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秘花魁(哭求订阅)

    经过数位绝色美女洗礼的刘子承对女人早就养成了独特的审美观与品味。第一次与窑姐亲密接触还有些不适连忙打量起怀中的人儿。

    年纪确实不大但妩媚轻笑的样子却充满了风尘味。皮肤很白甚至可以说是苍白。只有双颊上胭脂染成的两抹腮红显得妖异刺目。长相离绝色相差甚远但要在别人请客不玩白不玩的基础上刘子承还是可以忍受的。

    薄薄的霞披半搭在肩上里面只是一件乳白色的抹胸只是没想到她仅有十几岁的年纪双峰却已经出现了下垂的迹象可悲可叹呐刘子承作为妇联名誉副主任有责任与义务帮助些人身世悲惨的女性毅然决然的决定用自己的双手帮她重塑美好身材。

    大手在少女还算丰盈的玉峰上捏来捏去准备利用她雌性荷尔蒙分泌激第二次育以达到重塑身形的目的如果效果好可是推荐佟秋珊使用而他更可以提供无偿的帮助。

    刘子承邪恶的想着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耻怀里抱着的女人还得人家佟春明出钱脑子里却惦记上了人家妹妹禽兽不如啊不过我喜欢!

    “公子奴家看你面生的很是第一次来吗?”怀里的小娘皮有些受不了刘子承极具科学性的抚摸。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讨饶似的望着他苍白的脸蛋红云滚滚。

    “是啊我第一次来而且还是听说这里有你这样的美人才特意来的。”刘子承虽不是花间老手但也是受过大环境熏陶的曾几何时ktv也没少去这般的话语信手拈来毫不做作逗得怀中佳人轻笑不已。

    “公子你可真会说话。”

    “唉这年头会说不如会做。你看看人家。”刘子承斜了斜眼角怀中女子顺着看去。好家伙身边的佟春明已经和另一个女子四唇相交开始了更深一层的交流。

    刘子承心中大笑这二百五下本钱请我逛窑子肯定有事求我现在可好正事还没谈这家伙先嗨屁上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嗨屁不如大家一起嗨屁。刘子承乐得清闲不过这个时代没有卫生防疫像佟春明那样的热吻打死刘子承他都不敢。

    正在这时原本火爆的现场忽然骤冷就连女子不由自主的喘息声都压倒了最低。男人们一个两个眼冒绿光盯着高高的楼梯之上。

    刘子承也放开了怀中的小羔羊朝着大家看的方向望去不知何时二楼的楼梯尽头摆放出了一扇屏风绸布上画着山水图景色宜人。

    八面玲珑的妈妈桑如玉蝴蝶穿花似的游走出大堂拎着裙裾疾步登上楼去媚笑着转过身朝台下众人微微一福嗲声嗲气的说道:“各位老爷公子们奴家这厢有礼了感谢大家来燕春楼捧场为了答谢大家现在就请出我们燕春楼的花魁娘子飘雪姑娘为大家献歌一……”

    如玉话音刚落大堂内嘈杂的声音暴起口哨声呼喊声敲桌子声不绝于耳。刘子承则不屑的撇着嘴娘的怎么哪个青楼的花魁都这样总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搞的和大明星演唱会似的。

    想归想在吱呀一声门响之后刘子承与其他人一样瞪圆了眼睛等着盼着看花魁。而唯一不受影响的就属他身边的佟春明了这厮自打和那女人亲密接触后就根本没太过头。

    ‘哒哒……’细微的脚步声响起却有着异常的魔力场面又一次静了下来只有某男吞口水的声音。

    一道亮丽的身影渐渐在屏风后显露出来高挑婀娜行走间风姿卓越聘聘婷婷席地的长裙掩不住她笔直修长的双腿小腰轻摆曲线玲珑幸亏是隔着屏风如见真容光看这身材就会让无数狼友失血过多。

    花魁娘子缓缓落座隐约可见她身前是一条案上摆瑶琴身边檀香炉烟雾缭绕更为她平添了几分神秘。整个面部朦胧一片唯可见一头青丝高绾于脑后成妇人髻认得狼友们一阵猜想莫非着花魁娘子已经嫁人了?

    刘子承的瞳孔猛然收紧一霎不霎的盯着那道亮丽的身影特别是自她鬓边垂下的两缕丝卷曲着波浪一般这个时代有人还会烫吗?

    正在这时又一个身影出现在花魁娘子身边曼妙的身子玲珑有致只不过比之花魁娘子少了一分成熟窈窕却多了一份青春灵动。

    两个女子窃窃私语两具美妙的身影留给狼友们无暇的遐想。刘子承情绪莫名的激动起来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紧盯着屏风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一探究竟。

    “锵——”一声脆响琴弦拨动曲调悠扬婉转空灵清绝就仿佛一汪清泉缓缓流淌。紧接着女子甜腻而又纯美的声音飘出飘飘然似从宇外传来的天籁之音柔语如磬娇柔宛转荡人心神。

    一曲奏罢满楼幽静唯有余音绕梁不绝萦绕心头驱之不散。

    古代的歌词刘子承听了个云山雾罩不过那女歌手的声音让他觉得越的熟悉了。那柔柔的声音纯美自然只要听过一次决计不会忘记。

    飘雪?飘雪?本来就冰天雪地的你还来雪上加霜就不能起个别的名字吗?刘子承心中已确定了七八分那本想尘封于心底绝色姿容悄悄地浮现或冰冷孤高或淡然除尘或娇羞妩媚或慧心一笑百媚横生每一颦每一笑原来都记得那样清晰。

    淡淡的雾霭模糊了刘子承的视线隐约可见那屏风后玲珑曼妙的身影已悄然远去不自禁的呼喊了一声却被大堂内如海啸般的叫好声淹没了。

    同时还有一帮人起着哄:“喂花魁娘子别走啊!让我们也看看你的模样……”

    “是啊!你们燕春楼怎么做生意的有个花魁只唱曲不见客成何体统……”

    “出来!出来!出来……”

    大堂内越来越乱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场面即将失控甚至有几个哥们已经扒掉了外衣准备动手抢人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