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致命的诱惑??

    担惊受怕终是抵不过这花花世界纸醉金迷的生活与人们追逐名利的野心。强盗事件过后五天榆关城内人们又一次忙碌了起来经商的经商喝酒的喝酒逛窑子的逛窑子热闹之气更胜往昔。这就是人性!

    同时人性还会要面对痛苦的一面。例如失恋。之所以失恋痛苦是因为用情太深感情深重一时无法适应。但是当你的感情有了寄托转移你的痛苦就会大大的消减。

    凌雪已经五天没有音讯而和她有两‘日’夫妻关系的刘子承也将对她的感情彻底转投到了徐雅娘以及秦梦玥身上哪还有痛苦只有乐不思蜀。当然喜新厌旧这也是人性。

    这五天来刘子承脸上身上青肿已消神采奕奕一如往昔。五天来秦徐两个也越的亲密整天黏在一起甚至还有两晚是睡在一起似有着说不完的私房话让初识男人滋味的心痒难耐。

    终于在第五天两个女人皆是身体轻健体态轻盈脸色红润已刘子承生物课课代表的眼力可以肯定两女的生理周期终于过了已到了采摘之时。

    今日一大早刘子承跟着公鸡一起起了床在徐雅娘的房门外偷听了半晌闻着那溢出的淡淡馨香顿时欲火升腾窃玉偷香之心大定。

    忽然房门敞开险些撞到他的鼻子。一身艳丽打扮的徐雅娘俏生生站在他面前未语先笑眉目含春桃花眼半眯着勾魂夺魄烈焰红唇轻启性感撩人。

    “死鬼你干什么?”徐雅娘一反往日娇羞之态大方的抛着媚眼语气嗲嗲的让人骨酥肉麻。

    刘子承全身一颤咧开大嘴露出满口小白牙嘿嘿傻笑道:“没啥就是过来问问你们早餐想吃什么?”

    “真的?嘻嘻死鬼你真好!”徐雅娘满脸惊喜伸出纤纤玉指挑逗似的在刘子承脸颊划过带着淡淡芳香丝丝热度撩拨地傻老爷们心肝狂跳。

    “嘿嘿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刘子承回了一句广告语顺势抓住徐雅娘的小手一个劲的摸啊摸有点搓澡的意思:“秦小姐还没起床吗?”

    徐雅娘闻言脸色稍稍一变转瞬即逝。整个柔软的身躯扭动着半靠在他怀里唇内兰芝之气轻吐吸了吸鼻子打岔道:“今天可真冷啊。”

    “是啊!我给你取暖!”刘子承瞬间被迷了心窍紧紧将她搂进怀中胸前传来了强大的压迫感几欲窒息。

    这小妞一次周期过后好像大了很多难道还在育。刘子承悄悄伸出咸猪手先摸手后摸肘顺着肩膀往下走……

    一道道暖流涌入心田徐雅娘身如火烧微微轻颤脸颊红霞密布。心下不断劝慰自己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人先适应一下。

    “嘤咛——”一声过后刘子承成功的登上了峰顶柔软的感觉袭来就像握着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又弹性十足。

    “死鬼外面好冷去你房间好吗?”徐雅娘强忍羞意颁下一道圣旨。刘子承哪敢不从哪能不从连搂带抱连抓带捏几步就滚回了自己的狗窝。

    难得这傻妞这么主动善解人意。不过刘子承依旧有些纳闷这个没有任何生理知识的大傻妞她是怎么知道男人在早上的需要最强烈的时候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刘子承双手齐上准备与她深入探讨一番。忽然徐雅娘扭出了他的怀抱颤巍巍躲在床边螓微抬星目迷离常常的睫毛划出一道道诱人的波浪双手抚胸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叫人垂涎三尺肝火大盛。

    “死鬼你急个什么?”徐雅娘桃花眼中射出一道电流生生止住了刘子承前进的步伐嗔道:“人家还饿着肚子呢。”

    “哦?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准备。”要说还是女人细心知道空腹交流会影响成绩。

    刘子承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房门不多时便听厨房内锅碗瓢盆打响吓得徐栓侯四还以为北罗国的强盗杀上门了结果被刘子承好一顿骂。

    当刘子承再次进门时手里香气四溢冒着热气的皮蛋瘦肉粥香喷喷的油炸馒头营养丰富又管饱。

    徐雅娘感激的电了他一眼羞答答的坐在床边身子轻轻晃动细声细语撒娇道:“死鬼人家要你喂~~”

    ‘嘶——’刘子承倒吸一口冷气依旧压不住压根传来的麻痒这简直要人老命了。

    飞一般坐徐雅娘身边轻轻搅动几下热气腾腾的香粥很是温柔的在自己嘴边吹了吹轻轻碰触嘴唇感受一下热度最后才轻轻柔柔的送入了徐雅娘的磹口。

    一碗粥在暧昧的气氛下很快就被消灭了刘子承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爆体而亡了。徐雅娘忽然抬起头啧了啧花瓣似的红唇黛眉轻蹙一脸的不高兴嗔道:“死鬼你看人家嘴上都是粥黏黏的不舒服。”

    随着她甜美柔和的语调刘子承的身子也如面条一般划了几道弯晃着懵的脑袋傻傻的问:“那你想怎么办呀?”

    “讨厌!当然是给你吃!”徐雅娘一句说完带着粥沫的红唇已经印在了刘子承的大嘴上轻轻一蹭干干净净。

    傻妞太主动了!咱是爷们自不能落后。刘子承低吼一声兽性大一跃而起却直挺挺的落在了床榻上徐傻妞已经远远的躲开了。

    “死鬼。”徐雅娘轻唤一声个中有说不尽的柔情:“我的钱罐子还放在前面徐栓他们要做事照顾不到要是丢钱就不好了你能帮我拿过来吗?”

    “ok!”刘子承想都没想旋风般出了门。

    再次进门徐雅娘如贵妃醉酒般斜倚在床上身外大红碎花的小棉袄已经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雪白的亵衣一角肉光隐现。

    刘子承狠狠吞了吞口水浑身燥热不由自己的去解自己长衫的扣子。

    “死鬼。”徐雅娘勾魂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的枕头好硬啊把我的拿过来好吗?”

    硬?硬不是更好吗?刘子承搔搔一笑也认同徐雅娘的做法好的道具能激更多的快乐。

    1288秒过后刘子承再次出现徐雅娘在床上已经换成了坐姿不过是抱着膝盖双脚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盈盈光辉十颗豆蔻小巧精致脚踝圆润瞬间勾出了刘子承骨子里的恋足癖。

    颤巍巍的伸出双手一步步向那双精美的玉足行去忽然玉足消失了只剩徐雅娘的声音在回荡:“死鬼我想先洗漱一下你能帮我打盆水来吗?”

    ‘嗖——’刘子承又消失了。不过在他蓦地接触到凉水那一刹那心中欲火骤减恢复了冷静。

    这一会有事一会没事一会天堂一会地狱一会冷一会热的。哪他妈是致命诱惑啊?这分明是致命溜达嘛!刘子承就是再缺心眼此刻也能觉察出来徐雅娘肯定是动机不纯。虽然他自己更加不纯。

    将计就计扮猪吃老虎是所有男猪的拿手好戏。刘子承端着一盆冷水返回了房间。

    此时的徐雅娘已经躺在了被窝中只有一条光洁的藕臂。刘子承心中好笑这傻妞还真下本钱这些诱人的招式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嘿嘿女施主贫僧给你送水来了。”刘子承怪腔怪调的说了一声疾步来到床前对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刘子承手疾眼快一把掀开了辈子。

    “啊——”徐雅娘惊叫一声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惊恐的望着刘子承冷笑的脸。

    “雅娘看来你是真冷了穿得这么厚还要钻被窝。”看着穿戴整齐只卷起袖管的徐雅娘刘子承冷笑连连。

    徐雅娘尴尬的咧了咧嘴桃花眼急眨释放着高压电只可惜刘子承现在木头一块绝缘体!

    “还要我去拿什么?”刘子承故作殷勤的问道。

    知道被他识破徐雅娘脸红过耳支吾着:“不……不用了。”

    “不用了?”刘子承确定一下低吼一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招鱼跃龙门使出刘子承腾空而起在空中四肢舒展动作优雅至极。重重的压在徐雅娘身上如八爪鱼般将她紧紧箍住脸颊挨着脸颊摩挲不断口中热气一道道钻入徐雅娘通红的耳中。

    “呜呜——”徐傻妞出两声呜咽身体如水蛇般扭动只可惜酥麻的感觉已经占据了全身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感觉刘子承的大手已经摸上了自己的一扣登时大急脸色时白时红既羞涩又惊慌。

    “死鬼不要!”徐雅娘用尽所有力气双手撑着他的胸膛惊慌失措下只剩哀求。

    “说为什么这么耍我?”刘子承一双手抚在她腰间一寸寸的向上移动口中威胁的问道。

    “不要!”徐雅娘双臂紧夹住他的手慌乱道:“是……是秦妹妹要我这么做的!!”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