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匪夷所思的推倒

    第一次的会面相亲加谈判女方以对方条件过于苛刻而驳回了男方的申请暂且休庭压后再审双方不欢而散。

    刘子承是被佟秋珊揪着耳朵踹进小房子里的级名模叉着双腿插着蛮腰一脸的怒气显然对相亲的结果很是不满意。

    “你个臭无赖少赚点钱你能死啊?看你都把我爹爹气成什么样了?”佟老爹和黑锅底差不多的脸色一直印在佟大小姐脑中如果脑出血医药费肯定是刘子承出。

    “和我有嘛关系?”刘子承很地道的津味儿调侃着很有狗不理包子的味道。

    “你少跟我打屁!”佟秋珊很愤慨连新学的流行词都蹦出来了:“我爹爹都答应出资建新酒楼了不就是想让你告诉他火锅调料的做法吗你说了又能怎么样?”

    废话!那是专利版权所有翻版必究想要学也可以那版税来!刘子承在心中嘀咕鉴于对方来势凶猛不易正面对敌只好采用迂回战术:“我不是已经答应每天都会销售给他们定量的调料了吗?干嘛一定要自己做?”

    “废话!我们经营火锅调料还在你这里买那酒楼还算是我们自己的吗?到底谁是总店谁是分店啊?”佟秋珊很聪明刘子承只给她说过一次名店加盟的方法这小妞就已经会举一反三了。

    无论经营种类只要是加盟店都要从总部进货谁会告诉你制作方法总店卖的是什么就是授权名气!

    “这叫技术股你懂什么?我明的食物能让你们君越扭亏为盈给你们带来更多的利益这就是我的本钱只要你们出资一家酒楼还给你们分红已经是亲情价了还想要我怎么样?”刘子承也不是泥捏的对待小妞适当的得点脾气何况他知道佟秋珊并没有凌雪那样霸道的武功也不会秦小姐七伤拳以及徐雅娘的九阴白骨爪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

    “你……你……这么说你还是一心想着钱喽那你把我当什么?”佟小姐双眼赤红很委屈也很倔强这些日子以来的朝夕相处她已经彻底沦陷于无赖刘无耻的甜言蜜语与关于菜肴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中。怀春的少女总是容易被异性出自己所知范围的能力所吸引就算他让自己用手去握住他……那里自己都没拒绝过可没想到今天刚与自己家人一见面这家伙就钱钱钱的寸步不让有种被人背叛的愤怒蓦地升腾而起。

    “你别扯开话题你是你生意是生意别胡搅蛮缠!”刘子承也明白对方的心情但生意场就是这样他要不想被人利用就不能被感情所干扰。

    “那是我家的生意你就不能让一步吗?”佟小姐越说越气愤步步紧逼整张俏脸贴在刘子承面前如兰的香气夹杂着怒火喷在他脸上又麻又痒。

    “你家是做生意的我也是做生意为什么总是让我让步呢?”刘子承也瞪起了眼睛。

    “生意!生意!你们都只顾着生意你……你霸占了人家女儿就不能体谅一下吗?”佟秋珊气急珍珠般晶莹的泪珠沿着如玉的脸颊滑落香肩急剧颤抖宛如一朵暴风雨中的海棠花别有一番勾人韵味。

    “喂你别乱说还没有霸占。”刘子承针锋相对管你哭不哭乱说就不行没到最后一步就不算霸占。

    “你……你……好!”佟秋珊一怔颤声说出几个字刘子承还没回过神那张如花瓣般娇艳的红唇已经贴在他的唇上甜美的香津夹咸咸的着泪水涌进口腔。

    “你对我这样算不算霸占!”佟小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逼问一句。

    看着对方如保护幼崽的母狮一般刘子承有些傻眼愣神间佟小姐抓起了他的手掌利落的放在自己胸前喊道:“你对我这样又算不算霸占!”

    管他霸占不霸占这些日子下来这小妞的第二次育已经取得了显著效果最起码达到了b罩杯来日方长成绩值得期待。

    刘子承还没来得及细感受他粗糙的大手被白嫩的小手欠着又一次转移了阵地尽管隔着衣服依旧能感到她小蛮腰的滑腻盈盈一握。耳边自然炸响着佟小姐的怒吼:“还有这里算不算霸占?”

    稍作停留继续向下级无敌百年罕见人见人爱的蜜桃臀上柔软又不失弹性育不知道过玉峰多少倍每每行到这里刘子承都不愿意离开别说是刘子承就是唐僧遇到也不愿意上西天。

    按照黄金比例分割的修长笔直的更让刘子承流连忘返。大腿紧绷小腿圆润膝盖光滑一个字形容——完美!

    “你个臭无赖你摸过这里摸这里摸这里……这都算不算霸占!!”佟小姐紧抓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周游了一圈没有了泪水与羞涩有的只有委屈与愤怒。

    “嘿嘿……”刘子承尴尬的赔笑:“这……这也算不上霸占吧?”

    “哼!你个臭无赖死无赖吃干抹净想不认账吗?”

    汗!这话貌似是昨天刚教给她的今天就用到咋哥们身上了还真是活学活用。

    “你所说的霸占不就是差最后一步吗?好姑奶奶今天就给你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见他不语佟大小姐越想越气一把甩开他的手麻利的解着自己的裙带与衣扣。

    “哇——”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瞬间就出现在了刘子承眼前近乎完美的如一块美玉精心雕琢而成白皙的皮肤欺霜赛雪初具规模的小山峰上点缀着两颗红樱桃让人垂涎平坦光滑的小腹神秘的丛林级名模的勾人美腿一切仿佛浑然天成毫无瑕疵是‘上弟’的杰作!

    佟小姐此时正怒火中烧哪还有心去管刘子承的感受一下子扑到他身上火热的红唇吻在他脸上口中不住声的低吼:“来呀!来呀!你不是一直想要吗!给你我今天都给你!”

    “我靠!你以为我怕你呀!来就来!”刘子承也憋着一口气不甘示弱以闪电般的度扒去了自己的衣衫又一次诠释了‘坦诚相见’的人生奥义。

    一对赌气的青年男女如古典式摔跤一般滚在了一起身高相仿特个也差不多少大概叙述55-6o公斤级第一轮比赛下来两人势均力敌谁都没有双肩着地。相互扭拽着争抢着上风。

    “呸你个臭无赖你不是不成人霸占我吗?就别用你哪张臭嘴往姑奶奶脸上凑……”

    第二回合比赛在佟秋珊啐骂声中打响

    “不凑就不凑谁稀罕!”刘子承大吼一声一个鹞子翻身暂时占据了主动紧接着一招黑虎掏心欲一招制敌。

    “啊——你咬我干嘛?”对方出现了犯规动作但即使做出了解释:“你既然不承认那就别用你的爪子碰我那里……”

    皆是很合理被裁判员‘上弟’同志采纳没有对违规运动员进行吹罚比赛继续进行。

    几轮攻击未果刘子承显然有些心浮气躁使出一招抱摔双腿环住了对方反抗最强的腰肢只不过位置稍稍有些偏下。

    “哎呀——你怎么又挠我?”刘子承一声痛呼大骂裁判不公。对方连续的恶意上瘾都视而不见典型的黑哨暗箱操作!

    “你闭嘴!你……你的脚放在哪了?这里也不许你碰!”佟秋珊喝骂一声小pp一翘将他双脚都掉欲重新占领主动。

    “我靠你这也不让摸那也不让碰当心我道消费者协会告你!”刘子承心中很是愤慨说出了他的好兄弟‘上弟的’心生。

    曾几何时‘上弟’手里有几个糟钱以年轻为名出去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无不沾染一夜留宿于青楼遇一女很快就加钱问题达成了共识吹灯解衣入床帏‘上弟’乘兴而来手脚并用当即遭到了此女的强烈反恐(如佟秋珊)且诸多借口最后闹得‘上弟’败兴而归二百银子打了水漂。所以在此小弟奉劝各位狼友寻花问柳也要讲技巧懂识人能忽悠避免花冤枉钱切记切记!

    “你少废话!”佟秋珊对刘子承的抱怨表示强烈的不满:“这些地方你都碰过谁让你不承认现在就是不让碰!”

    “不让碰那咱们这不属于瞎耽误工夫吗?”刘子承沮丧的抱怨着如今的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就会爆体而亡!

    “哼!臭无赖死无赖你不是就想着最后一步吗直接来就好了!”佟秋珊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上怒气未消昂然不惧的摆好了姿势。

    “这可是你说的!”刘子承两眼放光万万没想到对方不战而退竟然主动弃城投降那充满着诱惑的神秘地带宛如一只看不见的手拉着他不断的靠近再靠进!(注:靠——进)

    “少废话有种就来!”佟秋珊对这方面丝毫没有认识但下一秒:“啊——死无赖——疼——”

    刘子承报以同样的高呼:“哦——大美女——紧——”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