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回忆引发的英雄救萝莉

    险些崩溃的神经许久才恢复过来刘子承呆呆的看着佟秋珊后者脸红似火烧耳根都红的通透暗怪自己不会说话好端端的被个男子误会自己有了身孕。

    两人相对无语沉默许久刘子承主动开口打破沉默:“佟小姐我第一次来京城人生地不熟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家便宜的客栈我想先落脚。”

    佟秋珊余怒未消又是娇羞难抑不过想来他一个小厨师只身闯京城也不容易。女人的爱心同情心就是这样随时随地都会泛滥而且不会在意对什么人泛滥:“行我带你走走就让是谢你的木瓜生鱼汤。”

    还好意思提生鱼汤呢?刘子承白眼依然心中血气翻滚因为这个破汤险些没被吓死。

    两人行进城门一左一右而行中间的距离能顺利的通过一辆马车有点像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谈恋爱时的男女逛街的架势。

    刘子承也没心细去理会这么多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打量着东平国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的情况。榆关城与之比起来完全可以说是穷乡僻壤。

    主街道宽敞平坦两边各式各样的木制建筑林立红漆大门的豪宅阁楼式的酒家装潢别致的商铺不一而足。

    街道上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常各式各样的小摊立于街边什么面人糖人盗版的古玩字画廉价的胭脂水粉应有尽有。这其中最多的还是食物商贩蒸饺笼包阳春面这些方便快捷的食物摊子随处可见。

    “喂无赖你就住这里怎么样?”沉默许久的佟秋珊忽然停下脚步指了指刘子承左右边说道。

    刘子承转头看去。好家伙这是一座豪华的建筑三层高门前两根成人腰粗细的红漆圆柱直顶房檐门窗精致仿佛出自雕刻大师的手笔既整洁又气势十足。房檐上悬挂着一块匾额。四个金字苍劲有力——君越酒楼!

    “啊?这不是你家的酒楼吗?”刘子承猛然想起这小妞不就是君越的少东家嘛。

    “是啊。不过我们酒楼也有客栈你可以在这里住下。”佟秋珊微笑着点头。

    “算了吧看着气势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酒楼住一晚上还不直接让我破产我只想找个便宜的地方落脚记住是便宜地方越便宜越好。”刘子承连忙摆手他身上本就钱不多还要创业绝不能乱花钱。

    “小气鬼!”佟秋珊闷哼一声白眼一翻懒得理他。

    “对我是小气鬼但佟小姐你大人大量家财万贯财大气粗不如你照顾一下我这小气鬼让我免费住下吧?”刘子承打蛇随棍上的炉火纯青给他个鸡窝他爬在里面就能孵出小鸡来。

    “好啊!”佟秋珊很爽快的答应了:“不但不收钱我还可以给你钱但前提是你要在我们酒楼帮厨。”

    哼!倒是忘了这小妞是女强人不愧奸商本色。刘子承淡然一笑也很痛快:“可以!帮厨没问题而且我也可以不要工钱只要你以身相许。”

    佟秋珊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刘子承回答以他的本事可谓千金难求若是能把他拉到君越生意肯定会更上一层楼忽听他肯定的回答佟秋珊大喜:“好啊好啊你的条件我都答应……”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听到了‘以身相许’四字。

    刘子承也是目瞪口呆承认自己长得帅了点本事大了点性格温和了点待人体贴了点但也不至于有美女争着抢着嫁给自己吧?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个满脸惊骇一个面红耳赤……正在这时耳畔忽然传来一声高亢的骏马嘶鸣声马蹄声强健有力车辕声咔咔作响还有人们惊慌的叫声。

    “马惊了大家快躲开快躲开……”两百多米外传来一声惊恐的大吼一架单架马车上一个中年大叔正挥舞着马鞭高声喊着神色惊慌而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对主人的鞭打不以为意马高昂四蹄飞扬在街道上狂奔扬起一路沙尘。

    “小心——”一声更加悲切的呼喊声引起了刘子承的注意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黄衫女孩正喜滋滋的舔着手中的糖人横穿马路头上两个羊角辫颤巍巍的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

    疾驰的马车犹如海啸巨浪汹涌而来拥有着吞噬一切的力量狂霸而肆无忌惮。羊角辫小姑娘就像一只在巨浪中翻腾的一夜扁舟随时会变卷入无穷无尽的深海中……

    刘子承刹那失神眼前的景物仿佛让他回到了那个夜晚……放弃了与女友共同梦想的刘子承被女友一把甩开手中的啤酒瓶落地崩碎纷飞的玻璃碴扎到腿上鲜血奔涌。

    疯狂的奔到街上企图挽回女友以及她的爱正在这时马路中一辆疾驰的卡车如猛兽般冲向了掩面狂奔的女友刺目的灯光照亮了她柔弱的娇躯还有她指缝溢出了泪水……

    刘子承脑中霎时空明一片亦如当时他毅然的将身边的佟秋珊推进了君越的大堂内身形如猎豹般蹿出奋不顾身的迎向了疾驰的马车——

    身后的呼喊声仿佛来自遥远的天外传到刘子承耳里只有轻微的震动只有‘救命’声化作无穷无尽的力量促使他勇往直前。

    认得潜力是无限的是科学家无法研究的是永远潜藏在每个人身体里的谜。例如现在一百米的距离刘子承的度居然过了博尔特就是一个人类无法解释的潜能的例题。

    骏马嘶鸣声如同炸雷声响在耳边震耳馈。火热的马息喷薄在脸上如同火烧。强健的马蹄高高扬起就像一把重锤雷霆万钧。

    刘子承如疾风般迅齐进眼前羊角辫的小姑娘刹那间变幻了身影那分明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女长披肩譬如白皙双手掩面却掩不住她秀丽的容颜伤心的泪水疯狂滴落……

    “啊——”刘子承大吼一声:“莉娜我说过要永远保护你的……”

    刘子承的身形快若闪电双腿力向前扑出一把将小姑娘揽入怀中鱼跃出三米才重重摔落在地刘子承不敢怠慢紧拥着怀中女孩沿地翻滚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受惊的马蹄。

    身后尘土飞溅土路上凹凸不平隐藏的石子划破了他的衣衫割破了他的皮肤但他却浑然味觉爱怜的拍着怀中人儿的脊背不住声的劝慰:“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的。”

    怀中小姑娘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手中的糖人已经折断洁净的衣裙上沾满了尘土小脸吓得煞白唯一让她心安的是这个怀抱既温暖又安全置身其中就不会有恐惧甚至想靠在其中睡上一觉。

    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声喝骂声受惊的马车已被人制服人群的骚乱渐渐平息身后脚步声急促。隐隐还有锁链的声音不过刘子承都无暇顾及。

    “无赖你没事吧?”佟秋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疾步跑了过来看着尘土满面情绪激动的刘子承关切的问道。

    “二……小姐您没事吧?”刘子承还没答话后边又有声音响起紧张的语调都变得尖锐了。

    听了周边的声音将刘子承从悲惨的回忆中唤醒抬头看了看佟秋珊以及她身边满脸关切的一男一女男人大概五十多岁尖嘴猴腮面皮白净头戴纱帽身着锦袍显然非富即贵。女人三十出头长相属于刘慧芳那种温婉贤惠型一脸的惶恐与急切眼巴巴的看着二人。

    刘子承这才想起怀中还有个小姑娘低头打量间顿时小心肝一紧。怀中抱的还是人吗?分明是一个精灵。整齐的头帘遮住了她的额头细长的眉毛秀气逼人灵动的大眼睛虽然满是惶恐却依然有狡黠的光芒在闪动小巧的瑶鼻既挺又翘小小的红唇娇艳欲滴圆圆的小脸蛋挂着点点腮红俏皮可爱!

    极品萝莉!刘子承心中冒出了一个恰当的形容词。哗然觉得自己的屁股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很敏感。连忙回头原来是那个小白脸大叔的脚尖正与自己纯洁的臀部亲密接触。

    “小子你救了我们小姐我承认你有功劳但也不要过度轻薄。”小白脸大叔表情复杂看得出他在左右为难。

    “不好意思这位大叔并不是我想轻薄这个萝……这位小姐可是你看……”刘子承很无奈饿撇了撇嘴。

    大家低头看去那秀气逼人的小姑娘正紧紧搂着刘子承的腰肢粉嫩的小脸贴着他的胸膛缓缓的摩擦一脸的享受就像一只迷恋母亲的小猫咪乖巧恬静。

    小白脸大叔大汗嘴巴嗫嚅不知如何开口。身边的女人大骇两忙俯身硬生生将小丫头拉出刘子承怀抱在她耳边嘀咕几句小萝莉登时羞红了脸。佟秋珊更是满脸的不屑没想到这无赖对女人还真有吸引力……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