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告别五姑娘

    挥退了马上就要以身赔罪的如玉刘子承也不好一走了之又坐到了佟春明的身边也不知道这厮是已经爽过了还是有心无力此时竟然恢复了他往日那副道貌岸然的嘴脸身边两个女子也甚是乖巧一个倒酒一个夹菜甚至都没有身体接触。

    毕竟人家诚心相邀而自打进门以后两人都没说过几句话刘子承有些过意不去主动示意倒酒的女子给自己满上一杯举到身前朝佟春明歉意一笑道:“实在不好意思佟兄小弟刚才一时贪玩冷落了兄长自罚一杯还请佟兄见谅。”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般胸襟气度佟春明也是敬佩不已。仔细想来自己也不是一进门就得意忘形搂着女子忘乎所以吗?连忙举杯与他共饮讪笑道:“刘兄哪里话你我来此不就为了做了而已嘛何来冷落只说。”

    “佟兄高义!”这段日子刘子承文化水平没长多少阿谀奉承倒是日新月异:“佟兄今日邀小弟前来相比有事情要说吧还请佟兄畅所欲言。”

    一提起此行的目的佟春明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只大手忽然攀上了身边女子那有些下垂的山峰似要稳住自己颤抖的身形。刚才刘子承为了花魁豪爽出手视五两金子如此巨款如无物将自己准备拉拢他而构思的‘重金礼聘’的计划比得一钱不值此时开口只能徒增笑柄无奈苦笑一声道:“刘兄说的哪里话今日只为你我兄弟叙旧为兄又怎么会说些琐碎之事来扫兴呢?”

    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和你有个屁交情用得着叙旧嘛!刘子承撇撇嘴乐得清闲顺势告辞道:“既然如此佟兄小弟今日就不奉陪了。你也知道小弟靠摆摊为生与你这般少东家实有天地之别所以……”

    佟春明巴不得刘子承赶快走谁知到他一会还会有什么惊人之举这不是让他这做东之人栽面子嘛!连忙起身抱拳脸上盛意拳拳心中怨恨堆积:“怎么?刘兄有事那在下就不强留了以后咱们兄弟有空再聚!”

    以后也别聚了!刘子承冷笑一声朝佟春明一点头也不提银钱之事昂阔步去也……

    一路上刘子承不断的感慨:‘谢啦佟兄没有你咱哥们也遇不到雪儿不过偏偏给我叫个小姐摸了两下让我欲火高涨回去还得麻烦五姑娘……’

    回到住处大门竟然紧锁一个铜锁最少有十斤重。这他妈穷地方防的是什么呀?刘子承啐骂一声掏出二斤多重的钥匙捅咕了半天才对开锁头宽敞的院落清清冷冷想必那虎狼之年的大婶去会情郎了。

    刘子承淫笑着摇头他自己的房门从不上锁推门而入竟然有一股淡香扑鼻以刘子承的经验判断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传说中的女人香!!

    难道有采花贼?刘子承有些肝颤复又想想又绝的有些不可能采花贼和他这个比棍儿还光滑的大老爷们有个屁关系?

    刘子承不屑一笑大步跨入自己卧室忽然一阵冷风扑面一个鬼魅的身影在眼前一晃而过。

    傻哥们大惊失色当即摆出一个黄飞鸿的经典造型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小心肝不住的打颤。坏了坏了真遇到采花贼了。看了凌雪的武功显然这个世界内功是真是存在的莫非这个采花贼练的是‘采阳补阳’之旷世神功??

    “呔——何方妖孽竟敢来此作乱!”屋内寂静一片却隐隐能听到两个呼吸声刘子承越想越怕不由得大叫道:“我乃金蝉子转世身后跟着仨徒弟大徒弟乃是一千年后大闹派出所的杨x……”

    “噗嗤——”房内除了土炕就是一个大衣柜竟然出一声忍俊不禁的轻笑声没想到这‘采花贼’的心理素质也不好。

    刘子承正胡思乱想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房梁而降。

    胆小鬼刘登时睁大了眼睛瞳孔中映照着一个靓丽的身影凹凸有致玲珑曼妙特别是那张白里透红的水嫩脸蛋儿在他瞳孔中反射着盈盈的光辉。

    “刘郎!”冷峻的娇容看不出任何情绪红唇一张即合吐出两字心语迅的低下头。

    刘子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伸手将那柔软的娇躯拉近怀中情话未出反倒先批评道:“雪儿我求你件事能不能不要叫‘刘郎’有损我的人品如果你想叫叫声相公来听听。”

    来人正是凌雪。本以为会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相见竟然换来这么一句。以她的性格能唤一声‘刘郎’本身就是一种认可可有人偏偏不认同没办法这称呼连‘上弟’都觉得太像‘流氓’了!

    生生受了一记凌雪难得一见的大白眼刘子承登时魂飞天外哪还记得起什么称呼拥着怀中的娇妻跌坐在炕头刮了一下雪莲花的娇俏瑶鼻轻声言道:“雪儿你怎么来啦?”

    凌雪显然对他这般亲昵的动作还有些不适可又逃不出他的怀抱皱了皱鼻子大眼睛一翻闪出一抹淡蓝色的光芒反问道:“我也想问问你你一个街边卖零食的怎么会去燕春楼的?”

    刘子承即便想破脑壳也绝对想不到看似对任何事都不上心的凌大冰山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且还是在她展示了一手堪比玄慈方丈的神功后!冷汗刷刷的!鸡皮疙瘩蹭蹭的!小心肝突突的!脸色铁青义正而词严:“雪儿你这是啥意思?莫非你瞧不起你相公是个街头摆小摊的?”

    凌雪明显不吃他这一套倒打一耙神色一冷室内气温骤降:“你即便是个乞丐我也不会嫌你只需你回答我的问题!”

    “嘿嘿……”混不过去了刘子承挠着脑袋一笑满脸的褶子一下老了三十多岁飞快的眨巴着大眼睛想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雪儿如果我说我不知道燕春楼是青楼只以为是一家酒楼想去填饱肚子你会相信吗?”

    意料之中回答他的是一声如春雷般炸响的冷哼。算了咱哥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去青楼也不是我本意再说除了摸摸那小妞下垂的mimi外什么也没干嘛!当然如玉主动贴上来不算。

    刘子承大胆应该说是奓着胆子讲述了自己出青楼的起因与结果经过打死也敢说说完肯定也是一死!

    本以为还会有一番严刑逼供哪知道‘政府’很是宽宏大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离了他的怀抱在他狭小的房间四处‘巡视’起来好像他藏了什么狐狸精在屋内一样竟然还曲着鼻子四处的嗅着。

    你是警犬吗?刘子承以为两人一见面会立刻如天雷勾动地火般大战三千五百回合的伟大构想彻底被粉碎了。

    “雪儿你什么时候在燕春楼出来的?你又是怎么进来的?”刘子承的衣柜里有一件徐雅娘的原味肚兜还有一条秦梦玥的贴身手帕还有与佟秋珊亲密接触时‘打湿’的长裤天知道被凌雪现她会不会变身还是小心为妙找个话题问道。

    在凌雪心中始终还是流氓不对刘郎最重要。‘随便’看了几眼转身又做到他身边那张如古井无波的脸任谁也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刘子承更是连猜都不敢猜。

    “这天底下没是没地方能困住我也没什么地方是我去不了的。”凌雪在刘子承斜睨着的目光下不自禁的拽了拽衣领其实她根本就没走光只是心里作用。

    嘿小丫头片子口气不小!五指山连孙悟空都困得住。冥王星连机器人都去不了。今天咱哥们就当回来哥(如来)让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雪儿我想死你了!”刘子承深情的呼唤一声凌雪顿时身子一颤没来得及反应已经倒在了刘子承的怀里而且粉嫩的脸蛋儿也被他大嘴嘬得叭叭响。

    “不……要!”凌雪纵然武功卓绝也抵不住爱郎的攻势一双能击碎铜镜的手掌软弱无力的抵在刘子承的胸口梦呓似的低喃。

    到底是‘不’还是‘要’?刘子承自然而然的将凌雪的话拆开以后面的字为基准大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了凌雪花瓣似的红唇上数十日的相思之苦瞬间爆。

    “嘤——”凌雪虽已受过爱的洗礼但十几年的保守思想仍使她难以接受这样的‘白日宣淫’一声脸红似火紧紧搂着他的肩膀闭着双眼眼不见不怕!

    哈哈哈……五姑娘咱哥们媳妇来了你可以休息了。刘子承大笑着一招灵蛇出洞翘开了凌雪的‘玉门关’如兰似麝的香气踱入口中当即决定从今以后再也不用那该死的牙粉牙线刷牙了。

    一个零下十几度的女人在你怀中变得滚烫如八卦炉中的炉砖认哪个男人都会疯狂。冰冷的土炕刘子承实在不忍心让雪儿柔弱的娇躯躺在上面只要‘委屈’自己当肉垫其中的‘痛苦’难以言说……

    “无赖臭无赖你在家吗?”正在天雷马上就要引燃地火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呼喊吓得‘小刘’险些缩回腔内……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