母老虎两只母老虎跑地块跑地块一只就是吃醋一只就会嫉妒真奇怪真奇怪……”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