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怎么这么坏呀?

    争来争去还是赔了五个铜钱刘子承郁闷的转过身看看哪位大姐敢当着顾客的面就掀底牌奸商做得太不称职了。

    “啊?又是你!”刘子承还没说话对方已经开口而且还加了个‘又’字!

    “嘿嘿……佟小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刘子承咧嘴傻笑叨咕一句看着眼前如花似玉的美人抓住机会忽悠道:“既然都是熟人那这租金的零头你看小姐是不是能行个方便。”

    佟小姐美目一瞥很不屑没想到这无赖居然为了五个铜板就这般卑躬屈膝玩心一起红唇开启:“刘公子这是哪里话不就是五文钱的零头嘛我做主免了你直接给四十文就行了!”

    刘子承愕然没想到这小妞还和自己逗上闷子啦!佟秋珊见他吃瘪得意一笑对身边妇人问道:“嫂子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大小姐。”妇人见她们两人认识心中有了仗势稍稍退开两步神色恭敬:“这人租我们的房子但非要白纸黑字写明还要我按手印我不敢所以……”

    妇人后面的话声声咽回了腹中因为她看到了前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那眼神里有惊讶有品评有鄙夷就是没有男人看到美女时的这让妇人很沮丧同时又一次正视自己她确实不是美女。

    “无赖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要干什么?”佟小姐戒备的盯着刘子承将妇人护在身后一只没开口的摊主也乍起胆子瞪着刘子承。

    “没什么!”刘子承耸耸肩:“我只是刚才听你叫他嫂子有些佩服佟兄的审美观念而已。要说佟春明虽然没有咱哥们这么有内涵但长相也不算差家世也好而且年级也算大为什么你这位嫂子……难道是童养媳?或者佟兄欺男霸女淫人妻女?或者……”

    “呸——”佟秋珊猛然吐出一口花露水直奔刘子承面门身后的妇人无地自容双手掩面摊主亦是怒不可遏不过衡量了自己与刘子承的战斗数值生生压下了动手的念头。

    “你个无赖无耻下流!”佟秋珊指着刘子承狂喷口水:“这是我堂兄的内人一直在我家帮工你休要胡言乱语辱人清白。”

    刘子承山笑两声连忙将话题重新引导租房上。双方又喷出了无数口水最终还是以三十文钱的价钱成交不过刘子承‘无赖’的名头算是坐实了。

    同时他也搞明白了这座四合院是佟小姐的私人产业平时都是她这为嫂子嗯堂兄的内人在打理她只是偶尔回过来所以她这位嫂子就与自己摆摊的表弟商量将空余的房子租出去每月赚点外快反正这位大小姐家大业大也不会在乎这些。

    只不过最近这位小姐不知道哪根筋搭得不对尽然三天两头来这转上两圈只不过每次来都一头扎进厨房所以这位嫂子也没做理会继续打着赚外快的算盘。知道今天淫荡房客与纯情房东见面……不过她也确实摸透了佟秋珊的性子不但没有责怪反正大方的将刘子承的房租大赏给了他还自己出了十个铜板奖赏了摊主表弟其用心恐怕她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刘子承眨巴着眼睛看了看被烟熏得昏黄的厨房恍然大悟。悄悄走到佟秋珊身边撞了撞她肩膀压低了声音问道:“佟小姐你来这下厨是不是在做木瓜生鱼汤啊?”

    这无赖贴上毛比猴都精佟小姐心知瞒不过他但毕竟是女儿家偷偷来丰胸羞于出口只能以嗔怒的眼神作答。

    刘子承嘿嘿奸笑两声不再逗他。反而招呼有些呆傻的摊主与自己一起收拾他小摊的一应用具。

    既然决定住下来刘子承也不客气将四张方桌十二条长凳纷纷搬进了自己住的厢房内至于锅碗瓢盆就放到了它们应该去的地方。这样自己做饭吃饭也方便些。

    不过这座又厢房改造的厨房还是让刘子承吃了一惊同时也在感叹佟秋珊有钱没处花。厢房本有两间再加上中间的堂屋足有一百平米现在全部被打通四个灶台就占了一面墙备菜案橱柜错落有致。成捆的干柴放置在墙角堆积到了房顶。一个大水缸就放在灶台边方便随时取水还有一个长方形的水箱刘子承偷偷瞄了几眼果不其然几尾生鱼正游来游去丝毫没有自己即将被人拿去丰乳的觉悟。

    “我说佟小姐为了个丰胸塑身就白白浪费了这么一间房子还布置得根大酒楼的后厨似的你还真是千金小姐有钱。”刘子承看了看跟进来的佟秋珊啧嘴赞叹着:“反正你钱多得愁花我那三十文的房钱能免就免了吧!”

    “想得美!”佟秋珊早就料到他没按好心眼一个大白眼晃得刘子承睁不开眼睛:“别说免下个月还要加十文不满意随时可以搬走。”

    “你狠!”看着对方一副‘我吃顶你’的表情刘子承咬牙竖起了中指反正她也不明白啥意思自己解恨才是真的。

    看着刘子承涨红的脸佟秋珊咯咯的笑了起来像一只刚在老狼和大笨熊嘴里偷了鸡的小狐狸。最令刘子承不可思议的是她扁平的胸前竟然荡起了阵阵涟漪。

    鬼使神差的翻开了刚兑下来的笼屉随手拿出一个偷工减料的包子在佟秋珊眼前晃了晃声音几乎是与脑电波同步嗯也就是传说中的想啥说啥:“喂你那儿……有这个大吗?”

    佟秋珊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晚霞与夕阳落山同步的度滋长着表情也与迟暮的天空一般越来越阴沉。小拳头紧紧握着骨节都有些白娇躯不由自出的颤抖着已接近暴走的边缘美眸轻撇似在确定这个厨房里菜刀的位置。

    刘子承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竟然在佟秋珊愤怒的目光冰冷的杀气笼罩下缓缓抬起手将手中的小笼包送到了嘴边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那眼神紧盯着佟秋珊的胸前那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就要像在咬她的‘小笼包‘一般。

    “啊——”佟秋珊似有所感一声惊叫出声杏核眼变成了桃核眼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脸上的彩霞已经变成了血色残阳咬牙切齿的对这刘子承说了一句:“死无赖你怎么这么坏呀?”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