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舍不得闺女套不住刘郎

    看着佟秋珊眼中狡黠的光芒刘子承摇头轻笑也是难为这丫头一个堂堂大小姐君越酒店总经理竟然做起了路边小摊的服务员着实难为她了。刘子承更是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不过接下来的几个时辰感动之情荡然无存。佟秋珊的表现彻底证实了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今天收入的那十几两银子别说是买件裙子就连裙角都买不起所以……

    刘子承紧紧抱着仅剩的五两金子恨不得串到肋骨上一个多月来的辛苦全部变成了胭脂水粉未还不太达的女性用品市场添砖加瓦。

    接下来的几天凌雪似人间蒸了一般不见踪影。到是月婵来过几次连吃带拿搞得刘子承肉疼不已。

    而佟秋珊已经彻底适应了服务员身份每天在刘子承的小摊上忙前忙后有了美女的加盟刘子承的生意不以往又好上了许多。当然每天的进项也都落进了佟小姐的腰包。

    不过刘子承也不是全无好处。朝夕相处的男女最容易动情几天下来级名模的身体对食髓知味的刘子承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佟小姐早已把自己豁出去了不但没有拒绝反而百般诱惑唯一的条件就是让他加入君越酒楼。

    刘子承要答应那就是典型的为了一颗枯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徐雅娘可还在榆关城眼巴巴的盼望着自己的男人接他团聚呢。 几天下来刘子承的双手都磨出了老茧唉可怜的五姑娘。

    为了早点结束这非人的摧残刘子承提出了联营的想法由君越出资重开一家酒楼取名‘徐记’刘子承主厨利润按比例分红并许诺君越在全国各地酒楼均可销售刘子承自创的火锅海鲜锅草莓酱八宝粥等食物但不会提供制作方法。

    如此重大的决定佟秋珊无法做主这不此时刘子承正坐在君越酒楼的豪华雅间内身边围坐着两男两女。

    主人座是一个中年男人双鬓花白正是佟秋珊的老爹摆着一副严父的嘴脸不苟言笑的打量着刘子承。在他身边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妇人衣着华丽珠光宝气眉眼含笑的看得刘子承全身毛这哪是谈判分明是丈母娘看姑爷嘛!下手是久违的佟春明佟少东一脸的铁青时而看看娇羞的妹妹时而看看尴尬的刘子承心中更加确定了刘子承贪财好色的性格特点。

    气氛越来越不对劲平时叽叽喳喳的佟秋珊竟然装起了乖宝宝红着脸一言不。刘子承也不是没见过的家长的鲁男子但是人家秦老爷子总是笑嘻嘻慈父嘴脸可这佟老头反正也是谁叫他抢人家生意呢?

    “佟兄!”刘子承急中生智忽然开口:“前些日子去燕春楼一共花费了多好银子啊?”

    “噗——”刚喝一口茶水的佟春明一下将胃液都喷了出来脸色煞白双眼中喷着怒火。这家伙太损了没话找话也别提这事啊?

    果然丈母娘暧昧的眼神老丈人吓人的目光顿时都投向了大舅哥的小白脸上不过佟春明也不是泛泛之辈思维反映极快:“唉刘兄你不提我还真忘了上次招待你去燕春楼你也没好好玩玩实在是为兄的过错难怪你一直不愿接受我的邀请加入君越怪我呀!”

    算你狠!刘子承不屑的撇了撇嘴面对他提过来的球也不理会谦虚道:“佟兄哪里话小弟手艺粗浅实在是怕落了君越第一酒楼的名头。”

    少废话!佟春明给他一个大白眼腹诽道:‘什么手艺粗浅分明是燕春楼的小妞长相粗浅!为什么我妹妹一出手你他娘的就乖乖就范?’

    佟秋珊似有所感偷偷瞄着刘子承忽然见他的手如爪子一般一张一合顿时俏脸红得通透下意识的双手环胸不过还真别说这无赖的手这几天经常在这里徘徊好像真的大了许多。

    “好了好了别提什么青楼了听着就让人晦气。“佟母看了看自己孩子插嘴道她也知道儿子去青楼无非是想拉拢眼前这个年轻人同时也知道女儿的心思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有出神入化的厨艺作为时代已酒楼为生的佟家人是不会计较什么门当户对的:“小伙子请问你是哪里人?家里都有些什么人那呐?”

    出现了!刘子承就知道这些话题都是丈母娘必问的。幸好咱哥们早有准备刘子承脸色忽变可怜兮兮的说道:“伯母我来自榆关城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女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何况是即将当丈母娘的人更是母性泛滥看着眼前可怜的孩子鼻中酸正准备开口叫自己女儿好好对待他身边丈夫忽然插嘴道:“家里就你一个人那你的厨艺是从哪学来的?”

    厨师学校!刘子承险些脱口而出后世他老爸给他安排在大酒楼的后厨行政主厨厨师长大厨没人几乎都问过他这个问题当时他心里恨着老爸强逼他继承衣钵就是嘴硬不承认师承老爹胡乱编出个厨师学校的高材生。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早准备了另一道说辞:“哦伯父是这样的我从小就成了孤儿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为了生存我四处流浪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找一家酒楼去帮厨因为我不要报酬只求三餐所以很多酒楼也愿意收留我就这样我看得多了干的多了自然就练就了厨艺。”

    听他语气中充满着苍凉与凄楚脸上流露出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沧桑瞬间感染了在场的所有女性佟秋珊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没想到这无赖甚是这般悲苦直想用自然不算宽广却潜力无限的胸膛来安慰他。佟母亦是如此嘴唇嗫嚅却不知道如何出演劝慰不住声的叹着气。

    佟氏父子相觑一眼分别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我不相信’四个字。这姑爷第一次见女方家长就不诚实佟老头自持身份不便开口一个眼神示意他无囊儿子代替。

    “刘兄据我所知你的厨艺不属于任何菜系而且以现在你所做的食物来看都是别说是吃根本就是闻所未闻请问刘兄是在个酒楼帮厨时学到的?”佟春明阴着脸自认冷酷无情的问道气氛比之刚才的相亲现在更像是面试。

    早知道你丫会这么问自己找死就别怪哥们说话损了。刘子承眨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下巴道:“说来惭愧。小弟的手艺确实不属于任何菜系可是小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聪明我做菜如天马行空不受拘束凭借多处酒楼帮厨的经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自成一派放眼天下唯吾独尊!”

    果然听了他狂妄之言佟家父子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人家君越之所以经营困难都是因为他们这两代人资质有限无法在原基础上推陈出新经营酒楼恰恰怕的就是一成不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偏偏人家没有有点就是聪明这摆明是自己耳光嘛!

    佟老头怒不可遏一招铁砂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无奈有求于人不敢得罪刘子承只好把怒气撒到自己女儿身上朝佟秋珊嘶吼道:“你这丫头是哑巴吗?你娘亲的优点一点都没学会!”

    娘亲的优点?佟秋珊与刘子承都很纳闷怎么稀里糊涂的扯上了佟母呢?这时佟母一脸微笑的转头对这粗脖子红脸的丈夫表情一冷双目神光如电鼻中只轻微哼了一声佟老头登时哑火如同一只耳看到了黑猫警长脑袋差点耷拉里裤裆里。刘子承恍然原来佟母的优点的驯夫术!

    “爹爹其他的先别说了今天我叫他来是谈咱们合作的事情。”佟秋珊目前还属于被‘驯’阶段如果得罪了无赖刘待会声他们两人的时候他又要弄得人家上不上下不下空荡荡的还难受……

    “对呀对呀。还是说正事要紧!”佟母看着姑爷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装的)。也连忙切入正题。

    佟春明这吃货顿时摆出一副暴户嘴脸手指轻敲桌面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斜睨一眼刘子承道:“刘兄你的条件舍妹已经说过了不过我觉得是不是有些苛刻了我们佟家出资建酒楼为什么要叫‘徐记’而不见‘君越’呢?”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刘子承耸肩摊手吃定你的样子:“因为你们出资建的酒楼归我所有!”

    “啊?这怎么行?”佟氏父子大惊。

    “怎么不行!这酒楼虽然归我所有但你们也是股东每年的利润都会给你们分红还有既然联营你们就可以消受我制作的火锅海鲜滴血的馒头和八宝粥并且我承诺以后无论推出什么新菜色你们君越都有经营权。”刘子承很是大肚的摆着手说道。

    佟家人陷入了沉思中君越改革迫在眉睫刘子承的提议无疑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在这危难关头还让他们出资建新酒楼又有些苛刻不由得一家人都将目光移到佟秋珊身上以示她到了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的时候到来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闺女套不住刘郎……

    ………………

    更新慢了我承认但请大家见谅。上个月马不停蹄的忙活了三十天混了个前一百名对于没存稿的我来说每天工时过13个小时还是对着高辐射的显示器不容易啊。所以趁着月初喘口气休息两天我保证明天开始进入正常工作状态一天两更上不封顶感谢大家支持!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