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花魁前的考核(订阅,订阅喽!)

    妈妈桑如玉及时出场又是鞠躬又是行礼还故意抖掉了自己的薄纱披肩酥胸微露媚眼连连才稍稍安抚住了激动的狼友们。

    “各位老爷公子请稍安勿躁。”如玉站在楼梯上伴着急促的呼吸丰满的玉峰不住的抖动成功的吸引了狼友们的注意飞着媚眼嗲声道:“诸位都是熟客规矩大家都知道飘雪随时我们燕春楼的花魁但并未卖身于此而当初的约定也只是遮面献唱不见客也不接客请大家见谅!”

    她的话刚说完狼友们惋惜声还未出口一个霸道的声音忽然炸响:“废他妈什么话!什么不见客不接客不就是想要银子吗?老子出二十两请她过来陪酒!”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而去只见场中一圆桌旁一个年轻男人长身而立一副暴户嘴脸手中正把玩着二个银元宝。可惜来这般欢场的都是剥削阶级没有一个吃过路边摊不然一定有人认出他正是京城小摊界风头最近的八宝刘!

    刘子承牛b哄哄的一嗓子差点把欲火焚神的佟春明吓得当场痿掉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口中小声低喃:“刘兄这个钱不会让我出吧?”

    刘子承心有牵挂懒得理他一个大白眼当做回答。转头又向愣如玉道:“怎么样?嫌少那爷我出五十两快去把花魁娘子叫来。”

    “没错你们他娘的青楼不就是想赚银子嘛!爷我出一百两让花魁再唱一曲。”

    “我出三百两让她过来陪爷喝酒。”

    “我出五百两!”

    刚平静的人群又一次骚动起来一个个瞪着眼睛梗着脖子晃悠着钱袋子。看的刘子承满头冷汗他跳出来原本是准备逼宫如玉的没想到有钱人这么多眨眼间变成拍卖了。

    如玉紧蹙着眉头眼珠转动人群中的价格已经越升越高她既欣喜又为难。钱谁都想赚可也得有赚钱的本事人家约定好了不见客总不能逼良为娼吧?

    “都闭嘴!”刘子承为了见媳妇豁出去了:“老子出五两金子!”

    话音一落一块沉甸甸金灿灿的元宝已经出现在他手上原本躁动的人群比之刚才花魁唱歌之时还要安静。每人的看向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头在天上飞的猪一样满眼惊奇。

    要知道在青楼即便要一桌最好的酒菜叫上十几个姑娘相陪无非也就百十两银子刚才叫价的人也是一时被花魁的神秘感勾起了兴趣叫完就后悔了有几百两在这都能包月了!现在好了直接蹦出个掏金子的冤大头谁还愿意和他争就算他请到了花魁一会也要走出来还能免费看个够!

    佟春明也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刘子承确切的说是他手中的金子原本以为好好招待他一顿再提出个高价每月十两银子拉拢他去君越结果人家一出手就是五两金子还只是为了见花魁一面一会他要看上花魁在这里过夜不得拿出十两金子啊?这样的人君越出多少钱能拉拢他呢?

    如玉紧咬着红唇小手紧紧攥着相似要把刘子承一口咬死把他的金子狠狠攥在手里。而她不愧能混到妈妈桑这个位置还有混迹风月场多年经验都培养了她喜怒不形于色的情绪眼珠一转就来了注意一个兰花指指向刘子承甜腻腻的道:“哟这位大爷出手真阔绰啊!看来是真看上我们飘雪了只可惜奴家做不得主。这样吧奴家去问问飘雪把这事和她说说如果她同意那自然会遂了您的愿!”

    “好!快去!”刘子承迫不及待的催促一声手中金元宝却是不动声色的装进了口袋娘的我见自己媳妇还花个屁钱!

    如玉恋恋不舍的看了他内襟的口袋一眼转身又扬起一阵香风绝尘而去摇曳的小pp又勾起了狼友们的淫心很快就各搂各妞嗨屁了起来。

    “公子。你真的那么喜欢飘雪吗?”刘子承焦急的等待着身边被冷落的女子竟然有了醋意眼巴巴的看着他问道。

    刘子承轻笑一声万万不敢再动手动脚冰山老婆随时都可能会出现到时还不把他冻死?顺口胡诌道:“唉并不是我喜欢他只是你不懂男人的心理这就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飘雪神神秘秘的正好勾起了男人的好奇心而我这人遇事还喜欢追根究底所以今天我一定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公子是否不再理奴家了。”那女子嘟着嘴楚楚可怜不知道是真吃醋还是怕他这大凯子跑掉。

    凯子?身边不就有个大凯子嘛!刘子承捏了捏女子的下巴将她的头搬向那边有没心没肺亲热起来的佟春明在她耳边轻声言道:“你看这位公子了吗?实话告诉你这位就是君越酒楼的佟少东家年少多金又未婚配你把他伺候好少不了你的好处刚才那位如玉姑娘可是受了他不少恩惠的。”

    果然女子听了刘子承的话着绿光的眼睛顿时盯上了佟春明这只大肥羊在刘子承点头示意下扭动着柔弱的身子直接贴上了佟春明的脊背吹着热气也不知道在大凯子耳边说了什么反正佟春明这贱人是浪笑不断当即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看都没看刘子承一眼。

    不多时如玉又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佟春明都从两个女人的‘夹击’中抬起了头。刘子承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她。

    如玉对这大家媚笑示意驻足与楼梯间先朝刘子承歉意一小施礼道:“这位公子不好意思飘雪她没有答应见你。”

    刘子承神色一苦心声二计旁人也纷纷惋惜的叹着气可如玉话锋一转咯咯笑道:“虽然飘雪没答应见这位公子并不代表公子没有机会见到他而且不仅只有这位公子一人在场每人都有份。”

    一句话又吊起了所有人的兴趣如此会掌控男人心理的女人制作的妈妈桑太屈才了应该去妇联当主人。

    如玉素手轻扬展开一张宣纸上书两行娟秀的小字刘子承离得稍远看的并不真切只能听如玉言道:“诸位请看纸上是一诗的前两句是由花魁娘子飘雪亲手所提飘雪说了不用大家金钱之争只需哪位才情卓越公子老爷补全后面下板阙对仗工整便能成为我们花魁的入幕之宾。”

    “切!青楼还对诗?这可真是附庸风雅娘的老子不认识字你快快将这两句诗念来听听!”嫖客甲拍桌子瞪眼睛大声嚷出了在坐大多数人的心声。

    “诸位请听好!”如玉轻咳一声缓缓念道:“鸳鸯床上鸳鸯被鸳鸯枕上鸳鸯睡。”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