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睡哪里

    难怪凌雪平时韶颜寡言原来这丫头说气话来没有重点。刘子承问她什么她就说什么或者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前边的话题立刻就忘。现她这个特点刘子承很兴奋撅着嘴如猪拱白菜一般在她白嫩的脸蛋儿留下了一片片口水。

    女人嘛要那么聪明干吗?像徐雅娘生性泼辣能满足刘子承骨子里轻微受虐的倾向。像秦梦玥知书达礼婚后生活肯定是相敬如宾。而这个凌雪雪莲花一般不染凡尘烟火传说中的——很傻很天真!

    既便如此刘子承依旧在凌雪的话中搞明白了一些地理知识。当今华夏天下四分他地处的东平圈占了华北以及东北少部分土地大致是河北山西山东还有辽宁等地。南苑则占了华东与华南包括江浙福建。西陵国则是西南以及中南地区两湖两广以及巴蜀一代。剩下的正北以及西北地区甘陕内蒙则都是凌雪的家乡北罗国的地盘。

    至于其他的情况和刘子承分析的差不多凌雪自小生活在北罗中好像还是很高阶那种确实是个古代版的间谍而且榆关城的那次抢劫就是她一手策划的标准的特务头子!

    外面天色渐暮西边斜照来的夕阳将院墙的影子拉的很长投到刘子承房间的床上似一条天然的窗帘不远处不知谁家的狗狗在欢快的叫着迎接着忙碌一天的主人归来。怀里的女人恬静温婉。嗯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篱笆女人和狗!’

    每天这个时候刘子承都在为第二天出摊做着准备例如揉馒头。要知道职业病是很难更改的。刘子承就地取材一双大手在凌雪类似于馒头的地方揉阿揉嗯一点都没有平时那么累。

    凌雪不看挑逗娇喘吁吁从不带任何感彩的美眸中春水盈盈为了避免刘子承的袭击将自己柔软的娇躯紧紧与他相贴芳心内的小鹿似要奔回原野。

    “刘郎休要作怪!”凌雪是个很不会用语言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很怕出口伤害到情郎只是身体上传来的感觉让她实在吃不消才冷冰冰的说了一声还怕他生气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刘子承看着如花的娇妻娇羞无限的样子心里痒痒的但也知道此时她已经不堪采摘改摸为抚在她光洁的玉背上摩挲着耳鬓厮磨感慨道:“雪儿真想一辈子这样抱着你啊!”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身体一僵晕红的脸上神情凄楚白皙的藕臂紧紧的环在情郎的脖子上仿佛他要飞走一般声音有些哽咽又不知如何开口:“刘郎我……我……”

    “好了!我知道你是特务头子还有自己的任务收集情报啊抢劫什么的。”刘子承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为难。也是无奈北罗国除了草原就是沙漠大多都是游牧民族几乎没有什么农作物更不要提水产品了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无奈才会动用军队来他国抢劫不仅只有东平与他们接壤的西陵也经常遭到洗劫。

    “雪儿你们总抢劫也不是办法啊万一哪天你带队看到个俊男把他抢去当压寨夫君那我可怎么办?”怀中佳人闷闷不乐刘子承摆出一张怨妇脸调侃道。

    “不会的。我们只抢物资不抢人。如果真要抢那就不能只抢一个。”凌雪难得幽默了一会抢得自己的刘郎差点背过气去。

    顿时怒不可遏的刘郎对凌雪进行了一番深切的‘批评教育’彻底摧毁了对方不良意图。

    “雪儿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其他方式获取他国的物资而不要抢劫呢?”心满意足的刘子承在凌雪耳边吹着热气感受着胸前乱团柔软如按摩棒一般震动着个中舒爽难以言说。

    凌雪轻咬着下唇迷离的目光中满是疑惑。刘子承在他脸蛋上吧唧一口卖起了关子:“雪儿你觉得你的刘郎我怎么样?”

    这话问的太笼统了。正与他‘坦诚相见’的凌雪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当前的形式刚才那令她魂飞天外的感觉还在她体内徘徊未散平心而论刘郎很好很强大!

    看她娇滴滴欲语还羞的样子刘子承就知道她想差了鼻尖顶在她轻巧的小瑶鼻上蹭了蹭笑道:“你个小色女这次知道你相公厉害了吧看你还抢不抢男人。”

    被说中心思凌雪低吟一声娇靥飞霞连忙钻进被窝滚烫的小脸贴在他胸膛不敢答言。

    “好了雪儿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们北罗国难道除了抢劫他国物资就没想过别的方法吗?例如贸易嗯也就是以物换物。”刘子承将装鸵鸟的娇妻拉了起来神色正经的问道。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老婆除了做特工就似土匪头子天天这样窝在一起才是生活嘛!

    凌雪见他正经起来激荡的新潮也平息了下来侧身躺在他臂弯里两人面对面感受着彼此的气息真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刘郎你说的是通商吧我们试过的可我们北罗只有骡马牛羊这些他国尽管没有我们多但也不需要与我们通商所以……”

    “雪儿我再问你如果能让你们北罗国和其他三国顺利通商以你们的牛羊换取蔬菜水产品是否就不会再去抢劫了。”刘子承追问。

    “当然!当初我们与他们也都有过贸易而且国人也对新鲜蔬菜和南国水产品食髓知味这忽然又吃不到闹得民怨四起国主无奈才会出此下策。”凌雪无奈感叹大眼睛眨巴着不明白为什么刘郎会问这个问题。

    “雪儿你觉得你郎君我怎么样?”

    倒!凌雪直接趴在他胸膛上怎么稀里糊涂绕一圈又是这个问题呀?羞恼中伸出小白手就要拍他。

    好家伙这白嫩的小手连铜镜都能打碎刘子承哪敢惹一把攥在手里连忙详加解释:“我是问你觉得你郎君我的厨艺怎么样?”

    凌雪风情万总的白了他一眼示意‘那还用说!’问道:“你的厨艺和我的国家有关系吗?哦?刘郎莫非你准备去北罗国开酒楼太好了有了你神奇的厨艺北罗即便没有那么多蔬菜相比国人也能吃到美味佳肴了刘郎你……啵!!”

    凌雪生长在军营常年和军人混在一起习惯了听从命令和布命令固然是冰雪聪明但不善于表达对于情郎的大义凛然化作一个神情的kiss以资奖励。

    “嘿嘿……”刘子承咧嘴傻笑唇上留下一片香甜情话脱口而出:“我媳妇去哪我就去哪!”

    当凌雪扑进他怀中那一刻才彻底明白过来莫名其妙的给自己安排出国了徐雅娘知道还不得寻死觅活啊!

    “雪儿尽管我的厨艺出众但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材料我做的食物再好时间长了人也会觉得单调乏味所以……”

    “你什么意思?你不想和我去北罗吗?”凌雪当即变脸煞白的脸蛋儿上不满了肃杀之气随之准备大义灭亲。

    “不是不是!”刘子承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只靠我一个人是无法改变北罗民众的饮食条件的所以还要从根本上想办法还是通商最为稳妥。”

    “你到底什么意思?”凌雪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恶狠狠的瞪着他身体已经与他隔开了三尺。嗯也就是说刘子承被踹出了被窝。

    “阿嚏——”刘子承一个喷嚏喷出两管清鼻涕这阴冷潮湿的房子在没有炉子的情况下比外面还冷最起码外面还有阳光照射刘子承身上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可怜巴巴看着凌雪插科打诨道:“雪儿先别管我什么意思?你先告诉我你在北罗的房子大不大暖和不暖和我到那边是睡床还是睡炕!”

    果然听他般暧昧的话语凌雪脸色登时阴转晴有些忸怩的低道:“我的毡房比你这房子大多了我是睡榻的还有火盆取暖你……你睡的习惯吗?”

    “只要有你陪我睡哪都习惯。”刘子承腆着脸凑到凌雪身边柔柔的奉上一句情话顺势钻进被窝冰得凌雪一激灵嗔怪声不断。

    经过一些列暖身运动刘子承身体热了起来搂着凌雪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雪儿我的厨艺你也知道我来京城的目的就是想在这开酒楼特别是我研制的火锅吃法你说如果开起来生意会怎么样?”

    “火锅?我吃过味道很不错不过就是牛羊肉不够鲜嫩。”凌雪回味着说道。

    “中!你说的太对了火锅吃法新颖味道鲜美在京城很快就会打出名堂不仅那些达官贵人估计就连国王都能吃到当他们吃的最上瘾的时候我突然不做了你说会有什么反映?”刘子承邪恶的笑着。

    “肯定会意犹未尽就和我们的国人一样吃了南国的菜忽然吃不到怨声载道。”凌雪深有所感。

    “没错!这个时侯我站出来宣布火锅中的牛羊肉只能应用你们北罗国的牛羊肉……”

    “啊!我明白了!”凌雪冰雪聪明立时明白了刘子承的意图眼中精光湛湛双手捧着刘子承的脸凝望着他激动道:“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就需要我们北罗国的牛羊肉到时我们就可以提出以物换物的条件这个办法太好了刘郎你是怎么想到的。”

    “这很简单我只是把我的雪儿装在心里每天都想着能为她做点什么很容易就想到了。”刘子承很无耻的邀功道。

    “刘郎……”凌雪动情的唤了一声眸中情动如火娇艳的红唇轻启如兰似麝的香气微吐探起的身子棉被自然划落圆润的香肩浑圆的‘球球’小小樱桃瞬间暴露在刘子承眼前。

    刘子承用力的吞了吞口水人体内平均过了六十岁才会熄灭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刚要伸出手去抓让他沉迷的人儿却见凌雪化身一阵旋风飞快的穿戴整齐向门外疾走:“刘郎我马上回去给国主写信将你的想法禀告与他放弃打劫的行动顺便派使团来商谈……”

    声音越来越小凌雪已经行出了街门但刘子承如杜鹃泣血般的叫声却一声高过一声……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