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男人的承诺

    回转徐记第一眼就看到了账台里那容颜绝色的美娇娘。这大傻妞单手撑着台面托着香腮眉宇间纯情难掩桃花眼中春水泛滥。粉面涂丹时而羞赧时而傻笑表情千变万化任谁都能看得出此时她正在yy!

    刘子承搔搔一笑轻手轻脚走到她跟前凑到她耳边呼着热气:“小妞是在想我吗?”

    “是呀!”咋听刘子承的声音徐雅娘还以为是在自己yy环境中直接说出了心中想法。 猛然抬起头正看到刘子承近在咫尺的大脸和大脸猫有一拼古铜色的皮肤和黑猫警长有一比猥琐的神情和牛叉猫tom不相上下。(汗!为什么忽然脑中会浮现这么多猫呢?很诡异!)

    “呀——”徐雅娘大窘惊叫一声就像老鼠看见猫。更多的是老鼠爱上猫。这一嗓子惊天地泣鬼神如鬼哭神嚎一般刘子承连忙捂上她得嘴。股股热气喷在掌心上痒痒的。

    “怎么了?怎么了?掌柜的谁欺负你了?”她这一叫不要紧把两个忠心耿耿的伙计吓坏了一个拿着擀面杖一个拿着菜刀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

    “欺负个屁该干嘛干嘛去!不然一会老子欺负你们。”刘大哥牛眼一瞪特别是刚在外面与人pk回来隐隐能碰触几分杀气。

    两人一看原来是人民内部矛盾缩着脖子暧昧一笑咬着耳朵谈论刘子承二人的下一步行动滚回了厨房。

    “娘子嘿嘿快和我说说都想我什么了?”刘子承腆着脸挤眉弄眼的逗弄着妩媚的老板娘。

    徐雅娘被他到处心思羞窘难抑怎奈被他紧紧抓着柔荑无法挣脱通红着俏脸骄哼一声急急别过脸不敢看他。

    “对了娘子刚才你说要洗脚不知道洗好了没用不然我帮你洗洗怎么样?”鉴于早上徐雅娘大胆的诱惑刘子承也不再什么正人君子硬生生挤到徐雅娘身边大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在她红得通透的小耳垂边吹着热气感受着娇躯轻微的颤抖淫心顿时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呀——”徐雅娘羞得直欲钻地缝哪敢接他话茬芳心如鹿撞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自己已经打横倒在了死鬼的怀中。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死鬼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厨房里的小崽子听着今天主家有喜放假一天你们要是撑店面所有收益都给你们要是不想干活关了门愿意去哪就去哪呃……只有后院不能去。”

    “明白!”厨房了传来整齐的应大声随后就是暧昧的笑声。

    徐雅娘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看来死鬼要动真格的啦。不由得暗怪自己早间的行为太过火但放心内却压抑不住的甜蜜泛出还有隐隐的期待。

    ‘咣当——’刘子承房间的破门被一脚踹开折页嘎嘎作响。对于死鬼的粗暴徐雅娘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很是担心一会他也会如此对待自己不过却又有一份刺激难以言说。

    事实证明徐雅娘的担心是多余的。死鬼刘极其温柔的将她放在乱糟糟的踏上似呵护一件奇珍异宝生怕有一点闪失这让徐雅娘紧张之余有了一丝感动。

    接下来的事情在徐雅娘脑中已经浮现了一千多个版本可偏偏没有一个猜中。

    将徐雅娘放在床行刘子承看今天这大傻妞这么老实就知道好事定成反倒又不急于一时。轻轻在她额头一吻转身又出了门。

    忐忑不安的徐雅娘紧张的张望着门口不多时便见刘子承回转手里提着一个铜壶壶嘴中溢着氤氲的语气。

    ‘哗啦啦’一阵水声早上木盆中的凉水被刘子承兑上了热水探手试了试水温不良不热温热适中。

    “娘子来吧洗脚!”刘子承抬头笑看着徐雅娘声音轻柔之极仿佛有一种精神魔法让人无法抗拒。

    “别……死鬼我……并没有想……呀——”徐雅娘想说洗脚只是自己拖延时间找的接口可还没说完自己的莲足已经落入到死鬼手中大红色的绣花小鞋已经脱落雪白的袜子褪下了脚踝。

    外面天寒地冻徐雅娘又紧张万分此时手脚冰凉。不过那一对莲足可谓极品精致到了几点宛如上好美玉雕琢而成没有一丝瑕疵。十颗豆蔻真如一粒粒黄豆般小巧玲珑皮肤紧绷光滑脚踝圆润让人爱不释手。

    “啊——”徐雅娘都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被死鬼刘的举动吓到了。本以为他会将自己的金莲仿佛水中哪知他竟然解开了衣衫将那双冰冷的小脚丫裹在了怀中用他的身体给她取暖。

    徐雅娘娇躯一颤心脏偷停。只有死鬼强健的心跳和无限的暖意在体内缓缓流淌。自小母亲早丧与父亲相依为命而父亲虽然疼爱自己却更多心思都在徐记上。徐雅娘何曾受过过这般体贴入微的关怀而且给予她这些的还是个男子。

    要知道在旧时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就夫妻而言也从来只有妻子给丈夫暖被窝一说。刘子承的举动无疑颠覆了这一切女权主义的旧社会代言人。

    徐雅娘知道此时她的心中充满了感激感动但这都源自于自己内心深处对死鬼的爱意。

    两人对坐在床上刘子承双手按在胸前捧着徐雅娘的玉足给她取暖眼中柔情似水:“雅娘我记得你说过你要实现你爹爹一个愿望然后才……”

    徐雅娘一只坚守着最后的壁垒就是因为个心结忽听死鬼提出反倒有些埋怨两人现在都已经这样了生米都做成浆糊了离熟饭还会远吗?

    “是呀爹爹说要让徐记名扬四海每一个人都吃上徐记的美食。”埋怨归埋怨带提起慈父徐雅娘还有有些感伤微微扬起头似在控制自己眸中的泪水。

    “我陪你一起实现这个愿望好吗?”刘子承柔柔的声音如和煦的春风在徐雅娘的心湖荡起了一片涟漪。

    徐雅娘默不作声眸中的泪水已经簌簌落下晶莹剔透如珍珠一般划过她粉嫩的脸颊。

    柔弱的女人总会让男人兴起保护。刘子承也不例外不过男人誓的时候一般都是握着女人的手可他却握着女人的脚但气势一样凛然语气掷地有声:“雅娘我已经有了打算这几天你处理一下榆关城的生意然后我们进京。以徐记为名我要打下一片天空!”

    …………

    推倒即将来临请将鲜花送给即将步入女人行列的徐雅娘!谢谢!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