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徐雅娘V凌雪(下)

    “你真美!”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美女赏美女。一冷一热的两个美女对视着一股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同时张口称赞对方。

    装死的刘子承无比赞同两人的看法如果她们能够躺在自己两边那就更完美了。

    两女同时听到对方默契的夸奖脸色晕红沉默半晌才由开朗些的徐雅娘打破沉默道:“你的美由内而外活血养颜冰清玉洁惹人怜。”

    凌雪眼波流转摇头道:“你的美由皮到骨感天动地此情可待成追忆。”

    徐雅娘:“你皮肤好!”

    凌雪:“你气质佳!”

    “你身材棒”

    “你性格柔!”

    …………

    这词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刘子承咬着牙忍着笑这姐俩刚才还一副泼妇吵架之势现在就变成闺蜜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女人脸六月天女人胸雪山峰女人腿……

    不过她们说得一点不错都是对方的有点只不过有些隐秘暧昧的特点两个女子不好开口只有刘子承在心中默默补充。徐栓小说眯缝眼更是再两女间不断的打转认同的点着头。

    “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互捧的两人忽然话锋一转异口同声。只不过徐雅娘认定凌雪是青楼女子气势强横。凌雪以为徐雅娘是刘子承的妻室气势稍弱。

    徐雅娘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姑娘刚才只是一时气急又担心才会掀开被子给检查精装男子做全身检查现在被人问起登时脸如火烧虽然与刘子承关系暧昧但在名节与奸情咳咳恋情面前她选择了前者。

    “他是我店里的伙计我是他的老板娘……”刘子承叫惯了‘老板娘子’徐傻妞险些脱口而出。

    虽然肯定了两人不是夫妻但看着徐雅娘娇羞无限的样子凌雪也可以肯定两人之间绝对不清白斜睨了一眼床上挺尸的奸商心中泛起了阵阵酸意对上徐雅娘逼视的目光凌雪默默垂下头掩着了自己不满云霞的俏脸颤抖着声音说谎道:“昨天他在着与我商议订餐协议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还有第一次圆方!凌雪心中无奈又羞赧的补充一句耳根热心慌意乱迷茫又无助不知如何是好。

    刘子承完全能感受到凌雪此时纷乱的心情。再听了她与月婵的对话和‘飞燕喜春散’后他又好气又好笑月婵这鬼丫头真不知道是什么出身调皮捣蛋不计后果。

    这突如其来的推倒事件彻底打乱了两人的生活初次相识谈感情纯属扯淡。一夜漏点纯属找死。

    下面徐雅娘的问题更是不出凌雪所料:“他被人打为什么会赤身在你房间里?”

    “是我给他接的脱臼关节上的金疮药。”凌雪心中早就想好了应付之策横竖不能暴露也许床上那家伙自己也不知道。

    可她万万想不到床上那家伙是个心态极佳又极有责任心的男人。对待人生路上大事时他一直是本着‘勇敢面对坦然接受’的态度此时这家伙已经开始谋划如何能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再度重温昨夜旧梦。

    徐雅娘疑惑的眼神在床上与凌雪之间不断的扫射很想问问他们除了接骨与上药外还有没有其他事情生但那些事情她一个未嫁女子万万不敢开口如果真的有什么心理上更是无法接受。

    她不问凌雪更不会主动开口如一座冰山一般正襟危坐气氛沉闷诡异之极。只有徐栓一个人小声嘟囔着:“福嫂真是的大哥明明受伤了偏偏说大哥是来风流的女人的话真不可信。”

    声音虽小但房间更小。其他三人听的分明。凌雪与刘子承皆是恨得压根痒痒恨不得撕烂那长舌妇的嘴巴。徐雅娘闪亮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凌雪那一句‘女人的话不可信’让她疑心更重。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上楼的下楼的参差不齐隐隐还有女人哀怨声:“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开饭昨晚人家伤心了一夜要大吃一顿。”

    凌雪心下正不想与徐雅娘多纠缠避免言多语失。正好借题挥气势一凛上位者霸气尽显冷冷道:“今天的十五两银子你们徐记还想赚吗?”

    一听到钱徐雅娘立刻两眼放光刘子承就留着回去慢慢审问连忙将桌上的订餐协议握在手中起身道:“我这就回去准备徐栓别愣神了这个月的月前不想要了吗?”

    徐栓一愣刚要慌张的出门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指了指床上的刘子承道:“大哥怎么办?”

    徐雅娘满脑子都是雪花银料想死鬼现在病歪歪的样子即便身在青楼也是有心无力直接跨们而出急道:“让他多休息一会我们一会送饭来再接他回去。”

    “对了一会我送饭来找谁要银子?”徐雅娘又转头对凌雪问道。

    凌雪报出一个人名。刘子承再床上一阵头大哭笑不得。

    徐雅娘来得快走的急。转眼间狭小的房内有回复了平静。只有一个赤身的男人和一个美艳的女人还有他们紊乱的呼吸再空气声中回响气氛又暧昧起来。

    凌雪缓步来到房内的铜镜前尽管看不清她精美的五官但婀娜曼妙的身形却一览无遗。玉峰高耸腰肢纤瘦双腿修长磨盘似的翘臀足可倾倒众生。

    一只粉嫩的素手缓缓的抚上了那挺翘的粉臀丰腴且充满弹性还有隐隐的疼痛传来但凌雪更觉得‘这里’好像比昨日要大了些许难道这就是女孩到女人的变化?

    凄惨一笑凌雪认命似的长叹一声。行到床边螓低垂眼神迷茫的望着男人那张臃肿的脸昨日一幕幕又意思涌上心头和他讨价还价听他酣畅淋漓的骂看他不顾性命的拼原来这些都烙印在了心理不过她弄不清这些烙印是在她前还是后。

    …………

    到底是有性再有爱还是有爱才有性?这是个问题!!好像归民政局管吧?嘿嘿求鲜花票票大家看着给!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