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做戏

    “好了雪儿你的身份在榆关城已经受到了怀疑消息也可能已经传到了京城而且我又是从榆关城出来的要是遇到有人心你很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我不能多呆要马上走。”类似的事情电视剧里看多了刘子承可不会因小失大很man的当机立断。

    “哥哥这么快就走啊?刚才都是你自己一个人叽里呱啦的再说话我都没听懂我还有好多事情想问你呢?”凌雪眼中虽有不舍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倒是月婵嘟着可爱的红唇开口挽留。

    “不行!”刘子承断然拒绝忽然紧紧抱住怀中的凌雪神色凛然:“我刘子承堂堂男子汉万万不会因一己私欲而给我心爱的女子带来危险眼下我们同在京城来日方长定会有再聚之日我这就告辞了。”

    刘子承说完起身就向大门走去毫不停留。姑且不论刚才一翻言论是自肺腑还是鬼话连篇这一刻绝对是真情流露绝不希望凌雪陷入危险境地顺便捎带着月婵。

    “可是哥哥我想你时要去哪找你呀?”月婵伸手拉住刘子承的衣襟恋恋不舍的问道。

    “这个简单你每天午时只要看到街上有人流涌动听他们口中说要去八宝刘的摊子吃饭你只要跟着谈们就能找到我了!”刘子承如此告诉月婵其实刚才已经将自己的详细住址告诉了凌雪其‘歹毒’用心昭然若揭!

    “哦?哥哥莫非你就是那个京城知名的八宝刘!”月婵这次的反映刘子承很满意颈椎就像脱节一般不住的点着头月婵见状满脸惊喜:“我就说嘛。那么好吃的滴血馒头连雪姐姐都夸奖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

    “哦?这么说你们都吃过?连雪姐姐都夸奖真的假的?”刘子承向凌雪望去那美得令人窒息的娇容挂着慧心的笑容点了点头以示嘉许。

    “嘿嘿你们喜欢吃就好过两天有空再做顿大餐给你们。”刘子承两世为人自喻见多识广心思成熟见到凌雪的笑容也不免心花怒放小孩子般手舞足蹈。

    忽然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刘子承脸色一变忙收敛心神轻轻拨开月婵越拉越紧的小手急道:“不行了我要马上走再多呆恐怕人家生疑给你们带来危险。”

    凌雪听他三番四次将‘危险’挂在嘴边这般关切的心情如此深情厚谊让她近乎冰冻的芳心化作了一潭蜜汁只想好好依偎在他怀里由他呵护。

    “刘郎休要当心妾身有能力自保。”凌雪向来少言寡语每次开口都是言简意赅不过这次除了‘自保’外的自称喜得刘子承两眼直第一次对自己一双狼的耳朵产生了怀疑。

    看出他心思凌雪光洁的脸蛋上霎时飘起两朵红云显然和这个全新的称呼与身份还处在磨合期。在刘子承喷火的目光中缓缓走到屋内一块一人来高半尺来厚的铜镜前两个一模一样的玲珑娇躯浮现看了刘子承鼻中痒痒的有点要喷的征兆。

    忽然凌雪手臂挥动嫩白的小拳头向高大的铜镜挥去刘子承还没来得及反映耳边已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一阵金属落地的清脆响动。再看那面铜镜已经四分五裂零零散散分成数十块散落在地上每一块都映照着刘子承惊骇的脸孔……

    “刘郎这次你可以放心了吧!”凌雪朝他晃了晃依然白嫩的小手难得展现出的俏皮模样清纯可爱。

    “放心我放心!”刘子承哪有心思欣赏美女弯腰捡起一片铜镜碎片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一拳轰碎这么厚的铜镜据我所知只能少林寺的玄慈方丈才有此等功力。你有这般武艺即便千军万马也能全身而退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雪儿你毕竟是女儿家这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整日舞枪弄棒的影响身材。”(注:玄慈方丈出自金大侠的《天龙八部》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爱打镜子呢?镜子招谁惹谁了?)

    刘子承不动声色的给凌雪打起了预防针。好家伙这要哪天惹毛了这位姑奶奶给咱哥们也这么来一下肯定又得穿越一回!

    月婵似要替她雪姐姐吹嘘一翻可外门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刘子承临危不乱毒计上心头。当即将手中的碎片戳破自己长衫挂在肩头后随又捡起几块纷纷插在手臂上给凌雪打了个眼色斜身撞门而出。模样狼狈不堪。

    门内月婵很是不解还要开口却被已与刘子承心意相通的凌雪捂住了嘴巴。凌雪满眼激赏看着门外故作慌张的情郎对他的急智亦是佩服不已。

    刘子承狼狈的出了门斜眼正好看见疾步而来的妈妈桑如玉正巧这时凌雪将房门关上刘子承顺势破口大骂:“有毛病啊!说打就打以后老子再也不来了!”

    如玉一听如此阔绰的客户竟然要不来了这还了得连忙上前伸手欲扶他手臂忽然看见上面扎满了铜片和刺猬一样吓得连忙收手慌张问道:“公子公子您这事怎么了?”

    刘子承不想久留气哼哼的一甩手转身大步离去。如玉本来就是应广大狼友之邀来唤他的连忙跟上不停的追问。

    刘子承一出现顿时引得诸多狼友的注意不过看到他的此时狼狈相哪有一点像与美女约会的样子纷纷露出诧异神色。

    嫖客甲更是两步来到他身前从头到尾打量一番问道:“我说兄台你这是怎么回事?是去见花魁还是打土匪啊?”

    你丫说得还挺押韵!刘子承暗自好笑脸上却怒气勃狠狠的瞪了如玉一眼指着楼梯之上大骂道:“什么他妈花魁分明就是泼妇母夜叉。老子就伸手摸了她一把谁想到这小娘皮直接推到了铜镜来砸我你看看亏了老子穿得厚不然还不得被她扎成刺猬!!”

    啊?他话音一落所有狼友都出一声惊呼有的害怕有的笑他无能各式表情不一而足。凌雪与这燕春楼没有契约可又是摇钱树如玉也奈何不得只好一个劲的对刘子承陪着笑脸胸前的两团软肉恨不得长到刘子承身上……

    许久才平复了刘子承的‘怒气’不过一翻打闹下来倒是没有一个人会怀疑他与楼上花魁的关系!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