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芳踪杳杳

    面对两个鼻青脸肿兼杀气腾腾的男人冷诗蕊虽然跋扈也有些惧怕矮了矮身子强打精神瞪着眼睛道:“怎么了?我也是出来时听我爹爹说得今天城外抢劫他们货物的贼寇都是由北罗国的军队假扮的听说已经在我们榆关城潜伏了很久摸清了情况才动手的。”

    北罗国不就是凌雪与月婵的家乡吗?事关老婆刘子承难免紧张但后世尔虞我诈的社会磨练让他让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很快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眼珠溜溜转心思电转。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与北罗国扯上了关系?”齐官岩在大堂内转着圈百思不得其解。

    秦小姐博学多才开口解释道:“北罗国地处极北之地全国仅靠仅靠水泽草原之地放牧为生物资缺乏经常派兵伪装成强盗掠夺我东平西陵两个邻国的商队物资更对南苑国的海味垂涎已久前些年在国都的官道上也生过此事只是没想到这次他们竟然深入我国腹地抢劫。”

    “我爹爹说他们这次目的明确且一击即中定是有人已摸清了情况里应外合。而他们行动如风驰电掣进退有度失物无法追回了。”冷诗蕊跟着道。

    “你爹爹分析倒是透彻这可惜是马后炮。”齐官岩损失惨重瞪着眼睛冷笑着讽刺道。

    “你少废话!”冷诗蕊可不是吃素的灵动的大眼睛一瞪小脾气上来了:“你还是先想想你的形成都透露给谁了?说不定能抓住北罗的奸细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看到了自己数十车货物还有机会回转齐官岩连忙闭嘴皱着眉头细细思索。

    刘子承也沉默着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齐官岩他是南苑来的除了这边的舅父和表妹在没亲人而他的形成更不会告诉那些和他只有买卖关系的酒楼知道的也就寥寥数人但是巧的是刘子承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佟春明这是那天去凤翔阁喝花酒时为了能黑佟春明一顿才故意说的。

    记得当时佟春明苦着脸齐官岩怀里抱着个小妞自己刚和福嫂吵完架在喝茶身边还有……莫非……

    “凤翔阁!”齐官岩忽然跳起来大喊一声不住的拍着额头:“我想起来了我的行程只有舅父和表妹知道剩下就在凤翔阁说过一次不过当时只有刘兄佟兄剩下就是青楼女子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凤翔阁不就有两个北罗国的狐媚子吗?”冷诗蕊冷哼一声正说进刘子承心里。

    “你说是那个掌柜凌雪?”齐官岩确定道?

    “没错!我爹爹一早就怀疑她了自从他来了之后只露过两次面身份及其神秘。第一次是为了招揽客人第二次就是你们去凤翔阁那一次而且她还直接找上了你们。”冷诗蕊似一切了然于胸娓娓道来。

    “娘的这娘们黑我我找她去。”齐官岩暴跳如雷跨步就要出门。

    刘子承眉毛跳动面沉如水冷眼看着冷诗蕊静听她的下文。昨日相见时凌雪那张挂着愁容的玉颜又浮现在眼前她似有说不尽的苦楚道不清的难言之隐可我都没有注意到只想着寻欢作乐连自己老婆心里的苦楚都不清楚更没想过去询问这还算什么爷们啊。只是不知道雪儿她现在怎么样了?

    刘子承表面平静心中悔恨交集冷诗蕊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你不用去了我爹爹第一时间据派人去了凤翔阁那两个女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齐官岩跌坐在地上双目空洞口中喃喃:‘完了回去我媳妇一定煮了我。’

    刘子承如遭雷击脑中轰轰作响。她走了证明她很安全。可是她走了不辞而别了。我要怎么去了解她的心要去哪找她?

    “啪——”刘子承拍案而起。他相信凌雪是北罗的奸细但他不相信凌雪会如此一声不响的走掉。他知道她心中有秘密但他更加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们是两‘日’夫妻。

    “死鬼(坏人)你去哪?”看着欲夺门而出的刘子承徐秦两位小姐同时开口。

    “我去凤翔阁呗刚和我签的合约一天十五两啊刚受过一次钱我要找她们然后告上公堂。”刘子承一个人可以什么都不怕但决不能牵连两女这是封建时代捕风捉影之事常见县官急着破案扯出几个有关系的人来当替罪羊也未尝不可。

    街道上刘子承拔腿狂奔思绪飘飞。他多希望这是在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年代那样各地就不会有地域差异。多么希望这个时代出一位旷世豪杰统一四国那样就不会有门户之见。

    行至凤翔阁刘子承破门而入大堂内一片狼藉桌椅翻倒碗碟碎裂。一众青楼女子躲在角落里相互环抱着瑟瑟抖有的啼哭有的恐慌都昭示着她们刚刚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幕。

    刘子承不是救世主更不是妇联主任他现在能做的只是以眼神安慰一下这些惊魂未定的女人们。快步上楼每一下木楼梯出沉闷的声响都似重鼓敲在他心中凌雪绝美的姿容都会清晰一分无尽的思念已经如海浪般袭来。

    颤抖着双手似用尽了所有力气终于推开了凌雪的房门。房内一切如昨简易的家具却一尘不染处处透露着女儿家的安静与整洁还有点点温馨弥漫其中。

    刘子承身形摇晃的走了进门来身后摸了摸铜镜仿佛那美丽的身影印在其中端起茶杯在鼻端轻嗅好像‘飞燕喜春散’的气味还残留着。

    牙床上锦被叠得整整齐齐淡淡的芳香馥郁丝枕上一小块沁湿的印记朦胧中刘子承仿佛看到了凌雪卧在床上泪珠儿似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枕上一遍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

    今日的离别是为了来日更好的相见!靠纯他妈屁话宁愿舍弃来日更好的相见也不愿今日承受别离的痛苦同志们珍惜眼前人啊!

    求鲜花祝福有情人。请大家支持正版原创!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