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欢笑的离别

    “什么?”刘子承大惊虽然知道最近两女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内裤都正反穿但也不能让对方来主动诱惑自己呀:“到底怎么回事?”

    “这……她不让我说。”徐雅娘进退两难心中矛盾扭过脸不敢看他。

    “你还挺讲义气。”刘子承冷笑一声手腕力大规模向前推进。

    “啊——”徐雅娘惊叫一声身体燥热难耐连连求饶:“我说我说!是秦妹妹今天要走不想告诉你才让我拖住你的。”

    走?又是走!刘子承全身一僵脑中轰轰作响已经被埋藏在心底的凌雪的样子又一次浮现眼前还没待他看清楚又变成了秦梦玥那如花般的娇靥。

    为什么女人都要走?而且都要不辞而别呢?难道是我拖她们后腿吗?刘子承惨笑一声心中凄然。

    看着情郎的样子就能看到他的心。徐雅娘心中泛酸但几日来与秦梦玥的亲密接触俨然已达成了共识。更从彼此口中了解到了自己看不到的心上人另一面。

    他为了秦梦玥可以勇闯三关赌斗佟春明。而他为了自己但说以他现在在榆关城的名气还有那一手精湛到足可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却依然还留在徐记这个濒临倒闭的小酒楼就足以说明问题。

    看到死鬼瞬间变得白死不活的样子想起昨夜秦梦玥临走时那悲伤欲绝的表情徐雅娘心软又心疼骨子里那股占有欲消失殆尽姐妹之情以及对情郎之爱如潮水般涌动。

    费力的翻开如死猪一般压在身上的刘子承双手捧着他落寞的脸泪珠儿打转哀道:“死鬼秦妹妹她只是去京城一段时间很快就回来她不告诉你只是怕你担心分别时难过而已。”

    感受到傻妞的温柔刘子承惨然一笑拉着她的手冷静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秦小姐也一样她要去哪我无权干涉我郁闷的事为什么就不能和我说一样见一面我嗷嗷待哺的孩子吗?难道还会撒娇抱大腿的劝她留下?”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不信任。对爱情的不信任。刘子承虽气但也不可否认秦梦玥的想法女人是水做的是感情动物离别时倒是不怕刘子承抱大腿只怕自己心软离不开。

    “其实……你要想看秦妹妹这会应该还能看到她说尽早辰时出现在我就刚到城外。”徐雅娘犹豫一下看了看外边天色还是说了实情。

    刘子承摇了摇头叹道:“算了秦小姐说的对见面无非是徒增悲伤而已。”

    一听他的话就知道是违心之言。不过他能估计到自己的感受徐雅娘还是大方的给了他一个欣慰的笑容指着地上的水盆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再去打些热水来总不能让我用凉水洗脚吧!”

    “没问题!”刘子承哈哈大笑夺门而出。听着越行越远的脚步声徐雅娘含笑的玉颜上默默淌过两行清泪。

    徐大傻妞越来越精明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方法拖延时间害得咱哥们还得用三条腿奔跑。

    清晨的榆关城笼罩在一片红彤彤的光照内但已有辛勤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街道上一个男人疯似的狂奔着隐约可见裆部高高顶起的帐篷。

    行出城门秦家城外的农场已经清晰可见男人们纷纷在田间劳作进出于各个温室之间女人们打狗喂鸡洗衣做饭平凡而温馨这就是人们追求的和谐社会吧?

    崎岖的土道上一行车队正缓缓行驶着数十辆马车拉着一个个大木箱偶尔还有水滴溅出正是齐官岩的车队。

    最后一辆是驾载人马车两匹高头大马体形健硕。车厢宽大只看结构就知道内里定然舒适奢华。

    正在这时车窗帘忽然探出一只白嫩纤细的小手缓缓将帘子挑起一张光洁无瑕的脸庞崭露出来。

    洁净的脸蛋上挂着两朵淡淡的红云柳眉如画凤眼顾盼生姿贝齿轻咬着红唇美艳的玉颜上有着难掩的愁苦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尤怜。

    微风吹起她垂下的丝却吹不走那份哀愁。回向来路望去抖落了串串泪珠儿。

    忽然秦小姐凤眼中蕴含的泪珠瞬间扬起了激荡的浪花一个狼狈的身影清晰的印在她明亮的眼眸中。

    “齐兄齐兄——”刘子承看清楚了秦梦玥的脸庞心潮激荡。但男人嘛都是要面子的。特别是离别在即更要保持男子汉形象不然会让人以为有抱大腿之嫌。所以刘子承高呼着齐官岩的名字。

    齐官岩明显是此次进京队伍的带头大哥但有了上次的教训却一直行在车尾骑着一匹棕色大马听到喊声回过他那一半英俊一半狼狈的大脑袋滑稽之极。

    “刘兄?”齐官岩喝令车队停止前行翻身下马看了看前边车窗上表妹紧握窗框而白的骨节再看看风尘仆仆的刘子承顿时恍然。

    刘子承看出他心思不会没给他嘲笑的机会变魔术似的在衣襟内翻出两块还温热的炸馒头片递到齐官岩面前硬撑着面子:“齐兄小弟知道你今日要远行只苦无以相赠特别赶制了这两块干粮留着路上慢慢吃。”(呵呵呵有点大灰狼除害灵的感觉。)

    齐官岩看着刘子承手里炸的金黄的馒头片脸上皮肉一阵抽出。这家伙还真是无以相赠啊!不过古代人就是这点好谦虚守礼更懂得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的道理所以齐官岩也没有推脱反而一个劲的道谢。

    “齐兄此去路途遥远一行人都要靠你照顾一定要保护好身体现在就到一边吃去吧。”刘子承口中关切手上却不断的加力一番话说完已经将齐官岩成功的推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不知什么时候秦小姐已经来到他身后看着他对表哥作怪心中离别之情稍减掩嘴轻笑一声轻轻拍打着他的脊背。

    “小玥玥!”刘子承回归身拉住她粉嫩的柔荑不顾她挣扎就怕她拉近怀里长手就是两个巴掌不轻不重打在了秦小姐翘臀上。

    “坏人你……你干什么?”秦小姐水蛇般的腰肢不断扭动脸颊羞红似火紧靠他胸口不敢抬头。

    “哼!还敢问我。”刘子承化拍为抚大吃豆腐佯怒道:“你要去京城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秦小姐心中离别的感伤瞬间被撩起忍不住泪珠滚滚抬眼望着他竟不知如何开口双手紧抓着他宽厚的虎背嘤嘤哭泣。

    见得女人脱见不得女人哭。刘子承顿时手足无措也不敢再占便宜在她背上轻抚柔声道:“好了!我都知道了你是怕告诉我后难过舍不得你。其实你多虑了……”

    女人是敏感的这一句多虑顿时让秦小姐泪珠儿奔涌一把将他推开脸色煞白颤声道:“多虑?你你一点都不在意我吗?”

    刘子承有种撞墙的冲动。不顾她踢打又将她拉入怀中技巧性十足的在她玉峰上一点顿时将她降服这才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离别并不可怕也不足以让我伤心难过因为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啊!”

    秦小姐听他如此说心下稍安也不知怎的一遇到他就会让平日里冷静睿智的秦小姐大乱阵脚。这也足以证明秦小姐的一颗心已经全挂在了坏人刘的身上。

    “徐姐姐都告诉你了?”秦梦玥重抬螓脸上泪痕犹在似海棠寒露美艳不可方物。刘子承吞口水声响彻四野:“表哥的一批海物被抢可是京城已经有好多家酒楼在我秦家落了定我们不可食言所以就在榆关城的定量里分出一部分先去解燃眉之急。”

    “这样啊!可是有表哥去不就行了为什么你还要随行啊?”刘子承不解的问大手重回雪峰。

    “讨厌!”秦小姐打掉他作恶的手嗔他一眼道:“这次的货物与预定的少了很多肯定会引起数家酒楼的不满爹爹担心娘亲一个人应付不来就让我同去。”

    “啊?你还有……”刘子承大惊刚要问‘你还有娘亲’。却又觉得纯属废话连忙闭嘴。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或者说是从时空隧道里溜达出来的。剩下还有谁没有父母亲人呢?

    想起自己远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不禁感伤起来默默无语。秦小姐不明他心意以为也是在为离别伤感反过来劝慰道:“坏人这次我去京城见到娘亲主要是……是为了……我们的亲事。”

    “啊?”刘子承正在走神正好听见‘亲事’两字顿时来了精神:“对!要和岳母大人好好商量一番嫁妆不用太多有房有钱就行。”

    “呸!”虽然习惯了他的无耻虽然女生外向但秦小姐依旧狠狠的拧了他两把方解心头只恨。

    “嘿嘿小玥玥你放心吧。见岳母谈亲事怎么可能只你一个人呢我这个姑爷要亲自去这才叫求亲嘛!”刘子承搔搔一笑道。

    “真的!”看着情郎肯定的神色秦小姐心中大喜顾不得羞涩主动在他唇上献上了香吻。

    今天这俩妞都太主动了。刘子承兽血沸腾也要还以颜色忽然耳边响起秦小姐柔柔的声音:“坏人你要去也可以至于求亲的彩礼嘛也不用太多有个几十万两银子就好了。咯咯咯……”

    刘子承:“…………”

    …………

    一个契机!一个能让主角大展拳脚创造更多美食认识更多美女的契机。下一步我们的目的很明确推倒徐雅娘进京泡mm!!

    订阅很惨淡顺便呼吁一下朋友们请支持正版订阅小弟感激不尽!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