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齐官岩有话说

    月婵天性使然歌声不断。就连刘子承的淫心都涣散了。只是凌雪怀着心思郁郁寡欢强颜欢笑。没多久便开始赶刘子承回去。

    一项都是听媳妇话跟党走的好孩子刘子承无奈的收拾了食盒怏怏的走出了凤翔阁好在还有一众青楼女子送行不至于那么落寞。

    “姐姐为什么要赶姐夫走啊?”月婵哼着《最浪漫的事》很是不解的问着。

    “唉——”凌雪深深一叹万般苦楚涌心头:“别姐夫长姐夫短的离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不想连累他。”

    月婵怔怔的看着凌雪喃喃道:“姐姐你最近好像变了。你以前是那么果断现在却瞻前顾后了。”

    没办法有了牵挂嘛。有了爱人都会这样喜欢着他所喜欢的厌恶着他所厌恶的他开心我就开心他不开心我会哄他开心……

    不知不觉泪水又一次溢出今天一天的泪水多过了从小到大所有泪水。证实了女人是谁做的这一说法。

    另外还有一个先贤的例证等到了证实男人是精子做的。刘子承满脸春情的一进徐记大门双眼就放着精光四下寻找着徐雅娘以及秦梦玥的身影。

    结果是失望且悲惨的。大堂内早就没了午间的繁荣已经人去盘空只有侯四在漫不经心的打扫着徐栓在后厨哼着小曲练着厨艺让刘子承感到悲哀的是表妹走了表哥却还在而且正在舔盘子。

    “哈哈齐兄招待不周啊。”刘子承放下食盒坐在齐官岩对面看着对方狼狈的吃相大笑调侃道。

    “嗯是啊招待不周要是再来一盘肉就好了。”齐官岩满嘴流油含糊道。

    靠!你这吃货。刘子承及其鄙视强压怒火道:“表妹呢?”

    “啊?刘兄你还有表妹吗?我不认识呀?”齐官岩满脑子就是吃。

    “我要有表妹就嫁给你!”刘子承咬牙切齿道。

    齐官岩连盘子带头一个劲的猛摇:“别!我老婆知道会煮了我的还是把我表妹……”

    说到这齐官岩才回过神知道入了刘子承的套干笑两声岔开话题道:“表妹回家去整理今天的账目了你们店里的掌柜回后院去了对了她走时是抱着钱罐子的笑的和朵牡丹花似的。”

    妈的我老婆你观察那么仔细干嘛?刘子承气哼哼的翻着白眼心中欲火已平息干脆直接去指导徐栓厨艺。

    当徐栓将海鲜锅底制法清蒸蟹基围虾三吃以及拔丝苹果几道菜的做法融会贯通之时外面天色已暮。侯四已经昏昏欲睡。

    “侯四我看你闲了一下午了外面那么多锅碗瓢盆你怎么不唰呀?”刘子承责备道。

    侯四立刻一脸委屈道:“根本就不用我唰外面表少爷都舔干净了。”

    这难道就是史上最早的人工消毒?刘子承又一次被雷到了。看样这为表哥妻管严是要在将蹭饭进行到底了。刘子承无奈的摇头。

    当一切准备就绪徐记又一次迎来了海鲜火锅高峰就餐人数比之午间有增无减男女老少老中青三代各阶层各无党派认识皆有有点人代会的感觉。

    徐大傻妞还真听话让她休息一天还真是一天没动现在前忙都忙不过来了她也没露过面估计抱着钱罐子睡着了。

    刘子承现在大小也是榆关城的名人当即过期了老板瘾微笑的与每个人打着招呼颐指气使的指挥着手下两元大将还真找到点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

    鲜香的海鲜火锅汤底散着氤氲的雾气偶尔还有客人点了刘子承轰动全城的拔丝苹果甜香之气弥漫一时间徐记酒楼内香气盎然人声鼎沸夸奖声不绝于耳隐隐已成了榆关城第一酒楼。

    唯一不和谐的当属表哥齐官岩了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手中的盘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角落中一个人坐的年轻男人这男人大约二十岁上下唇红齿白髻齐整一身锦衣非富即贵只不过衣服稍显肥大了些。

    刘子承双眼一扫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难道齐官岩别老婆管得已经变成gay了吗?预防艾滋病远离齐官岩。

    端详了良久齐官岩做出恍然装复又疑惑起来连忙招呼身边侯四只可惜鉴于他的人品回应他的却是:“王掌柜你又来捧场了中午没过瘾吗?”

    齐官岩无奈只要招呼蹿梭与人群中的徐栓可依旧是没人理睬:“这位客官我来给您添些汤。”

    想招呼刘子承哪知对方见他如见鬼双手紧紧捂着嘴正在预防细菌空气传播。

    娘的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何况海鲜巨贾齐官岩勃然大怒当即一拍桌子霸气十足怒吼道:“结账!”

    ‘嗖——’三股劲风拂面刘子承携手下两元爱将瞬间出现在他身旁三人满脸堆笑服务态度足可达五星水准殷勤道:“您总共消费了无两银子谢谢关照。”

    齐官岩直直反倒颤抖的手指着三人气得脸色煞白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心说凤翔阁的凌雪小姐真是慧眼如炬只见了刘子承一面就已经确定这厮是个十足的奸商想从他手里赚钱痴心妄想可惜了着无两银子的分成啊。

    “哎呀刘兄别闹了我有话要说。”齐官岩拉着刘子承的手一本正经。

    “好的先把涨结了你随便说。”想在奸商刘眼皮下逃单门都没有。

    “不是我是说你看到角落那个年轻人了吗?”齐官岩眼角撇了撇那华服男子。

    切!死玻璃。刘子承没好奇的翻着白眼道:“你是不是看上他了我可以去帮你搭桥。”

    “我呸!说什么混话!”齐官岩很是愤怒强压怒火:“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我认识。”

    “我知道。”刘子承不以为然点头道:“你要把他名字说出来我也算认识。”

    “我说你别这么贫好不好留着点口水哄我表妹去。”齐官岩受不了他低俗的黑色幽默口水狂喷:“我早上去西街的酒楼贩货见过这人好像在……‘福王酒楼’!”

    福王酒楼?这一下引起了刘子承的注意那里不就是那肥婆福嫂的老巢吗?难怪看着小子穿着这么别扭原来是上我这玩起无间道了。

    …………

    下一章已经再码了大家吃过午饭后当做消遣用吧。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