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京外惨景

    狂暴的风雨无妨阻挡徐雅娘的果断与干练。翌日天色微明之时徐傻妞就已经穿戴整齐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帮刘子承订好了进京的马车以及干粮与水。更是准备了几身自己老父留下的新衣服包裹整齐简便还有那百十两的银子赫然在列。

    当刘子承洗漱完毕出现在大堂时侯四与徐栓已经泪眼汪汪的在等他了。刚和刘大哥混出点名堂实在舍不得离开。

    徐雅娘早已表明了心机刘子承心中虽然惋惜但也明白大丈夫当断则断的道理何况小别胜新婚再加上自己的手段相信永不了多久就会在京城打下一片天空到时再相聚又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人总是活在希望中心中充满着未知事物的幻想和对明天期待。

    带着这样的心思刘子承踏上了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的马上临走前好生嘱咐了两个孩子一顿让他们一切听掌柜的安排要照顾好徐记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接他们进京并承诺在京城最有名的窑子招待两人这才稍减了离别的悲情。至于其他的事情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福旺酒楼被自己一道‘菱角抄猪肉’摆了一道相信精明的知县老爷也回过味来了肯定会切断两家合作关系失去了仗势的福旺还有什么可怕的。

    中年大胡子车夫扬起了马鞭老马嘶鸣一声四蹄蹬动车辙骨碌碌的滚动起来侯四徐栓又一次热泪盈眶不停地挥着手刘子承趴在车窗上微笑以为。

    不多时两个小崽子就变成了两个小黑点恍惚间一个婀娜的身形匆匆挤到两人身前高攀的髻整齐干练如玉的脸颊泪珠滚滚高举的手臂似在呼唤又像在告别。

    刘子承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这一刻心又揪了起来抑制不住的泪水涌上了眼窝。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习惯了有她在身边的日子嬉笑打闹厨房内的香艳一幕病榻前的温柔相对洞房花烛时的热情一切一切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浮现只能靠泪水将它模糊……

    当刘子承平复了心情车子已经远远驶出了榆关城四平八稳的行在官道上两边荒芜的田地光秃秃的山峦枯枝杂草又给他的心情蒙上了一层灰暗。

    车夫很健谈想必是跑长途驾驶员的通病吧。天南海北满嘴跑舌头。刘子承心情不佳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倒是摸清了由榆关城到京城的路程。

    计算下来大概有三百多公里坐火车顶多四个小时可是马车……而且还是老马破车保守估计也要三天左右。

    第一次公费旅游刘子承并没有大吃大喝反而秉承了我党我军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无论吃住一切从简一路到是顺风顺水在第三天早晨成功了抵达京城城外。

    高高的城墙巍峨耸立放眼望去隐约可见城内红砖碧瓦的宫殿气势辉煌周边各式建筑林立彰显着京城的繁荣。

    成为宽敞的护城河已经解冻寒风吹起条条小浪淙淙流淌。大道笔直并不像榆关城那般城乡结合宁静祥和。

    只不过并没有遇到刘子承想象中那样遍地的翩翩公子大家闺秀权贵商贾。只不过城外的人确实不少。成群结队的窝在城墙根。

    年老的身材佝偻衣衫褴褛浑浊的眼中竟是沧桑与无奈。年轻的面黄肌瘦双目含泪委屈写满了整张脸。年幼的孩童们身形枯瘦眨巴着天真的眼睛不知苦楚只是一味的找身边打人要着吃的。有的甚至只着单衣小小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抖。

    “这是怎么回事?”刘子承被车夫唤下车原因是他这两报废车没有进京证已走到了尽头。望着眼前一翻特殊的景象刘子承拉住车夫问道。

    “公子刚来京城有所不知这些都是可怜人呐。”车夫不忍看那些挨饿受冻的人们别过头无声一叹道:“这些人原本都是城外的农户虽不是什么上等人但也是衣食无忧。怎奈今年秋收之时恰逢天灾蝗虫冻雨泛滥农田颗粒无收。原本想凭着往年囤积的粮食过冬谁知时运不济前些日子又遭到了一伙强盗的洗劫救命粮也被抢劫一空。由于遭受天灾朝廷收成锐减又有需增强兵勇战力对他们只能是无可奈何。”

    天灾!我们偌大的国家那一年没有这样那样的灾祸但我们依旧屹立数千年而不倒就如领袖说的那般再大的困难都压不夸英雄的中国人民。

    不过在这封建社会统治阶级只会顾全自己的安慰哪去理会这些为他们产粮种菜的草根阶层呢。

    望着那些孩子稚嫩却被冻得通红的脸庞刘子承忍不住鼻中泛酸眼窝中热热的老人们蜷缩在墙根身体不住的打颤有些年轻人拾来了一些干柴驾着一口破烂的铁锅在护城河内取来清水只能烧水来充饥可怜可悲可叹。

    刘子承辞别的车夫心中百感交集却又力不从心。缓缓行到一个老者身边挨靠着坐下依偎在墙根虽然城墙遮挡住了寒风且挡不住严寒干冷干冷的让人不自禁的战栗。

    老人抬起浑浊的双眼将他打量一番见他干净整洁苦涩一笑又垂下了头。

    如此同时刘子承也在打量着老人干瘦的身材就像一干枯枝仿佛随时会折断。脸上双腮深陷只剩一层干瘪的皮肤干过着面颊骨头散乱脏乱的一缕一缕干裂的手掌骨骼凸显却依然显得厚实有力曾经种植收割过无双的粮食今日却要忍受饥荒怎能不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老人家既然朝廷顾不上你们为什么不去其他的县城逃荒呢?最起码也是一条活路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等死’两个字刘子承无论如何说不出口只能重重叹了口气。

    老人凄惨一笑摇头不答到时身边刚生了火满脸灰尘的年轻人搭话道:“这位兄弟你有所不知。去逃荒我们何曾不想就算我们不想活了可也要为孩子们寻条活路啊。只可惜……”

    五尺高的汉子无奈的抹起了泪痕断断续续道:“天灾朝廷不闻不问我们全村人手里只有一些陈米烂谷如何能撑到外省啊。就连乞讨都没有机会天要亡我们啊!”

    刘子承也是无奈感叹四下一望果然四周零星的散落着一些碎谷陈米绿豆等等一些杂乱的谷物忽然一个想法映入了脑中……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