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痛并快乐着

    凌雪娇躯一颤自己的手腕今晚第三次被这奸商在手中稍一挣扎就听刘子承手臂传来几声清脆的骨骼声响。

    凌雪连忙打消了挣扎的念头他刚才遭受重击关节处定然有断裂或者脱臼现象。凌雪手腕一转已脱离他的手掌单手托住他的手臂一只纤纤素手在手臂各处关节轻捏拖动抻拽骨骼声大响。

    即便刚才遭人围攻刘子承很爷们的一声没吭但此时危险已除意志崩塌剧痛袭来令他全身抽搐冷汗狂落撕心裂肺般惨叫连连。

    凌雪红着脸皱着眉似羞涩似不忍思虑良久才双膝跪地让刘子承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颤抖着双手抚上了男人的身体。

    手指如电手掌翻飞准确的游走在每一个关节穴道上刘子承每一声惨叫之后都会伴着一声舒服的哼声骨节上的伤势转眼间已好了泰半。

    “神仙姐姐我是不是要死了你是来接我飞升的吧?”剧烈的腾空使得刘子承大口喘息着双目虚睁颤声问道。

    “你死不了。”凌雪擦拭去额头上的汗珠冷冷的说道。

    “死不了?那为什么我现在感觉又痛又有几分舒坦呢?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嘛一定是要死了徘徊在天堂地狱间。”刘子承坚信自己不久于人世到也看得开淡然受之惬意的翻个身脸颊在‘枕头’上轻蹭几下叹道:“真香又由弹性能死在这也值了。”

    他是值得了。凌雪脸色红似火烧娇躯战栗想一巴掌给他可恶的大脸拍扁却又担心他的伤势咬牙切齿道:“快点起来你根本死不了。我已经帮你接好了脱臼的关节打通了封闭的气血而且还没有内伤只需将养几天消肿就好了。”

    刘子承此时晕晕乎乎的那听得到她说什么。只感觉到身下的‘枕头’在顶顶的移动似要离他而去死都不让人死得舒服点吗?

    刘子承一侧身也不顾手臂上的腾空伸手环住了‘枕头’。温热的大手正覆盖在凌雪纤瘦的腰肢上紧紧的箍着任谁都无法撼动。

    凌雪又羞又恼身体不住的颤抖体内热气升腾脸红耳赤。蓦地一咬牙单身抓住刘子承后衣领只轻轻一提刘子承百十多斤的身体似小鸡一般悬在空中足可见凌雪的强悍。

    飞升了?刘子承觉得自己脱离了地心吸力。手掌顺势油凌雪的纤腰移到了肩膀身子轻轻晃动头下‘枕头’彻底消失了刘子承心里空荡荡的脑袋晃动终于找到一处更加柔软的栖身之所紧紧枕在上面再也不动分毫。

    “呀……”凌雪不由自主的轻叫出声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真的被大傻了还是借机耍无赖你到是找个好‘枕头’可压得我都喘不过气了。

    有心将他抛下自行离去可蓦然瞥见刘子承由于头部下垂而不断滴落的鼻血又无奈的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管怎么说这无赖也是因为帮凤翔阁受得伤总不好恩将仇报。

    凌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暗道一声‘冤家’莲足轻点娇柔的身躯如一道匹练激射而出留下一道靓丽的残影消失在夜幕中……

    原本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凤翔阁此时已是漆黑一片只有木制楼梯上悬挂这一盏如灯塔般为归家的人照亮前路的灯笼摇曳的烛火与房间中时而传出的女子啼哭声交相辉映。

    凌雪气定神闲的拎着刘子承站在门边听见哭声无奈的摇了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胸前半睡半醒的刘子承要不是他的一番话怎么会让这些本就孤苦的女子再勾起伤心事呢看这样子凤翔阁今后几天都不用开门做生意了。

    沿着楼梯轻手轻脚的上楼走到最后一间房间房门虚掩凌雪侧身进门牙床帷帐屏风铜镜桃木桌椅布置简单之极。

    轻轻将浑浑噩噩的刘子承放到床上头下忽然换成了硬邦邦的磁枕远不及刚才舒服刘子承似赌气的孩子一般撅着嘴将磁枕拨弄到一边双手挥舞似在寻找刚才那份柔软。

    凌雪无奈苦笑缓缓退去身上染雪的薄纱披肩只剩下一件淡粉色的抹胸小衬山峦叠嶂鸿沟深不见底。半球微露小点点挺翘肉感十足。

    草原儿女生性豪放凌雪大刺咧的做在桌边伸手拿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水看都没看便一饮而尽砸了砸嘴巴略一皱眉似在品评味道正巧这时刘子承被床上铺的一张羊毛毡垫弄得鼻痒一个大喷嚏打出鼻血狂流。

    凌雪也来不及细想赶忙取下木盆沾湿毛巾为他擦拭血迹。见刘子承浑噩中还是眉头紧皱似有无尽痛苦。凌雪略微沉思脸蛋上红霞密布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伸出双手一点点的揭开刘子承衣扣。

    “呸!这奸商真是下流痞子。”凌雪万万没想到只退去了刘子承的长褂及外裤这家伙就已经成了羔羊。没办法在秦梦玥房间时仆役催得太急只套上了外套就匆忙而出。

    凌雪许久才平复了狂跳的小心肝手中的毛巾已冰冷一片在刘子承身上几处破皮渗血的外伤处轻轻擦拭不多时便见刘子承身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凌雪一惊连忙将毛巾投入水中。这猛然起身间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身子不由自主的打颤热浪在心中升腾流窜全身脸似火烧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感袭来。

    恍惚之际正好垂看到床上精壮的男人。梦呓中他似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天真可爱。身上惨烈的伤痕显示着他又是个英勇不屈的勇士。

    他可以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青楼女子挺身而出即便身处险境也无怨无悔。他可以舌灿莲花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市侩而恨之入骨。他有一手好厨艺简单的苹果都能做得甜入心扉。他……

    短短几个时辰之内生的事情一幕幕似走马灯般在凌雪眼前浮现这些都是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这个一身伤痕的男人这个还在找寻着柔软‘枕头’的男人。

    凌雪醉了陷入了泥潭中。芳心如鹿撞心跳加剧。在她眼中床上的男人在一瞬间伤痕尽去眉目俊秀又不失刚毅。

    缓缓俯下身脸颊相贴呼吸相容。小手颤抖着抚上他强健的胸膛感受着强有力的心跳充满着活力给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嘤咛”凌雪低吟一声身如点击剧烈颤抖。身下的男人一双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探入了她的抹胸中盖在了她高耸的玉峰上有节奏的揉捏着。

    骨酥肉麻的感觉自脊椎升腾传遍全身。凌雪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团软的靠在了男人身上火热的唇印在他满是血腥味的嘴唇上胸膛紧贴企图阻止他魔爪继续作恶。

    空虚的感觉如潮般汹涌凌雪不由自主的摇晃着腰肢与身下的男人摩擦着。身前的魔爪居然不战而退伴随着‘刺啦’一声大响凌雪尝尝的裙裾被那双声东击西的魔爪撕裂一双美腿在雪白亵裤下清晰可见。

    忘情的吻悸动的心深情的爱抚彻底点燃了两人的漏点刘子承望了自己满身伤痛心里只有占有占有那温柔照顾自己的神仙姐姐。凌雪忘记了那支配自己精神的任务只想填满自己的空虚。

    亵裤抹胸飞落私处相贴。唇舌相交肢体厮磨凌雪摇摆的私处一下下碰触这刘子承的分身如一道道天雷击在干柴上之火熊熊燃烧。

    “啊——”凌雪红唇大张伴随着一声痛呼一朵娇艳的梅花在雪白的羊毛毡垫上绽放……

    撕裂般的腾空让凌雪恢复了一丝清明望了眼身下五官扭曲的男人和两人紧贴的下身心下惶恐:“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和这奸商……我要死了吗?为什么出现了这人说得感觉‘痛并快乐着’”

    晶莹的泪珠簌簌而落看着桌上那印花的茶杯凌雪恍然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俯下身……

    门外一只高高竖起的耳朵紧贴在木门上艳丽的脸蛋儿上满是狡黠的笑容正是月婵!

    房内浓重的喘息声传来月婵掩嘴轻笑连连另一只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瓷瓶上贴一张纸条四个大字赫然其上——飞燕喜春散!!

    月婵笑嘻嘻的低估着:“小翠介绍的果然没错这‘飞燕喜春散’当真能令女心欢洽情动不已不过姐姐果然是喜欢哥哥的要不然怎么能连我下了药的茶都没有察觉呢?这下好了真的要叫姐夫了!”

    …………

    意外的反推倒!!凌雪这个人物将贯穿全文最佳女一号!另外贱人刘在以后再无顾及淫心泛滥之下将会上演人狼的传说敬请关注。哈哈哈真正的好戏即将上演啦请将鲜花献给可爱的月婵感谢她的‘飞燕喜春散’!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