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收购路边摊

    刘子承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顺便拍去了那些痛苦的回忆。对佟秋珊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有转头对上了女人怀里的小萝莉灵动的双眼。

    “哥哥……”脆生生的声音如百灵欢唱纯真毫无杂质自内心。小姑娘眨巴着天真的眼睛朝他会这手叫着。生死徘徊过后竟与刘子承莫名的生出了一种亲切感。

    “嘿嘿小妹妹你没事吧?”刘子承第一次没有邪念的面对美女也许对方的年龄还不足以换他的淫欲。

    小姑娘乖巧的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却被抱着她的女人以既严厉又爱怜的眼神制止了。刘子承也不是傻子看三人的眼神举止穿着打扮就知道非富即贵。而以他的性格无论前世今生无论身份地位如何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都是他不愿意接触的。

    见小萝莉没事刘子承也不想多耽搁到京城半天多了给城外的饥民做了一顿饱饭而自己还饿着肚子甚至连落脚点都没有。

    礼貌的朝小萝莉三人以及佟秋珊微笑点头拾起了自己的包裹转身欲走。

    “哥哥(无赖)!”大小两个美女忽然同时开口叫住了刘子承佟秋珊心中一紧看了看清纯灵动的小萝莉没有继续开口。

    “谢谢哥哥救我我叫冰筠你叫什么?我以后可以找你玩吗?”小丫头红唇张合连珠炮似的说着。

    “呵呵哥哥叫刘子承只是一个大耳朵老百姓没什么好玩的。”刘子承马上就要开始最艰苦的创业了哪还会有时间玩尽管对方是个可爱又天真的小姑娘。

    “可是哥哥刚才你抱着我的时候把我的糖人弄掉了你应该赔给我。”小丫头撅着嘴满脸的娇憨耍赖道。

    刘子承无奈苦笑又不想让下孩子伤心:“好吧!反正我也会留下京城尽管还没有落脚点但下次你如果还有机会见到我我一定会赔给你。”

    “好啊!”小姑娘欢呼一声示威似的向身边一对低眉顺眼的男女扬了扬头伸出白嫩的小手对刘子承挥了挥三人一起走了。

    刘子承笑意盈盈的转头看着欲言又止的佟秋珊:“佟小姐是不是还准备留我去你们酒楼做厨师啊?”

    “是啊!你答应了?”既然是人才就要争取。佟秋珊没有放弃并提出高待遇:“包食宿月薪二两银子如果因为你的菜色招揽了回头客每月还会给你适当的奖励。”

    待遇不错!要是在后世这也算是五星级主厨的待遇了。要是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就更好了。刘子承笑意更浓:“不用麻烦其实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如果佟小姐愿意以身相许我一定会为你们君越尽心尽力。”

    “呸!下流!”佟秋珊玉脸通红啐骂一声不过毕竟是女强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反唇相讥:“无赖我可是知道你一直为徐记尽心尽力难道除了秦姐姐你还和徐记的掌柜……”

    “没错!徐记的掌柜是我娘子!”刘子承大方承认微微一笑大踏步前行。留下了满脸惊讶准备去秦梦玥处告密的佟秋珊。

    告别了佟秋珊一个人开始在繁华的大街上乱逛。虽然商铺林立但京城人口也是稠密购买力极强总之生意不怕不赚钱就怕你不敢干!

    一路上观察了不少酒楼偷偷听听小儿的吆喝声大致判断了菜色都是吃老本没什么心意。但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贵!’普通的青菜萝卜都要数十文钱有鱼有肉要几千银子稍稍有点特色的更能 要上几两银子这让刘子承对赚钱大计更加信心十足。反正这个年代也没有物价局而且税收还不按收入标准收取漫天要价也没人管。

    好消息往往都是一把双刃剑早已饥肠辘辘的刘子承是绝对不会花几千银子去吃一顿毫无新意毫无营养的菜肴的。

    好在京城街头饮食很多就近挑了一处一问价钱依旧让他咋舌不已。一屉菜包子仅仅五个居然要十个铜板这要是在榆关城都能吃一顿自助火锅了。刘子承又装可怜又博同情的才忽悠的小摊老板勉强答应以三个铜板的价格卖给他一碗要多葱多香菜多辣椒多酱油多醋的阳春面就差厚着脸皮让人家多放点面条儿了!

    为了占小便宜一碗面条完全失去了原味但刘子承依旧狼吞虎咽。反正在他眼里就算不加料这碗面也好吃不到哪去。

    囫囵的填饱了肚子但刘子承却对继续逛街兴不起半点念头。反正也要做市场调查还不如和这小摊的老板聊聊反正就自己一个客人他闲着也是闲着。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有些佝偻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头上夹杂着许多白无一不昭示着底层劳动人民的艰辛。

    “喂老哥你的生意不怎么好啊?”朴实的劳动者不会绕弯子更喜欢直来直往刘子承也不回虚情假意的奉承开门见山道。

    老板正往炉子中填着干柴回头看他一眼苦笑一下无声中却满是辛酸与无奈。控制好了火候搬着凳子坐到刘子承身边看他的穿着打扮知道肯定不是那些少爷公子来消遣自己的也可能是想找人诉苦打开了话匣子:“老弟一看你拿着包袱就知道从外地来。你是不知道我们京城小商贩的苦啊。也不知怎的这京城里甭管他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吃饭都往馆子里钻忙活一天连几十文钱都赚不到再加上今年周边的村子收成不好还被强盗抢劫所有菜肉都要在外省运输价钱涨了不少更没什么油水了害的我全家天天都要吃剩回去的包子面条吃的我小儿子脸长得都像包子了。”

    汗!这老哥还真幽默常吃包子就长得像包子那咱哥们还常吃腰花呢?这不也没变猪腰子脸嘛。

    “唉算了老哥。咱们这样的大耳朵老百姓不就是求个三餐温饱寒衣蔽体陋屋遮雨嘛。总而言之一句话凑合活着吧!”刘子承含笑劝慰话语中满是心酸与无奈他两世为人在完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都在底层为了生存而挣扎着感触良多!

    “唉——”老板重重一叹取过碗来给自己盛满了面汤用于驱寒顺便给聊得投机的刘子承添了些。

    两人以汤代酒对饮一口。天色已近正午饭时已到可街上来往的人们无论穷富都没有人将目光投向这个小摊。

    “娘的真不想干了每天起早贪黑赚点小钱还不如随便找家大些的酒楼帮厨。”老板将汤碗重重的摔在桌上暗生叹气。

    “对呀。去酒楼帮厨好歹不用自己操心每月收入还稳定对于你这种有家有口的人来说最适合不过了。”刘子承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忽悠着老板险恶用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兄弟你也这么认为?老哥我别的不敢说但这在做面食上还有点手艺前些日子也有过几家酒楼要雇我做事可这摊子持了几年舍不得抛下啊。而且这半年的税前我刚交了还没赚回来!”

    切!什么舍不得摊子!直接说舍不得银子打水漂不就完了。刘子承鄙视的翻了个白眼继续忽悠:“没关系你可以把你的小摊子装让给别人经营这样不一样能收回些本金嘛!”

    老板闻言苦笑两声:“兄弟你别打趣老哥了你看着半天下来只有你一个人吃了一碗面有谁会愿意接手这烂摊子啊。”

    这算个啥?你看人家奥巴马接的烂摊子不更大!刘子承笑问道:“老哥你这半年的税钱一共交了多少?”

    “一两银子。他娘的我这破摊子俩月也赚不来一两银子。”老板郁闷的低吼一声。

    “那这些桌椅碗筷汤锅蒸笼还有这两手推车又能值多少钱呢?”刘子承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心中小算盘却打得噼里啪啦响。

    “这些?都是我新买的用了没多久怎么说也得值一两银子。这一细想他娘的二两银子出去了半年又白干了!”老板算着账也不忘抱怨。

    “除了这些每天还有什么花销?”刘子承像个好奇宝宝不住的提问。老板也有点一休哥的觉悟有提问就有回答。

    “每天晚上要按照一天需求买些米面菜肉这样省的堆积第二天一早要买一大捆干柴没半个月要购进一次各种调味料又是不少花销这么一算我都不想活啦。哎兄弟你问这个干嘛?”老板终于琢磨过味来诧异的看着刘子承。但看到刘子承手中把玩着的二两银子不由得问道:“兄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老哥看你这么辛苦小弟于心不忍决定帮你顶下这烂摊子让你好去酒楼帮厨整几个省心钱。”刘子承说得大义凛然一副我为人人的无私表情。

    “啊?”小摊老板惊叫一声原本只是自己随口的抱怨没想到这哥们当真了而且已经掏出了钱要知道这摊子只是偶尔生意不好平时相比而言也算是日进斗金所以才会换了新碗筷提高硬件设施以便招揽更多回头客。可是这话已出口……

    刘子承哪会看不出他的心思也不点破不声不响的又在衣襟的钱袋里掏出一两银子:“老哥这是三两银子你看看有没有兴趣。只不想瞒小弟也是个厨师只是手艺不精而且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肯定不会想你老哥这样到处都有大酒楼聘请所以想盘下你这个摊子混口饭吃。”

    在刘子承的马屁加金钱攻势下老板有些意动要知道即便他的摊子生意好好这一两银子也得赚个把月。现在明显是给他个不劳而获的机会。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每天陪着自己起早贪黑的妻子每日和面洗菜就连儿女们都要帮忙守着这么个摊子搭进去一家子人值得吗?

    对方在犹豫不定刘子承适时的敲下了定音锤变魔术似的有摸出了几块小钱大约三钱银子一切推倒老板面前:“老哥三两三钱你就当帮兄弟个忙给我个活命的营生。”

    “好的!”老板在金钱的强大攻势下妥协了那双干瘪的手就像一对搂钱的耙子秋风扫落叶般将三两三钱银子收进了口袋厚颜无耻的笑道:“既然咱哥俩这么投缘老哥也不忍心看你沦落街头从现在开始这摊子归你了。”

    刘子承感激的笑了笑之所以眼睛都不眨的就加了三钱银子那是因为刘子承看中了这个地段主街道边尽管商铺林立但酒楼却只有一两家其他的酒楼最近也离这里两条街每天却又近千人来往这条街道上京城的第一桶金就要在这实现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