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君越酒楼中的密谋

    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刘子承来到京城已经半个月了。每天都睡到日晒三杆再出摊这时他的滴血馒头八宝粥已经名声在外很多人都会早早的就等在摊边无论准备多少馒头多少粥午时一过就会被抢购一空甚至还有团购。

    刘子承赚得盆满钵满同时也深谙推陈出新的经营之道。在八宝粥的基础上又推出了八宝茶八宝饭就差包下一个山头改名叫八宝山了。

    与此同时他八宝刘的名号也名扬京城街头巷尾无人不知食客更是囊括了老幼中青各阶层人士甚至还有京城周边的县府的食客慕名而来。

    而在三天前也顺利的收到了徐傻妞寄来的一封家书。字里行间充满着对情郎的思念之情并责怪他自己只身在外应该多留些银钱傍身不应该都寄回给她。当然其中更多的是惊喜刘子承在短短十天就能赚到百十两银子竟比她多年积攒所有积蓄都多。

    夫妻情重期盼团圆望郎保重身体。一句嘱咐的话语一种溶进心间的深情落款一个火红的唇印看的刘子承热泪盈眶思念之情更重。

    夜里嗅着信纸上徐傻妞的红唇印散着的香甜之气听着隔壁虎狼之年的大婶自娱自乐的声音刘子承与久违的五姑娘也深切交流了一番以慰寂寞男人心。

    与此同时君越酒楼的豪华雅间内三个锦衣华服男女围坐在圆桌边一个双鬓染霜的老者居中而坐手端茶杯小口抿着一男一女分居左右男的英俊女的秀美眉宇中有七分相似正是佟春明佟秋珊兄妹。

    “小妹你说这个刘子承到底是什么时候来京城的?有什么目的?”佟春明唇上小胡子微微颤抖双目喷火显然对刘子承有深深的忌惮。

    “我是在半个月前见到他的那天他刚到。”佟秋珊黑珍珠般的眼眸滴溜溜的转最终还是决定不暴露自己丰胸塑身的小厨房的秘密岔开话题反问道:“他现在只不过在街边摆摊有什么目的?”

    “摆摊?他那是一般的街边摊子吗?你没听说京城出了个八宝刘每天只出摊半个时辰有人却已经等他几个时辰只为能买到他的八宝粥和滴血馒头这样的人能说他没目的?”佟春明很怀疑刘子承人品。

    “春明你说的这个八宝刘就是你在榆关城碰到的那个厨师?”一直不语的老者放下了茶杯扫了一眼兄妹俩淡淡的问道。

    “是的父亲。”佟春明神色恭敬的点了点头:“就是此人!孩儿与他有过交集他厨艺精湛奇思妙想不知凡几每每都有出人意料的表现在榆关城时他所在的徐记酒楼就是我们分号的第一劲敌现在他又来到了京城我怕会影响到我们君越。”

    “哦?这么说那明特色火锅的就此这个八宝刘了?”佟老头手指敲打着桌面脸上闪现惊喜之色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就是他。”佟春明神色郑重:“以此人的能力和现在他的生意情况来看在京城开酒楼势在必行我们要像个应对之策才行。”

    “应对?如你刚才所说此人厨艺精湛又多奇思妙想而酒楼之道又重在推陈出新我们君越近年来一直在吃老本全靠一些老主顾照拂早就没了当年的兴旺如今面对如此强势人物我们如何应对。”佟老头长叹一声斜睨了儿子一眼怒其不争。

    佟春明脸色涨得通红紧咬牙关垂下头沮丧又不甘:“孩儿无能请父亲责罚。”

    “唉责罚你干什么?我是在提醒你。”佟老头翻他一眼大声道。

    “提醒我?”佟春明一头雾水:“父亲何意?”

    “哥你可真笨!”佟秋珊思维敏捷巾帼不让须眉京城的酒楼也一直由她操持此时女强人风范尽显:“爹爹的意思是我们自己不能推陈出新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找人帮忙啊。谁说我佟家的酒楼就只能死守祖辈福荫了经商要懂得变通。”

    有女如此佟老头老怀大慰抚须轻笑眼中赞赏一目了然。佟春明脸色时红时白难看到了极致作为下一代的接班人竟然还不如自己妹妹一介女流不如阉割当姐姐算了。

    “姗儿说得没错。我们君越之所以越来越走下坡路就是因为我们放不开门户之见固守常规才会衰败。唉君越欲展必须打破常规推陈出新。”佟老头眸中精光湛湛语气坚定有点改革家的气魄。

    “父亲的意思是找招揽这个刘子承?”佟春明试探的问了一句万万不敢多想。现在这家里自己已经没地位了再来个强势人物以后这君越还能不能姓佟都不好说了。

    “与其与他为敌不如为我所用。许他以重金用他的厨艺与奇思妙想来为我君越服务重塑往日辉煌。”佟老头越说与激动仿佛已经看见刘子承在他家厨房里颠起了大勺门庭若市的盛况。

    “可是父亲他会同意来我们君越吗?”佟春明还巴望这最后的机会刘子承那人贪得无厌就连逛窑子都讹他请客想要拉拢他还不知道会提什么条件呢?

    果然话一出口如一盆冰水淋到佟老头脑袋上脸上的笑容僵化了:“是啊!春明姗儿你们都与此人有过交集估计一下要什么样的条件他才会为我所用。”

    “父亲刘子承这人贪财好色真小人若我们去拉拢他肯定会狮子大开口此事怕是难成。”佟春明满脸的不屑刘子承不仅讹他请客还勾搭走了秦梦玥此时向他服软想他小人得志的样子佟春明就恨得牙痒。

    “哦?要是与我们没有利益那拉拢他又有何用。”佟老头也有些犯难眼光扫过佟秋珊不由得诧异问道:“姗儿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红?羞得呗!佟秋珊如玉的脸蛋儿红似火烧鲜艳如草莓让人垂涎。拉拢刘子承不是不能而且人家也提出了要求不过不是狮子大开口是色狼流氓大开口才对。

    “爹爹拉拢他真的对我们君越有帮助吗?”佟秋珊强自镇定弱弱的问了一句。

    “珊儿君越这几年一直由你着手操持到了什么地步你应该最清楚若这人真像你哥哥说得那般本事为父定然要将其拉拢过来重振我君越辉煌!”佟老头看似铁了心了只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女儿脸蛋儿越来越红。

    “好啊父亲孩儿与他虽有过争斗但并未翻脸诚心去邀请相信他会给我几分薄面。”佟春明见父亲如此决绝也不再多说什么一切为了君越!

    佟秋珊闭口不言眼睑低垂紧咬着牙关心思与她哥哥一般无二准备舍生取义……

    …………

    爆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