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新的称呼

    刘子承去轻轻的抚着凌雪的脊背心中不住的叹息。以这丫头的性格恐怕从小到大也没有这般痛哭过成长的烦恼与生活的压力她是如何承受的?

    凌雪止不住的泪水如大河决堤瞬间打湿了刘子承的前襟香肩剧烈的颤抖几欲昏厥。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看月婵都笑话你了。平时冷冰冰的和做冰山似的现在化开了吗?是不是地球变暖加剧了?”刘子承也不知道如何哄这样性格的女子只能信口胡说八道。

    尽管不明地球是个虾米东东但月婵依旧咯咯娇笑不断久违的云霞爬上了凌雪冰峰的双颊晶莹的泪珠已划过雪白的脖颈一双朦胧的眼睛却显出羞愤交加的情绪瞪着刘子承许久才狠狠的说出两个字:“讨厌!”

    这样清冷如月光淡然出尘的女人忽然显出这般小女儿家娇羞嗔怪别有一番滋味更极大的满足了某些男人的征服与占有欲例如她身边大笑的男人。不仅笑的淫荡居然还撅起嘴巴直接啃向了她泪痕未干的粉嫩脸蛋儿。

    毕竟身边还有一个拍手等着看好戏的月婵凌雪即便此时情意正浓也不能随他的意。纤瘦的腰肢一拧如一条滑溜的鱼儿滑出他的包围圈刘子承撅着嘴用力过猛一头栽倒与地板亲密接触了一回。

    这好戏比kiss更过瘾月婵小巴掌拍的通红凌雪也忍不住轻笑出声刘子承羞愤欲死原本高调亮相打动美人心现在摆个大乌龙。凶恶兼饥渴的眼神瞪向了一笑如百花绽放的凌雪。

    “看个什么。当着月婵的面休要作怪。”凌雪虽然年轻但养气功夫却不比任何老狐狸差尽管与情郎异地相见又有一翻郎情妾意此时却依旧一副冰山脸只是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媚意无法掩饰。更让人肝颤。

    “呵怕什么月婵也不是外人。”刘子承看了一眼月婵又朝凌雪挑了挑眉毛模样猥琐之极:“再说咱们之间什么事儿人家月婵没看过呀?”

    一句话顿时勾起两女一个多月前的香艳回忆。月婵一包飞燕喜春散成全了刘子承迈向成熟造就了凌雪展示真女人风采自己更是免费上了一堂生理卫生科。

    月婵显然因为此事受了凌雪不少教训纯真的笑容僵在脸上紧抿着嘴角非礼勿言!紧闭着双眼非礼勿视。小手紧捂着耳朵非礼勿听。凌雪霞飞双颊羞赧自抑美眸顾盼似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行了我们赶快说说话我一会就走不然我担心会暴露你们的身份。”刘子承挥手示意两人坐下不过拍得却是自己的大腿遭到了凌雪难得的大白眼。

    “你……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凌雪与刘子承相对而坐微微避开他炙热的目光细一分析刘子承的话疑惑的瞪大了眼睛询问道。

    “当然了。你是我媳妇我能不了解嘛!”刘子承嘴上说的理直气壮心里不免还是对凌雪的隐瞒有些酸溜溜压低了声音:“你们俩是北罗人确切点说应该是北罗国潜伏在东平的情报人员。之所以混迹在风月场所是因为这欢场内龙蛇混杂而且来寻欢作乐的大多是有钱有势之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对你们有利的消息来这里就算你们不露面只许给其他青楼女子一些小恩小惠她们自会替你们出力打探消息。而遇到价值更高甚至位高权重之人你们便会以花魁的名义出面来套取与你们有利的情报然后再通知你们北罗国的接应人员里应外合!”

    听刘子承娓娓道来凌雪满脸震惊在她的印象里自己这位便宜老公会做一手好菜口舌伶俐喜欢打抱不平性格刚强威武不能屈。竟没想到还有这般敏锐的思维。不过听他说道‘花魁逃去情报’时那弥漫着醋味的口气凌雪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是啊男人来青楼寻欢作乐可以但谁又愿意自己的妻子堕落风尘呢?虽然他嘴上不说谁知到会不会在心理胡乱猜测自己‘套情报’的方法啊?

    月婵没有她那么复杂的想法与刘子承混的也十分熟络又好奇心强盛抢着开口:“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弟’告诉我的!这话打死刘子承都不能说说了读者也肯定会把它打死。刘子承一脸苦笑看的月婵牙都酸了转头又看向凌雪字字带血语气如泣如诉说出的话与凌雪的估计完全相反:“我能知道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字上次你们不告而别你雪姐姐的影子一直在我脑中徘徊连续数日我不吃不喝不睡觉每天都想着你们从何处而来又去往何处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雪姐姐我要如何做才能把她留在身边。而且像你雪姐姐这样拥有高贵的气质绝美的姿容万中无一的女子又怎么会自甘堕落于风月场当个花魁就算当皇后都不屑一顾所以我大胆的猜想你们不是背负血海深仇就是怀有特殊使命才能如此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我刘子承此生能认识到像你雪姐姐这般舍小我顾大义为了国家和民族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巾帼红颜即便让我即刻死在她怀里我都甘心!”

    月婵心思单纯哪明白刘子承这只没有毛的狐狸用意耳边只回荡着‘你学姐姐’!反观凌雪不知道什么时候眼中好不容易抑制住的泪水有缓缓流淌而出她这朵冰山上的雪莲花再也禁不住炽烈如阳光般的真情实感的熏烤也顾不得身边的月婵如刘子承预料的一样扑进了他早已敞开的怀抱。

    “刘郎!!”凌雪朦胧的双眸深情的凝望着刘子承深情款款的脸庞只可惜个性使然满心的情深深爱意浓无法出言表达化作一声别样的称呼。

    啊?这是啥称呼?怎么听着这么像‘流氓’啊?刘子承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门外大堂内嘈杂的叫喊声大作隐隐还有花魁之类的言语更是感叹苦短。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