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徐雅娘V凌雪(上)

    “死鬼死鬼你快给我滚出来……”徐雅娘特有的清脆又甜腻的嗓音在走廊中回想只不过分贝比往常提高了数倍还隐含着无尽杀意。

    躺在床上装死的刘子承吓得全身汗毛倒竖冷汗涔涔身体僵硬的就像绿毛僵尸。妈的这傻妞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凌雪更是脸色半红半白眉头紧皱不知如何是好。她这老板娘一直生活在神秘的面纱下除了初来乍到露过一次面剩下一直是神话传说。可没想到这第二次露面不但卸去了神秘面纱更失去了贞操。

    “砰——砰……”木门被用力砸开的打响声传来有女人的惊叫声和徐栓惊叹的声音。

    终于凌雪的房门被砸开了。凌雪触电般用力的按着刘子承的双腿腾起身徐雅娘缓缓放下踹门的小脚两女四目相对……

    一个脸红似火却在骨子里透着一股冷峻气势手足无措进退两难。徐雅娘俏脸含煞一双妩媚的桃花眼却无时无刻不透露着脉脉春情再惊艳于凌雪的美貌同时小眼珠偷偷向床上露着肩膀的精装男人看去。

    “掌柜的这……这到底是不是大哥呀?”徐栓在两个美艳女子之间扫了几眼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沉迷偷偷拽了拽掌柜的衣袖眼神望着床上猪头三般的男子疑惑的问道。

    徐雅娘瞬间恢复了神智在凌雪脸上收回目光二话没说直扑向床边一把掀开刘子承身上的辈子的身体顿时乍现眼前凌雪惊叫一声红着脸低下头徐栓看到大哥傲人的本钱后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敬佩之情只有徐雅娘冷静的看着刘子承瘫软的下身脸部红心不跳的仔细端详了半响怒道:“哼!肯定是这死鬼!”

    汗!刘子承全身轻微一颤这傻妞什么时候对我这么了解了只看下身就知道是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化成灰我都认识你?’

    “刘子承你少装死你以为脸胖了眼圈黑了还装死我就不敢揍你吗?”徐雅娘将‘挺尸’的刘子承一阵摇晃口中连珠炮似的威胁着。

    装死的刘子承差点流下眼泪我他妈这是脸胖了那么简单吗?分明是打肿脸充胖子嘛!我都这样你还揍我还不如直接让我死了嗯最好是精尽人亡!!

    不过这节骨眼说什么也不能‘还魂’一是这傻妞可能真会动手二是不知如何面对凌雪生不如死啊!

    见他依旧‘挺尸’徐雅娘怒火中烧抡起小巴掌就要抽他丫的。却被一直呆滞的凌雪拉住了手腕耳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他昨天被一群人殴打受伤颇重现在还在昏迷中。”

    殴打?一听这话徐雅娘才真正醒悟这死鬼虽说并非英俊潇洒但也不是猪头三啊一夜之间胖成这样还以为注水了呢?顿时吓得徐傻妞脸色煞白将刚刚盖起的锦被急忙掀开妩媚的桃花眼焦急中已是泪珠盈盈打量着遍体鳞伤的精装男人下意识的身手碰触一下触目惊心的伤口都会感到死鬼轻微的抽出。

    急归急怕归怕但是话不说不明理不点不透砂锅不打一辈子不漏刘子承不抽一辈子好色。徐雅娘美目一瞪级泼妇似的紧盯着凌雪咬牙切齿道:“这是你的房间吗?他受伤了为什么会在你这?你和他什么关系?昨晚做过什么?你生辰八字多少?”

    这一番话问下来刘子承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这傻妞你干吗不问问她。有车有房有多少存款?

    凌雪更是心慌意乱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一种被人捉奸在床的羞耻感。想告诉她这奸商是为了帮她出头而被打的想说她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想说自己芳龄十八嘴唇嗫嚅却没出任何声响。一双素手在床边积极摸索几次翻动刘子承的身躯看的徐雅娘几近暴走欲出必杀。

    ‘哗啦啦’一阵纸片的轻响声在凌雪的掌心响起讷讷的递到徐雅娘面前。凌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是想澄清她与刘子承的关系还是想名正言顺的继续保持这样关系?

    乍看这一纸文书徐雅娘脸色急变眸中泪珠闪现惊退几步泣声道:“这……这是什么?难道是那死鬼与你的婚书?不对没听他提起过。难道是他写给我的休书这没良心的死鬼他怎么对得起我。”

    刘子承被徐雅娘气得回光返照了脸色通红牙关咯咯作响。这大傻妞我们也没成亲给你个屁休书啊?

    凌雪也是哭笑不得将手中订餐合约摊开条理清晰简洁明了还有刘子承歪歪扭扭的签名和两个殷红的拇指印。

    徐雅娘一把夺过合约仔细端详了一边脸色稍缓忽然说出一句让刘子承甘愿堕入十八层地狱话语:“你们一天三顿都是我们徐记负责而且都是我们的招牌菜为什么才给十五两银子?”

    说起这事凌雪还一肚子气呢以前在君越订餐顿顿大鱼大肉人家才收十两这奸商上来就要十五两没想到还嫌少当即卷起了袖子寸步不让道:“我最高只能出这么多要是不行我们就换别家。”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像街边买菜买菜的泼妇一般口沫横飞寸步不让。

    “十五两也行但是晚上的甜食苹果和香蕉只能选一样不能两样都做。”徐雅娘沉吟一会拍板道。

    凌雪更急了一把夺过合约以法律为武器保护自己:“这白纸黑字写得明白你若反悔我就告上公堂。”

    “我是徐记的掌柜别人说得不做数。”哼当徐雅娘是法盲吗?没有法人代表签约的合同是不生效的。

    “好!既然不作数那我就撕了它再去君越订餐。”凌雪气急伸手欲撕忽听耳边徐雅娘冷笑。

    “哼君越?你上面这些菜肴不要说君越就是整个东平国都没有这都是我那死鬼自己研究出来的味道独一无二。”徐雅娘无不骄傲的说着却对床上生死不明的死鬼看都不看一眼。

    “没错!你说得对既然都是他研制出来的那他就有权决定这份文书也是他签的当然生效。”凌雪抓住时机点出了专利明者的权利和支持原创的重要性同时也堵得徐雅娘哑口无言也确实不想多说什么徐记现在的生意起伏动荡很需要这样一笔稳定收入。

    徐雅娘心下欲让步眨了眨眼睛沉默了下来。凌雪气势虽盛但没了对手也不好作。两人似是累了不约而同的坐在小方桌边四目相对一个桃花眼妩媚盈盈流转间似有一团火在烧。一个凤眼明亮如星又如雪山下的寒潭静宜冷峻。

    这一冷一热在空中交汇火花四溅将刚才合约之事早就抛诸脑后心思有都回到床上那精装男人的身上。

    徐雅娘以为眼前着故作清高的青楼女子便是够了死鬼魂魄的人儿让他心甘情愿做了恩客。心中既委屈又不甘。

    凌雪以为眼前这个似狐狸一般的泼辣女子是床上奸商刘的元配妻室得了消息前来抓奸即便自己身在青楼亦是处子之身不卖艺也不卖身可这次却真个失了身子还在房中被人抓了正着这可真是黄酱落被窝不是屎也是屎……

    …………

    小弟强势回归诸事已毕安心码字不日将爆请大家鲜花票票支持一下!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