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有情人

    昏天暗地的一战知道中午才平息下来刘子承再次感受到了啥叫痛并快乐着。灵魂与躯体的交融真挚爱情的升华固然让他浑身舒爽但左右两边脸颊上八道抓痕却让他郁闷不已。传说中女人初夜都喜欢咬男人肩膀或者抓后背只有这傻妞才会挠脸幸好只有一次啊!

    铜镜前徐雅娘已经穿戴整齐一头青丝绾成了妇人髻昭示着她新的身份。光洁如玉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更加明艳照人本就妩媚的徐大傻妞多了几分以往没有的风韵。女人的蜕变总是这么快!

    两人并肩行出房间果然不出所料那俩小崽子早就没了踪影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相比赚钱还是更向往自由。

    徐雅娘破瓜之痛不能久站。刘子承也是腰酸背痛脸上抓痕火辣辣疼匆匆准备了简单的饭菜却在温馨的气氛下也显得格外爽口。

    浓情蜜意下两人你喂我一口我敬你一杯时而深情对望时而大笑出声浪漫而温馨。

    “死鬼去我房里。”徐雅娘饮尽最后一杯在刘子承口里淡如水的白酒脸蛋儿红扑扑的水润亮泽美艳中春水泛着涟漪轻摆一下小脑袋风情万种的模样让人心神俱醉。

    “好啊好啊!”刘子承忙不迭的点头应承没想到雅娘这大傻妞竟然是只喂不饱的小馋猫。

    带着龌龊的心思刘子承屁颠屁颠的跟着徐雅娘进了房间。本以为一进门就会温香软玉投怀为了更好的接触他已经开始解自己长衫的扣子。

    冷风灌进衣襟鸡皮疙瘩四起脑中也清醒了几分。再看大傻妞已经在她房间内的衣柜里翻腾起来一件件的衣服飘飞。

    刘子承脑中轰轰炸响难道这傻妞准备换一套性感内衣来增加情趣或者有什么辅助工具?刘子承自嘲的笑了笑这是什么年代难道还会有跳蛋不成?

    不过是徐雅娘转过头手里已然多了个红色锦缎包裹的小盒子方方正正:“死鬼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如果两人身份已变刘子承已有了一家之主的觉悟随口问一句锦缎已经被拨开一个檀木的锦盒出现在眼前打开锁扣一道青蒙蒙的光辉璀璨耀眼。

    “这是……雅娘你这是要干什么?”细细看来尽然是一个个银元宝每个都有十两重百来个之多。即便这傻妞要交权也不回把所有家当都上缴吧?

    “要去京城了没点盘缠和本钱怎么行。”徐雅娘轻笑一声将锦盒推到他身前眼中闪烁着期冀的光芒。

    “哎我这人不会理财更不会花钱不管是去京城还是以后钱都由你掌握。”刘子承笑着将银钱又推到她身前诚恳的说着。本来嘛这个时代的银子银票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花顶多也就能拿上几个同前买卖烧瓶。

    见他这般老实徐雅娘放心泛起了蜜汁赞赏的甩了一个媚眼脸色随即黯淡下去低垂着螓望着自己一双刚被情郎温暖过的双足泪珠大可滴落。

    “干啥干啥?”见媳妇非正常的表现刘子承有些惊慌:“不就是让你管钱嘛是我承认我大肚心胸开阔惧内怕媳妇可是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抹上眼泪了?”

    他越是这样说徐雅娘哭的越厉害转眼间已成倾盆之势呜咽出声。

    刘子承连忙做到娘子身边在她背上缓缓抚摸闻言软语相劝:“好了咱们这是去京城打拼以后金票大大的有的你管的。”

    徐雅娘猛然抬起头双眼已经哭的红肿脸上泪痕清晰很是坚决的将锦盒放到他身前颤声道:“死鬼我知道你是去京城是为了实现我父亲的愿望是为了徐记为了我所以这些钱你拿着。”

    “啥意思?我说不要就不要我这人只会做菜至于什么行情之类的都不懂大事还是你做主。”以大傻妞的性格即便对自己也绝不会这般放得开今天这是怎么了?

    “死鬼京城地大繁荣商贾聚集权贵繁多你初来乍到用钱的地方甚多但你这人平日里大大咧咧到了那边一定要谨慎小心莫要与人争执更不要得罪权贵免得惹上官司该花的钱也不要吝啬……”徐雅娘哽咽着谆谆教诲着。

    “行了!”刘子承越听越不对劲这分明是小媳妇送丈夫临行前的嘱托嘛当即一拍桌子打断道:“你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小心思都说出来。”

    见他生气徐雅娘也有些惧怕沉吟半晌才鼓起勇气与他对视:“死鬼京城我不跟你去了!”

    “为什么?”刘子承瞪大了眼睛诧异道。

    “这里……这里离不开我。”徐雅娘找借口。

    “少废话。这里的食客大多是过往商人回头客不多根本用不着太多的创新菜色有现在的几个招牌菜就够用了而且我也怕几道菜的做法都教给了徐栓用得着你吗?”刘子承神色稍缓指责道。

    “我我不想去了。”徐雅娘支支吾吾眼中泪珠涌现垂着头不敢看他小声低喃:“你去了那边自会有秦妹妹照拂办起事了事半功倍我我什么都不会只能给你添麻烦。”

    “放屁!”刘子承大怒爆了粗口:“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去京城就是去会秦小姐了?是去那边吃软饭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徐雅娘连声否认。

    “闭嘴。”刘子承大骂一声一巴掌拍掉了桌上的锦盒雪花银滚落当啷当啷的脆响不绝于耳却压不住刘子承狂暴的心情:“我郑重的告诉你我他妈去京城是想给徐记开辟个新市场赚更多的钱让你好好享福实现对你的承诺完成你老爹的愿望。是秦家家大业大商业通途可我刘子承是他妈靠自己双手吃饭的来徐记这么长时间我找你要过一文钱吗?认识秦小姐我又图过她什么?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啊?啊?”

    刘子承歇斯底里的吼着心中酸楚眼眸通红温热的泪珠迸现急忙抬起头勉强抑制住了欲出的泪水。

    心有所恋的女人是敏感的。胡思乱想是女人的天性。一心一意为情郎是女人泛滥的爱。但男人也是同样的在得到女人同时也希望得到她的心得到他的信任。

    对于恋爱刘子承不是初哥但对于真挚的感情刘子承还是个小白。一个凌雪搅得他心烦意乱一个秦梦玥让他满心牵挂现在的徐雅娘让他心如刀绞。

    徐雅娘知道情郎会错了意泪如决堤猛地扑到他怀里温热的柔荑捂在他嘴上螓拼命的摇晃:“不是的。死鬼不是的!我只是希望你放开手脚去创出一翻天地你误会我了……呜呜……”

    徐雅娘撕心裂肺的哭着几欲昏厥。刘子承的心一下软了下来深深理解徐雅娘的心思。她只是不想拖累自己而已。一切都在为自己着想。这就是女人啊值得男人舍去性命去珍惜的女人。

    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似要把对方揉进自己体内。久违的泪水终于在刘子承的眼眶中滴落温热的泪珠落在徐雅娘的额头上划过脸庞。一对有情人的泪水容在一起晶莹剔透似两人之间的爱情纯洁无私。

    徐雅娘缓缓抬起头轻轻拂去了死鬼眼角的泪水抚摸着他的脸颊心中爱意无限。这死鬼平日里虽然嬉笑怒骂但骨子里却是倔强刚毅即便有千重难万般苦也未见过他担忧慌乱今天只是自己一番话却让他落了泪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死鬼……”情到浓时徐雅娘将头靠在他怀中聆听着他的心语轻轻唤了一声。

    “我知道。”刘子承紧了紧手臂让她完全的与自己相贴两心相印吸了吸鼻子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声音断断续续:“我一个人去京城混出头来再亲自接你过去到时让你做京城最大的酒楼掌柜让天下人都吃到我们徐记的美食雅娘你信我吗?”

    “信!我信!”徐雅娘用力的点了点头此刻的她别说是去做酒楼掌柜即便去死也心甘情愿。

    “死鬼要我好吗?”许久徐雅娘才平复了心情凝望着死鬼刚毅的脸庞和那炯炯的目光心中柔情似水羞红着双颊声如蚊呐提出了这辈子最羞人的要求。

    “这……”反倒死鬼有些为难徐雅娘初为人妇实是不堪采摘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卿卿我我……

    ‘悉悉索索’几声轻响以及徐雅娘轻微的扭动并没有唤起刘子承的注意待他回过神徐雅娘简单披在身上的小棉袄以及雪白的亵衣已经脱落。白嫩的肌肤闪着荧光高耸的山峰山峦叠嶂颤巍巍的豆蔻殷红如樱桃雪白的脖颈上淡紫色的吻痕是那样的触目惊醒……

    ‘撕拉——’又是一声脆响刘子承的长褂已经被撕开没有穿内衣习惯的他着精装的上身徐雅娘花瓣般的红唇生疏的在其上游走等待爱郎的回应。

    分别在即死鬼刘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低吼一声将怀中热情似火的人儿打横抱起擒着她有人的唇瓣大踏步向香榻走去……

    屋外凛冽的寒风无法阻挡春的脚步屋内春的恋歌已经奏响……

    上弟:“也许是今天喝了酒也许是往事难忘写了这样一个情节不知道朋友们看了会有什么感觉反正我写的时候几度热泪盈眶唉人生多变啊再次建议大家珍惜眼前人。”

    另外鉴于这两天的成效继续召唤正版订阅每千字三分喜欢《美女》的朋友请多多支持!!小弟拜谢!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