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又见凌雪

    “噗通——”刘子承一下跌坐在椅子上一颗心紧紧揪了起来双手不住的颤抖花魁朦胧的身影已与心中那绝美的身姿融合在了一起只听他口中不住声的低喃:“雪儿真的是雪儿……”

    这时大厅内每人都听清了前两句诗有的摸着胡子有的挠着脸还有的用手指沾了口水在头顶画着圈冒充一休哥反正每位狼友都在开动脑筋想着下两句诗词。

    “鸳鸯床上鸳鸯被鸳鸯枕上鸳鸯睡!不愧是青楼的花魁连作诗都他娘的这么直白勾魂够劲!”还是嫖客甲这哥们虽然不认识字但这两句诗近乎于白话任谁都听得明白典型的淫词浪调。可是就没人能接的下去。

    刘子承许久才平复了心情默念着两句诗句脸上苦笑连连。这诗是后世他在网上看到的与凌雪第一次亲密接触后这小妞羞涩难抑但性格冰冷的她又不会表达自己的心情刘子承就想起这了一诗寓意是两人已经是一对同命鸳鸯来哄逗凌雪。

    刘子承哈哈大笑又一次惊了欲火高涨的佟春明。缓步行出朝所有狼友一抱拳朗声道:“各位不好意思看来这位花魁娘子与在下有缘小弟已经对上了这下半阙。”

    “切!真的假的是猫是狗拉出来溜溜。”还是嫖客甲还真是没文化拉出来溜溜的是骡子和马。

    刘子承心情正爽也不与他一般见识看了一眼如玉也装的跟大尾巴狼似的摇头晃脑:“鸳鸯床上鸳鸯被鸳鸯枕上鸳鸯睡。鸳鸯梦中鸳鸯会 鸳鸯心中鸳鸯泪。”

    “妙啊!好诗果然是好诗一会我抄下来回去念给我媳妇听!”又是嫖客甲这哥们虽然没文化但谦虚好学还是值得敬佩的。

    “切!你说好诗就好诗我还说驴唇不对马嘴呢?“嫖客乙典型的损人不利己性格自己对不上也不想看到别人对上。

    好坏两边各执一词马上就要吵起来最后还是如玉出面对这刘子承又是一礼。笑道:“公子高才。也确实如公子刚才所以真个与我家飘雪姑娘有缘竟然还是心意相同这两句诗词与姑娘亲手赐的下阙一般无二。”

    说完如玉将手中的宣纸翻转过来竟然还有两行小字正是刚才刘子承所吟的下阙。

    在如潮的嘘声中刘子承已随着如玉大踏步上得楼去那屁股扭得比如玉都风骚足可见他此时的心情。

    “如玉姑娘请问雪咳咳飘雪姑娘在哪个房间?”刘子承忽然放缓了步子见左右无人低声问道。

    如玉转过头不明白的何意却也老实回答:“姑娘住在最里面的屋子公子为何有此一问?”

    “呵呵不瞒姑娘在下想单独一会飘雪姑娘还望如玉姑娘行个方便。”刘子承边说边将一块五两的银元宝塞进了如玉的手中。这可不是小气的时候凌雪的身份复杂另外在榆关城还属于犯罪嫌疑人也许已经了海捕文书一会两人相见情绪激动下道出真实身份若被人听去徒增麻烦。

    银子入手如玉蓦然一喜尽管并不是那块金子但这也足够她俩月脂粉钱了连忙点头应承给他指明了房间转身离去。

    刘子承极力控制着自己激动地心情忽然感觉双腿如灌了铅一般重愈千斤艰难的挪到凌雪房门外忽听里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雪姐姐你为什么要答应如玉见客呢?”

    “唉——”另一个女子叹息一声语气中带着无奈与感伤:“我们来着已经月余一次面都没露过屡次推搪更容易惹人怀疑所以才……”

    “可是姐姐你为什么写那样的诗呢?万一真被人对出来怎么办?”甜甜的声音忽然急促起来显然实在担忧。

    “对出来?要是真有人能对出来的话你就能见到你天天念叨的哥哥了!”尽管见不到人在她的语气里却能听出浓浓的情意与淡淡的哀愁。

    “哥哥?雪姐姐这和哥哥有什么关系?”

    “这诗就是他念给我听的他当时说这诗在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会我相信他不会骗我的。”一句话说得是那样信誓旦旦相信他就如同相信自己一样。

    门外的刘子承心潮澎湃情最浓时却不告而别带来的伤痛数十天来的朝思暮想担忧与惦念此刻化作了男儿泪缓缓流淌。

    ‘咣当——’房间的木门被撞开那张每晚都会出现在梦中的绝色容颜真切的出现在眼前幽蓝的美眸中先是惊慌复又变得惊奇最后变成了惊喜。原本精致的脸蛋儿清瘦了许多高盘于头顶的髻证明了她妇人的身份。

    正欲说话的月婵紧紧捂着嘴巴不敢置信的望着似从天而降的刘子承。

    刘子承轻轻抹去了面颊上了泪水转身插上门脸上已经扬起了坏坏的笑容双眼紧盯着凌雪毫无表情却已经泪流满面的玉颜忽然开口:“小月婵你好啊想没想哥哥呀?”

    月婵天性纯真很快就在惊讶中恢复过来小脑点用力的点:“想了想了月婵好想哥哥。啊——”

    月婵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哥哥忽然一个虎跃一把将雪姐姐拉近怀中在雪姐姐同她一样的惊呼出声后她整个人已经横在了哥哥怀里为了保持平衡双脚较力紧紧踩着地面而小pp自然而然的翘了起来。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与雪姐姐的惊呼声同时在月婵耳边响起哥哥的大手高高扬着飞快的落在了雪姐姐的小pp上。

    “哼!第一下是打你对我的不信任。你就算有天大的秘密也应该告诉我你一个女人的承受能力毕竟是有限的而我是你的男人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会重新给你撑起来。第二下是打你小丫头就算是要隐藏身份为什么每次都藏在青楼里当花魁呢?这不是伤我的心嘛!”

    刘子承连珠炮似的泄和心中激荡的情绪说得自己很man很爷们。其实第二条才是最主要的吃醋嘛!

    “噗嗤——”天真的月婵看着哥哥打姐姐每一下都有理由心理好笑不由得轻笑出声。

    “哇——”冷静如冰山的凌雪却放声大哭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腰肢。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刘子承就是一座山能为她撑起天空的巨山是一堵墙能为她遮风挡雨。自己不告而别他没有怪只是在担心自己可他却再怪自己混迹风尘说明他真的在乎自己这样一个男人一个敢担当敢爱敢恨的男人他是自己的丈夫!!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