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吓死人的佟秋珊

    大小姐看清那人不由得惊呼一声:“是你?!”

    刘子承挑了挑眼眉蠕动着嘴唇想要来个飞吻却又觉得不妥挤了挤眼睛故意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嗨佟小姐好久不见了你越的水灵了。”

    “呀——”刚才英姿飒爽的女强人佟秋珊霎时满脸羞红惊呼一声急忙低下头。实在没想到在这居然遇到了这个无赖还故意拉衣领分明是要告诉我曾经……曾经看过他的身体要自己负责嘛。

    刘子承的心思也确实如此近些日子来凌雪的不辞而别秦梦玥的突然远走泪别徐雅娘饥民的惨景无一不触动着他的心弦。刚刚听佟秋珊慷慨陈词饥民之事得以解决心中开朗了许多再见这漂亮妞不由得想起了秦梦玥闺房内自己赤身被她撞见的情景插科打诨的要人家负责时就是这般娇羞无限的表情故而玩心大起。

    这时扒拉完八宝粥的村长挤了过来双手抱拳朝着刘子承就是一躬情绪激动的说道:“感谢这位公子的善心之举我等赵家村村民感激不尽。”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刘子承连忙将村长扶起摆手道:“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公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厨师来京城混口饭吃而已运到好的话没准还能在京城开个酒楼到时还请乡亲们多多帮衬。”

    “这是哪里话。公子之恩我等定然铭记于心但凡公子有所差遣定当竭尽全力一把公子一饭之恩。”村长是个有礼之人赞不绝口。

    刘子承也是无奈随便的应承了两句将包袱跨在身上知道他们的生活会得以改善刘子承打心里为他们高兴但自己还没吃饭呢总不能和灾民抢饭吃吧。

    辞别了千恩万谢的村长刘子承晃晃悠悠来到头低在胸口呆的佟秋珊身前看看美女缓解一下情绪。

    那白皙的脖颈蒙着一层淡粉色云霞随意向下撇一眼刘子承顿时一惊。这丫头不是‘小馒头’吗?怎么几天不见起来了变成大馒头了!

    感受到他火辣辣的目光佟秋珊娇躯微颤退后两步顺着他的目光落在胸口顿时脸如火烧刚要责骂忽然想起这无赖是自己的‘主治医师’而且在它‘还小’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摸过了现在只是看看有什么可怕的。

    女人的思维跳跃就连奔四处理器都跟不上。佟小姐犹豫了一下忽然又升起了一种想要和他探讨一下自己的变化以及今后展道路的冲动。可等她抬头时刘子承已经挎着包袱在人民群众的欢呼声道谢声中翩然离去。甩了甩衣袖没吃一口八宝粥。

    刘子承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决然。那就是赶快找的地方饱餐一顿再找个便宜地方落脚尽快打下根据地接徐大傻妞进京以求夫妻团聚共创美好明天。至于秦小姐刘子承还没有打算找她自己有手有脚有力能创意不想借助她更不想参与道她的家族中反正同在京城有缘自会相聚。

    “无赖无赖!”脚步即将跨入城门身后忽然传来佟秋珊清脆的呼唤声刘子承没做理会却被佟小姐拦住了去路:“无赖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

    “你叫我?我没听到啊?”刘子承挑挑眼眉耸耸肩摇头晃脑的说着:“我只听到你一口一个‘无赖’我还以为是叫你哥哥呢!”

    “你……”佟秋珊气结这无赖还真会骂人。

    “什么你你我我的先叫声刘公子来听听。”眼前拥有模身材的美女脸色红润小嘴开启道道香气喷在脸上麻痒勾魂。胸前第二次育的特征也能掀起那么一点点波浪当真是‘乳子可教’也!

    多日不见这人还是这般无赖佟秋珊无奈加无语有种把他打成公公的冲动气呼呼的鼓着香腮白眼连翻不一言。

    “怎么的?委屈你了?”刘子承一惊一乍的说道:“前些日子你偷看我换衣服我冰清玉洁的身子都被你……呜——”

    刘子承还没说完一只温热的小手已经捂在他嘴上带着香醇的脂粉香掌印还有微微的汗液柔软滑腻好不撩人。淫贼刘此时食髓知味淫心大盛往昔如今小妞主动栖身而上哪还控制得住也不管干净与否伸出舌头就在佟秋珊掌心上舔了一下。

    “啊——”热乎乎温湿湿的感觉佟秋珊立刻分辨出了是何物。如碰触高压电线一般一个骆驼纵跳出老远粉嫩的柔荑紧紧攥成拳不住的颤抖脸上羞红如血。惊呼一声:“你……你无赖!”

    “哦?无赖?原来刚才你确实在喊我呀!明白了。无赖就无赖吧。”刘子承占了便宜也不计较啧着嘴巴齿颊留香。

    “无赖你……你太坏了。”佟秋珊跺着小脚啐骂一句小模样似嗔似怪看得人心痒痒。

    “坏?那就对了。男不坏女不爱嘛。”刘子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过话说回来佟小姐你最近身体育的真不错有什么秘诀吗?”

    尽管对方是自己的私人医生但被他火辣的眼神盯着敏感部位佟小姐还是有些羞赧下意识的环住胸前的小馒头斜睨着他声音细细的说道:“什么秘诀?你少装糊涂!”

    这是啥意思?我装什么糊涂了?我只告诉过她多穿女子的衣服吃吃木瓜生鱼汤还非隔着衣服在她pp上留下点种子而已。

    难道是医学上常说万中无一的体外受j?不会这么巧吧?不过她确实开始了第二次育难道是妊娠反映?天呐……

    刘子承越想越怕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云英未嫁过几天忽然挺起了肚子叫人家怎么活啊?要不然来个死不认账。

    见他脸色苦却蕴含着邪恶的笑意料想他肯定在想着什么龌龊的想法佟秋珊娇躯没来由的起热来小pp上又痒又麻双腿一前一后下意识夹紧摆出一个模特亮相的姿势诱人之极。

    坏了!这小妞春了。刘子承顺着心中所想理解着连忙开口询问:“你不是自榆关城回来以后就有了变化吧?”

    “当然在榆关城那次我就有种怪怪的感觉回到京城就有了明显的变化。”佟秋珊坦然承认脸色红红的说着。

    完了!完了!真的中标了!刘子承欲哭无泪这可是真当了便宜老爸了。而且对方还是完璧只身这个世界和谁说谁会相信啊!!

    “你……你觉得除了这些变化之外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刘子承还是不甘心体外受j太不可思议了。生在谁身上谁都不敢承认。

    佟秋珊沉吟一下忽然抬起头眼中亮光闪动:“不妥的地方?有!就是最近偶尔会肚子还会呕吐。”

    啊……刘子承要抓狂了这越说越真实由不得不信了。总不能问人家小姑娘每月的周期吧两人还不是很熟。不熟到可能珠胎暗结!

    算了。既然避无可避就要勇敢面对。刘子承放弃了逃避责任大踏步上前一把挽上了佟秋珊的手里搀扶着她柔软的娇躯责怪道:“你也真是的自己都这样了大冷天还出来干什么?再说你这身衣服也不行。宽肩窄腰一步裙。太束缚小腹了而且还容易摔倒这都是潜在的危险一定要注意。”

    他的话和举动可彻底吓坏了佟秋珊慌忙的挣脱开他的手臂用看流氓一般的眼神紧盯着他警备道:“你要干什么?无缘无故这么关心我干嘛?你个无赖有什么企图?”

    汗!我还企图个屁都有事实了。想必这丫头一时还无法接受心里有害羞算了咱是孩子他爹不跟你计较。

    “唉我关心你有什么不好这样才能促进彼此之间的感情方便以后生活在一起。再说过几月你行动不便的时候还不是得我照顾你到时不只要扶着你还要陪你去如厕喂你吃饭!”刘子承认命又诚心的说道。

    “呸呸呸……”佟秋珊急呸三下满眼的怒火羞涩稍减的脸颊红晕重现紧咬着下唇如葱的玉指颤抖着指着他怒吼道:“你这无赖。胡说八道什么?谁要你照顾!下流的登徒子什么如厕又喂我吃饭的你当我什么?”

    狗!只有狗才会在厕所吃饭!刘子承这才意识到自己口误第一次当爹的人都这样紧张过度了。而且孕妇在妊娠初期脾气都比较暴躁我忍。

    “行了你冷静一下。乱脾气对胎儿不好。”刘子承耐心的劝导着。

    “什么?”佟秋珊目瞪口呆嘴唇急剧颤抖:“你说胎儿?你说我有胎儿?我打死你这毁人清白的下流胚!”

    佟秋珊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小拳头虎虎生风招招到肉刘子承怕伤到他不敢抵挡也不敢抱只要一边承受一边劝导:“你别激动。我怎么毁你清白了既然有了就要勇敢面对哪个女人不得生孩子啊。”

    “你……你放屁!”佟秋珊气得泪珠滚滚手上加力用力的拳打着。

    “你啥意思?难道你没怀孕?”刘子承也觉得有些蹊跷连忙拉住她的手认真的问道。

    “你才怀孕呢?你们全家都怀孕?”佟秋珊如玉的脸颊上潮红一片泪珠滴落。

    这是啥话?跟我全家有啥关系?刘子承苦笑一声追问道:“你既然没怀孕。那你刚才说什么有了变化又呕吐又肚子疼的是啥意思?”

    “我……”这样一问佟秋珊又有些忸怩平缓了一下心情才回道:“我是吃了你做的木瓜生鱼汤觉得身体有了变化觉得效果很好回来以后每天都要喝上两碗喝多了自然肚子痛有时还会呕吐我承认这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臭无赖!”

    “啊?你你说得都是真的?变化都是因为木瓜生鱼汤?”刘子承觉得脑中有些乱还有些昏有确认了一遍。

    佟秋珊用力的甩开他的手狠狠瞪他一眼恶狠狠道:“废话!不然你还以为是什么?喂无赖你怎么了?”

    人生大悲大喜实在来得太快犹如级过山车。佟小姐话还没说完刘子承已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正版订阅挥泪拜求!!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