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不欢而散

    刘子承满意的点了点头刚准备示意醉汉离去哪知对方依旧如铁塔般矗立不动双目如电般紧盯着刘子承妇女之友刘子承还以为对方要感谢自己及时挽救了迷途的他谁想到换来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刘子承咱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又有仇人了!看着醉汉如一阵旋风般夺门而出刘子承欲哭无泪。不过看到身后一众姐妹那感激又热切的眼神时略一衡量还是觉得利大于弊下次来不仅凌雪要打折这些姐妹没准还会倒贴!

    “好了风波已平大家继续。”刘子承很有风度的挥了挥手悄悄避开那些准备扑身而上的姐妹们重新落座。

    他是没事了凤翔阁彻底乱了套。有良知的男人们嘀咕着:“唉大家都是人将心比心怎么能在欺凌这些可怜的女子呢?”随后扔下些三碎银子走了。

    当然这是有良知的男人只占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是禽兽。舔着脸伸着手又想去把美眉。哪知道女人们却一反常态一个个色荏内厉不约而同的说着一句话:“快滚老娘今天没心情!”

    刘子承一会的功夫吵了两场架腰酸头痛嘴抽筋那还有心思顾及其他。享受着月婵的服务一杯杯的灌着茶水补水很重要。

    忽然一阵香风扑面不同于月婵身上的似青草般的清香而是如花蕊般的甜香。慢悠悠抬起头正对上凌雪那张冰块脸老是扳着到时没有皱纹。

    “凌姑娘我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才会打抱不平的你不用谢我。”刘子承很大度的挥手道。

    “谢你?我不骂你就算了。”凌雪冷哼道:“都是因为你害得客人们没有了玩乐的心思姑娘们心中伤感连强颜欢笑都不愿意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做生意啊!”

    靠!可恶的老鸨子!原本以为这样的话只有在后世那些市侩之人口中才会说出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妓女也似这般人钱不认人妄做好人!

    “是啊刘兄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多管闲事干嘛害得刚才那小狐狸哭着走了我多寂寞啊。”齐官岩总是会挑时机抢台词而且特别不中听毫无立场。

    刘子承气炸了肺拍案而起双眼通红全身巨颤怒吼道:“日!你们他妈说得这是人话吗?那是个人活生生的人被人打的吐血你们不闻不问反倒担心生意改天这些姑娘都被人打死就你自己一个人接客做生意吧。奸商!吸血鬼!”

    刘子承宛如一只暴怒的狮子吼声震天戾气狂霸。凌雪面无表情冷冽如草原上的孤狼与刘子承针锋相对不避不让哼道:“奸商?你自己又是什么?一日三餐居然要收十五两银子一样是吸血鬼。”

    “我赚钱是靠自己的双手每道菜我都用心去做不会利用别人!”刘子承反唇相讥。

    “什么叫利用!这些人都在我手下混饭我供吃供穿脂粉钱给她们就应该给我做事。”凌雪毫不示弱。

    “呸!有钱了不起。老子也有钱就让你陪一晚上现在就把衣服脱光!”这个世界太疯狂也太现实无论什么年代人都会被利益所驱使剥削无处不在啊。

    “你……”凌雪大怒冰冷的脸上血红一片看到刘子承那暴躁的样子忽然又平和了稍许眉眼一转冷笑道:“好啊有钱就是了不起你现在能拿出一千两黄金姑娘今天就是你的!”

    “哇……美人相陪刘兄好福气啊!”齐官岩赞叹道。

    “滚!”刘子承怒吼一声吓得齐官岩脸色刷白凌雪娇躯一颤:“一千两黄金?你以为你镶金边了?日!有这钱我宁愿卖一群母猪也不会给你。我到今天刚明白什么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莫名其妙刚才还一个劲的为人家出口现在竟然破口大骂水火不容一切为了利益为了钱有时我常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先有人还是先有钱……人到底他妈为了什么活着?

    凌雪竟被他比做母猪登时气得面色涨红双目喷火冷峻的脸上冰霜再现刘子承轻蔑的看她一眼话不投机半句多将手中香茗一饮而尽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自顾自朝门外走去。

    “刘兄……”这太不明不白了佟春明和齐官岩还没回过神下意识的开口挽留。

    刘子承头晕目眩从来未出现过的哲学问题竟在他这没心没肺的人心中萦绕。我错了吗?是因为我要改变这个世界人们的价值观吗?我他娘的只是说我想说的做我想做的管他那么多走nb的路让sb说去吧!

    “公子。”刚行到门口一声低吟在身后响起刘子承闻声回头出声的正是刚才被殴打的丑女此时身体瘫软正被两个姐妹搀扶着嘴角鲜血猩红刺眼脸色惨白让人心怜。

    “公子刚才多谢你仗义相救小女子真心道谢望公子不弃!”丑女在姐妹的搀扶下颤抖着身躯盈盈下拜。

    刘子承自认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这一刻他眼中竟盈满了泪珠。不是因为与凌雪的不识好人心而赌气而是因为这丑姑娘虽身处娼门却保留着人性知恩图报哪怕是一句‘谢谢’也足以证明人性本善为什么有些人会因为钱而抛却人之本性呢?

    刘子承不想多言轻轻点头复又摇了摇头示意她谢意心领不别介怀。顺势朝佟春明两人摆了摆手大踏步夺门而出。

    前脚刚出门后脚还未动就觉得衣衫紧绷一个大力由身后传来。刘子承气急败坏的回过头正好迎上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眸美艳的脸庞挂着可爱的笑容一双小手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襟不停的摇啊摇。

    “月婵!?”刘子承轻唤一声停下脚步。

    自从进得凤翔阁大门给他感触最多的无非是国人的传统纸醉金迷糜烂。还有凌雪惊人的姿容和月婵与她身材样貌及不相符的纯真秉性。

    初听她柔美的声音是因为自己唱歌。初见她天真的小脸是因为能吃到自己的拔丝苹果。初见她有动作是因为她小孩子般拉着自己的衣襟似撒娇似不舍。月婵的表现就像是邻家拉着青梅竹马的哥哥买糖果的小妹刘子承第一次面对女人没有兴起兽欲只有甜蜜和难舍的回忆。

    “哥哥……”似有心灵感应一般月婵竟然轻轻唤出刘子承的心声。

    哥哥刘全身一震心中甜蜜慧心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像要伸手抚摸她柔顺的长却又觉得不妥讪讪的收回手笑道:“月婵小妹妹你拉着我做什么?”

    月婵闻听他言似个孩子收到心爱的礼物般开心的笑了起来轻轻松开手紧握在一起抱在胸前托着香腮欲语还羞的样子可爱至极。

    “小妹妹你有什么话就说不然哥哥可要走了。”刘子承佯装要走。

    “哥哥我……”月婵见他要走急忙又拉住他的衣襟支支唔唔道:“我想请你教我唱刚才那歌。”

    原来如此。不知道小丫头是别曲调打动还是被歌曲中蕴含的爱情故事倾倒。刘子承刚要一口答应抬眼间正对上凌雪那张如万年寒冰雕成的脸颊上心头怒火未消但又不想迁怒与月婵轻笑道:“教你可以但哥哥现在没空你要想学可以来离着不远的徐记酒楼来找哥哥。”

    “徐记酒楼嘛月婵知道月婵一定会去找哥哥的。”小丫头单纯如天使兴奋的拍着小手满口应承。

    “好了小妹妹再见。”与如此纯洁的女孩子聊两句刘子承心情平复少许但仍不想在这无情无义的地方多留不待月婵答言已经快步离去。

    原本人声鼎沸的凤翔阁只剩下凌雪月婵和佟春明齐官岩四人就连倒在齐官岩怀里的女子都去感怀自己悲惨的身世了。

    “唉这个刘子承真是的多管闲事又不辞而别非君子所为。”佟春明终于等到了埋汰刘子承的机会咋呼着损道。

    “你背后说人坏话实属小人之行!”齐官岩原本准备给未来妹夫争争场面哪知道还没开口一个冰冷的声音已经在背后响起。

    “凌姑娘你这是何意。”佟春明脸色尴尬的看着出言的凌雪怯生生问道。

    “没甚意思。就想你们赶快结账今天凤翔阁不营业了!”凌雪冷冷瞪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

    最近事忙更新稍缓所欠章节11月2日开始补回以人格担保。厚颜求票票鲜花顺便呼吁读者请来阅读正版支持作者不然兄弟大婚我连礼金都没有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