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未婚妻与打飞机

    一个深情绵长的法式湿吻过后两人已经倒在了床上秦梦玥娇喘吁吁紧紧搂住未婚夫的腰身滚烫的脸颊紧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倾听着比情话更动听的心语。

    刘子承意犹未尽舔着留香的嘴唇一双大手上下求索兽血沸腾欲火熊熊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紧缩期待着更舒爽的一刻。

    “坏人我还要……”秦小姐羞答答的抬起头一句话勾得刘子承险些心脏偷停。

    这媳妇太好了。出得厅堂高贵大方。下得厨房勤劳好学。入得江湖一手七伤拳绝技横行无忌。更是上得大床竟然主动要求唉你吩咐我照办满足你吧!

    刘子承毫不客气献上了香吻一招狂龙出海直搅得是天翻地覆怒浪滔天。秦小姐经过简单的学习过后自是不甘落后同样一招使出成双龙夺珠之势打了个难解难分。

    这一下如天雷勾动地火干柴遇上打火机亚当夏娃吃了伊甸园葡萄一不可收拾。

    “坏人我……我喘不上气了……”秦小姐猛然推开他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兮如兰似麝的香气急吐。

    “宝贝不怕只是有些欲窒息的现象我帮你顺顺气。”刘子承连忙安抚大手很是自然的抚上了秦梦玥的胸口。

    柔软且极具弹性的感觉自指尖传来费尽力气才将手掌挤进两座柔软的山峰之间冗深的沟壑似引诱着他自甘坠落尽管隔着衣服却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柔滑细腻横起手掌轻轻抚摸每每都覆在山巅两颗挺翘的红豆傲然挺立微微轻颤叫人爱不释手。

    经他这般顺气秦梦玥更是意乱情迷呼吸紊乱几欲昏厥。刘子承见势不妙当机立断采取了紧急救治——人工呼吸!

    眨眼间刘子承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的大手已经突破了禁制滚动中抚上了那光洁的脊背如丝似缎光滑细腻滑不留手。

    秦梦玥紧闭双眸全身滚烫喘息呢喃似动听的天籁引人入胜。

    “女施主你就从了老衲吧。”刘子承在秦梦玥红的通透的耳边轻声吹起调侃一句。

    大手顺势下滑一句突破了腰带的束缚直抵雪丘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疏忽虽然留恋但依旧没有半点停留直奔中央部分而去。

    ‘嗯?’刘子承很诧异。在这个没有内裤的年代为什么会有一条布条呢?带着满腹的疑问刘子承向幽谷探去温暖湿热树林浓密。

    “啊——”已如洋娃娃般听话的秦梦玥忽然身子弓起僵硬紧绷一声尖锐的叫声穿云裂霄纤腰一扭摆脱了刘子承的魔爪两行清泉顺着娇靥滚落富有深意的看了刘子承一眼小手紧把着房门含羞带臊的低吟着:“对不起我……我不想污了你……”随后夺门而出。

    我……还没碰到呢就这么打反映了?刘子承纳闷的欲挠头抬手间眼前闪过一抹红光忙停下手定睛一看。

    靠!原来是每月都有那么几天!!望着指尖一点殷红刘子承欲哭无泪看来对自家老婆的了解还是不够啊先把今天记下来一会再去问问徐雅娘是哪天。

    欲火能不能焚神刘子承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欲火一定能焚身。火烧火燎的感觉就像动物园下午四点半时的公狼没抓没挠的。

    ‘小兄弟’如旗杆般傲然挺立‘头顶’上难以抑制的酸痒感觉如旗帜般飘扬着荡起了空虚寂寞的心。

    刘子承颤巍巍的伸出手上仔细端详着杂乱的掌纹可见两条时隐时现的黑线很是怪异。喃喃自语:“唉什么未婚妻能看不能吃什么老板娘子害羞又小气。这么多年来还是‘五姑娘’你对我最好始终不离不弃多少个寂寞的夜晚是你陪我度过多少个快乐巅峰有你分享没想到我刘子承今时今日身边美女环绕却还要麻烦你辛苦了!”

    掀开长褂褪去粗布长裤动作娴熟好不拖拉。左右手交替动作张弛有度节奏把握适中终于在双臂麻时伴随着刘子承一声低吼‘五姑娘’又一次完成了‘她’的使命。

    作者:“友情提示。传说中有打飞机习惯的兄弟们惯用手掌心会出现隐现的黑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验证一下哈哈哈哈邪恶的笑!”

    当刘子承恢复了体力平复了心情来到徐记大堂时秦梦玥正与徐雅娘激烈的争吵着。周围围着三个爷们分别是徐栓侯四还有表哥齐官岩。不过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帮谁好。

    “你们干什么?少看你们一眼还反了教了?”刘子承总以为自己是个很有男子汉气魄的爷们昨晚还力拼六警察不对是六捕快此时雄风依旧大吼一声。

    果然有效两女登时停下争吵齐刷刷的看着微一错愕齐声怒吼:“不甘你事一边凉快去。”

    嗖——一阵狂风吹过下一刻刘子承已经出现在墙角蹲在地上手指画着圈圈委屈的嘟着嘴不敢吭声。

    仔细一听才知道原委。每年两季南苑过都会有水产品送到东平而榆关城是第一站凡是与秦家有关系的酒楼都会求购一些海产品来作为应季特色菜肴。

    今天正好是徐记进货的日子。一听是刘子承主理齐官岩这贪吃鬼亲临秦小姐理所当然的来看情郎。

    徐记今次总共勾得各式海鱼河鱼每样四种每种二十斤刘子承钦点的基围虾海蟹各三十斤这些都属于紧俏物资价钱昂贵。可就在秦小姐险些之时齐官岩自己被徐雅娘的桃花眼电得晕头转向惊为天人拍胸部保证所以货物只收十两的低价。

    秦小姐心慌意乱的奔至大堂脸上殷红似火心思难平。正好看见表哥一脸猪哥相的流着口水在徐雅娘身边打转而那狐媚子更是搔弄姿好不风骚。

    放着这样一个狐狸一样的女人整天在自己情郎身边自家未婚夫的性格又是那般风流又下流出事是早晚的。

    徐雅娘乍见秦梦玥从后堂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去哪了。暗骂自己粗心大意只顾生意没有看好死鬼之时也没忘鄙视秦梦玥假清高真风骚乘人之危祸国殃民。

    就这样两大美女的争风吃醋的矛盾在一筐臭鱼烂虾上爆了。一个坚持只付十两银子这是讲好的价钱。一个坚持必收五十两银子这是规定。

    慢慢的两人的争吵由银子转换到了人身上刘子承一见不好哪还敢保持沉默说不定闹上公堂来他来个跨时代重婚罪那就有乐子了。

    还没等他开口身边忽然传来一阵爆笑声齐官岩正指着他的‘猪头’狂笑的眼泪横流嘴里支支吾吾:“刘兄怎么一夜不见胖了这么多?”

    哼!刘子承就知道他有这么一说瞪他一眼随后一个标准的‘向右看齐’甩过头懒得理他。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侯四惊讶道。昨天还看大哥风姿卓越技压群雄的风范今天怎么变成猪头三了?

    “唉别提了反正倒了大霉现在头疼得厉害。”刘子承装出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借着侯四搀扶的走歪歪扭扭的坐在长凳上撑着脑袋半死不活的。

    果然两女见爱郎这帮模样停下了争吵但谁也没有动怒目而视看谁先动手肯定会背上对方‘不知廉耻’的指责。

    刘子承苦笑摇头心道徐傻妞啊徐傻妞你和小玥玥争个什么劲她这几天情况特殊肯定脾气暴躁何必吵得脸红脖子粗呢?不对看徐雅娘这尽头莫非她也是这几天。

    这一下刘子承的头真的疼了。不过先过眼前这关才是真的。

    “佟兄啊你分明说了只收十两银子为什么坐地起价呀?”刘子承将矛头指向了墙头草齐官岩。

    齐官岩还没搭话秦梦玥那边柳眉已经竖了起来‘坐地起价’分明是说她嘛。难道是刚才忽然拒绝他他在怨我吗?女人就是这样敏感与多愁善感。乌云密布的脸上转眼间变得哀怨凄楚那小模样就像刚被暴雨打湿的海棠娇艳中有积分落寞我见尤怜。看的刘子承的小心肝一片片崩裂哪还敢继续连忙转换话题。

    “不过这十两银子也确实很地道了光我知道这些东西就不下二十两。”

    望着秦梦玥多云转晴的脸刘子承一口大气还没出那边徐雅娘小嘴已经嘟了起来桃花眼中春情泛滥。她的前抬起刘子承明白分明是在说:‘看到了吗?要是不顺我意以后就别想再亲亲。’

    “刘兄你这一会十两一会二十两我都不知道应该要多少钱了。”齐官岩整个一迷糊。

    “十两!”徐雅娘抢嘴道。

    “五十两不然不卖!”秦梦玥寸步不让。

    “都闭嘴!”刘子承装b似的拍案而起狠狠睁着熊猫眼瞪着两女拍板道:“所有东西都留下分文不付!”

    …………

    投花投票的朋友‘上弟’与你同在!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