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

    月婵的声音绝对是那些欧美悍妇无法比拟的更令日本的小娘们黯然失色。将女人那种自内力源自灵魂的舒爽劲挥的淋漓尽致就连只听的刘子承都有一种高氵朝要来临的快感……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劲风拂面刘子承觉得身子忽然一凉暖融融的锦被高高飞起一双冰冷的小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凌雪苍白憔悴的脸庞近在咫尺美眸中怒火升腾还泛着隐隐水雾水火交融说明了主人矛盾的心情。

    “你要是敢糟蹋月婵我就杀了你!”凌雪双手用力掐得刘子承白眼连翻身上重伤未愈毫无招架之力。

    月婵的‘刘氏声法’正练到高音部忽然见床上的师傅眼珠上翻口吐白沫眼看就要驾鹤西归急忙抱住凌雪的身子道:“雪姐姐你干什么?快放手哥哥要不行了!”

    原来躲在门边的人正式凌雪。要紧消散后拖着疲累身子的她一夜未眠。

    回想起昨晚那突如其来的空荡荡又瘙痒难耐的感觉分明是传说中能让女子高涨难以自控的‘飞燕喜春散’!而这种药只有她们北罗国才有数量甚微只有几人拥有巧合的是顽皮的月婵就是这几人其中之一!

    月婵心思单纯纯真率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如同一张白纸性格又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一心一意的追寻快乐。

    她下药无非是想与会唱歌的刘子承来近距离只是不知道后果……

    凌雪像怪她却又提不起气试问谁会向一个恶作剧的孩子兴师问罪尽管恶作剧引了弥天大罪。

    她恨她那该死的任务如果不是她依然是只草原上快乐的蝴蝶每天骑马射箭练武歌唱何等的逍遥自在。可是每个人都有她的责任与使命为了完成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她又怎么能逃避呢?

    最后她将恨意转移到了刘子承身上若不是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出现又吵架又唱歌月婵又怎么会对她产生兴趣又怎么会下药又怎么会……

    感受着身下传来的刺痛和酥痒暴涨的异样快感望着传单上那多殷红的梅花凌雪欲哭无泪几次伸手要将六自称毙于掌下可当看到他那肿胀布满伤痕的脸又迟迟下不去手他那狠狠的话语始终再耳边回荡:“我恨!我恨凤翔阁凌雪那小娘皮她不识好人心市侩惟利是图虚假伪善粗鄙庸俗。”

    为丑女出头他不悔被人毒打他不怨而他却恨着我!他恨我!!可是他又知不知道我是有苦衷的他又知不知道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凌雪将欲杀人的手掌捂在脸上迷茫无助的泪水沿着指缝流淌辗转一夜未眠。

    天刚一亮凌雪匆匆的梳洗一番随意的挑选一套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夺门而出。神情决绝没有半点留言她要离开永远的离开她不知如何面对那个男人那个自己的男人只要选择遗忘。

    就在她刚要离去月婵的房门忽然打开小丫头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蹑手蹑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她要干什么?凌雪好奇的跟了过去躲在门外倾听着两人的对话。

    当听到月婵喜滋滋的叫一声‘姐夫’凌雪无奈苦笑当听到她故意卖关子不告诉刘子承昨晚和谁再一起时凌雪心下稍安却又沉闷又隐隐有些期待刘子承知道真相。当傻丫头被人哄着说出这是她的房间还有刘子承那长时间的沉默时凌雪芳心内登时又怨又哀又甜蜜最起码能知道刘子承在思虑在矛盾在准备如何面对自己。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听到月婵特殊的叫声简直……简直就和自己昨晚一样凌雪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祸害月婵了?尽管昨晚谁祸害谁还说不准!

    思绪飘飞腰间摇动更急月婵使出吃奶的劲生生的拉开了凌雪在她耳边大呼:“雪姐姐哥哥他断气啦……”

    “啊!”凌雪惊叫一声回过神来连忙伸手向刘子承鼻端探去只觉他呼吸绵长温热有力尽管脸色铁青口吐白沫也仅仅是晕过去而已。

    “月婵你干什么?”凌雪扭了扭腰肢撞开了月婵愤愤的问道。

    “姐姐你差点杀了哥哥他又没有得罪你。”月婵看着床上哥哥惨兮兮的样子心疼的抱怨道。

    哼!他是没得罪我。可是昨天那一夜他却伤害了我我满脸泪水我心儿已碎…凌雪复杂的眼神盯着刘子承猪头般的脸颊娇躯颤抖泪珠蕴着眸中难以取舍。

    月婵的性格即便再孩子气此时也感到了压抑诡异的气氛傻呵呵的干笑两声。同时也唤起了凌雪的注意眸中水雾化作怒火双颊飞霞气哼哼道:“小丫头你说为什么给我下药?”

    “啊?雪姐姐你说什么药……哦!”月婵见凌雪欲杀人的眼神心知无法隐瞒傻笑道:“其实昨天我忽然觉得冷就想自己冲一杯‘飞燕喜春散’暖暖身子可是却被小翠端到你房间……姐姐你好好照顾哥哥咱们改天再见……”

    月婵蹩脚的接口引得凌雪大怒脸色青得可怕吓得月婵急忙奔出房间临走还不忘调侃一下凌雪。

    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消散气氛宁静而沉闷。凌雪欲哭无泪进退两难。呆呆的坐在床沿上小手自然垂放在刘子承大腿上尽管隔着锦被依然能感受到对方肌肤传来的热量凌雪脸似火烧却没有移开手掌。

    “你这害人精为什么你要出现为什么你要和那些人打斗为什么你那么悍不畏死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为什么你……”凌雪哀怨的低吟着。

    为了保命装晕的刘子承冷汗涔涔。小妞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为什么?你是不是想说我为什么张小?这个问题和‘xy’有关我也说不清楚。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女子尖锐的娇喝声传来:“徐栓你到底挺清楚没有那死鬼真的在这吗?”

    …………

    不容易拼着酒醉剧痛赶出来的如有不到之处请大家多谅解如果满意请大家多支持!只要鲜花不要票献给矛盾的凌雪谢谢!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