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为女请命

    就知道你小白脸没按好心眼。你不是要装君子吗?老子就给你个机会。

    刘子承哈哈干笑两声气势十足尽显豁达之风朗声道:“佟兄言之有理今日来此是为贺你我兄弟相交你长我几岁为兄。小弟宴请兄长理所应当何必为了这黄白之身外物斤斤计较呢有失君子之风。”

    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男儿豪迈之气尽显。正符合草原儿女豪放之情两个女子眨巴着大眼睛凝望着他眼中满是激赏。佟春明脸色绿挥袖连抹额头冷汗。

    好小子真他娘的够劲。佟春明心中暗骂都已经有了秦小姐还在这冲什么大头蒜连汤都不让别人喝吗?心有不甘的小白脸偷眼看了看凌雪高声回应道:“贤弟愚兄刚才只是开玩笑你每日辛苦劳作赚钱也不容易还有由为兄做东吧。”

    这话说得好小白脸兄你太捧小弟了。凤翔阁是什么地方?烟花之地!青楼!这个时代可不比现代好多女人为了追求奢靡的生活自甘堕落。而在这个时代沉浮与欢场的每个女子背后几乎都有一段血泪史抡起赚钱辛苦谁又能辛苦过她们勤苦劳作这四字被你这大少爷轻易说出个中的苦楚你又知否?

    最关键是佟春明为了争面子声音极大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顿时引来鄙夷的白眼无数就连凌雪刚举起的准备填水的茶壶又重新放回了原处。

    无辜被鄙视佟大少一脸茫然刘子承懒得与他计较开口道:“既然佟兄盛意拳拳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佟兄一番美意。”

    “是啊是啊多谢佟兄了。”许久没有台词的齐官岩插了一句只是不知道何时这厮怀里竟然多了个浓妆艳抹身着薄纱裙肉隐肉现的女子正手臂相环喝着交杯酒场面淫荡至极。

    佟春明苦笑两声对这两个脸皮又厚又无耻的人无奈加无语岔开话题道:“在下今日有幸一睹凌姑娘仙颜实是三生有幸不知道能否锦上添花欣赏一下月婵姑娘的天音神曲呢?”

    “没错久闻月婵姑娘琴曲双绝姑娘今日可会表演?”齐官岩没话找话可能是在气导演给他的戏份太少。

    “呵呵不好意思。”月婵勾魂的眼神淡淡扫过三人掩嘴轻笑道:“今天有人帮我抢了两块刘公子做的甜甜苹果与香蕉甜腻的嗓子有些干涩今天就不献丑了。”

    又是刘子承!佟春明气的咬碎一口小白牙。月婵天真无邪的笑着如她性感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凌雪如慈母般温柔的看着她嫣然一笑。

    “你看看你这德行给老子滚开。”友好祥和的气氛被一声大吼打破紧接着便是瓷器落地摔碎声木质桌椅到底的闷响还有女人的惊叫声。

    声音还是来自角落还是那个不甘寂寞的中年男人。桌椅反倒茶水飞溅那个大嘴大鼻子大脸盘的女人已经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紧抱着头认男人踢打惊呼声也已变成了惨叫声。

    “娘的看你长的这熊样让你伺候大爷是爷赏你一口饭吃你他娘的还笨手笨脚打死你贱人!”男人双目赤红口齿含糊一看就知道喝高了尽管如此下手却不轻一下下踢在女人的小腹上。

    “住手!”凌雪脸色骤变横眉冷对如暴风雪来袭。大喝一声疾步上前双手一推那男人措不及防脚下踉跄不由自主的退出三步。

    凌雪怒目而视光洁的娇靥涨得通红粉拳紧握手臂巨颤气势凌厉骇人冷生逼问:“为什么打人?”

    “老子愿意你看看她这丑样子惹老子生气啦当然要打她。”男子满嘴酒气身子动摇西晃朦胧的醉眼斜睨着凌雪调戏道:“同样是客人不就是老子来得晚一点嘛为什么找这么个丑八怪来伺候我。我看小娘皮你长得倒是听水灵你来陪陪大爷今天这事就算了不然要你这凤翔阁开不下去。”

    凌雪大怒美目一瞪举拳欲袭。就在这时一股热力又现自己纤瘦的皓腕又一次握在了一只粗糙的大手中。

    没错来人还是刘子承。作为崇尚人权的新青年女权主义的拥护者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女人插朋友两刀的见人理应挺身而出。其实刘子承的想法更简单最好今天麻烦越多越好一次性都帮凌雪解决掉这个凤翔阁的老板娘就是承他人情以后想来玩而且还找不到冤大头的时候凌雪就算不免单最起码也打个三折!!

    趁机在凌雪光滑的手背上摸了一把当真如丝般嫩滑。刘子承斗志满营一步跨上前用力的拍了拍醉汉的肩膀竖眉瞪眼咧嘴吧仰着脖子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势牛逼哄哄道:“喂小子你他妈混哪里的敢到这里捣乱。”

    那人明显一怔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自己的看了看刘子承不满血痕的脸颊和乌青的双眼不屑一笑道:“老子就他妈混这里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大家都以为刘子承听到如此挑衅的话语定然热血沸腾怒冲冠就算不把对方打死也要腿打折最不济也把他肋条打骨折。哪知道就在万众瞩目之时刘子承原本煞神般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级可爱的笑容用力要腮帮子的情况下竟然生生挤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让人无语至极。

    “这位仁兄你这就不对了既然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呢?再说出来混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一只脚踩在监狱里一只脚踩在阎罗殿每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生后都没有保障我劝你还是放下屠刀立地信‘上弟’吧。他老人家说过信‘上弟’得永生。”刘子承语重心长的说着双手合十在胸前以他博爱的胸怀感化着恶徒有些虔诚的人甚至在他头顶看到了只有神圣天使才会有的光环。

    显然醉汉并不是‘上弟’的教徒喷着酒气道:“你少废话老子的事轮不到你管再废话先灭了你。”

    “好啊!”刘子承很干脆的回答顿时引起众人的惊叹就连凌雪都不可思议的瞪起了美目一边的月婵眯起眼睛笑嘻嘻的看热闹闻听刘子承言:“这位兄台如果你灭了我能出这口气不再为难这位姑娘那就尽管动手。”

    这时醉汉没有借口旁边有与刘子承相识人插嘴道:“我说刘子承啊刚才你为了凌雪吵架人家凌姑娘漂亮这还说得过去你现在为这个一个丑妇吵架还要惹祸上身值得吗?”

    “唉……这位仁兄此言差异。”刘子承挥手打断四起的议论声越说越激动真情实感自然流露。眉眼低垂眼眸含泪颤抖着嘴唇道:“诸位你们抬起头睁开眼看看你们身边的人儿吧。没错她们是沉浮与欢场堕落与风尘但她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悲惨经历。”

    一句话道出了风尘女们心中的凄苦与悲凉所有女人一时间都感同深受纷纷离开男人的怀抱双眼含泪忆起了伤心往事。

    刘子承低沉的话语响彻大堂敲击着每个人的心房:“为了三餐一宿她们人前强颜欢笑人后默默垂泪心中凄苦向谁诉?为了生存她们不惜放弃尊严为了活着她们忍辱负重。”

    刘子承越说越激动女人们越哭越伤心醉汉越来越清醒忽然刘子承双眼一瞪小宇宙爆其实飙升指着醉汉吼道:“你!就他妈是你!你好好想想刚才她为了取悦你陪尽了笑了小心谨慎生怕有一点闪失而你不但不领情反倒对她辱骂踢打哼!好真好啊!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他妈要是有一天挂了剩下妻子女儿受生活所迫堕入风尘到时饱受欺凌不说也被人如此拳打脚踢估计你死都不会瞑目吧!!!”

    刘子承一番精神攻击下来醉汉已是满脸冷汗尽头近皱心虚的看了看蜷缩在地上的丑女似真的幻想成了自己的妻女全身筛糠似的颤抖扶墙欲逃。

    “站住!”一声断喝惊得醉汉险些跌倒面对刘子承黑的吓人的脸孔一种恐惧由心而生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向这位姑娘道歉!”刘子承搀扶起嘴角已经溢出鲜血身体不住抽搐的丑女将她搀到壮汉身前一字一顿恶狠狠的说道。

    “快道歉!”正义的一方最会得到大多数人民群众支持的。刘子承为女请命引起了所有女人的共鸣同仇敌忾。

    醉汉紧贴在墙上不该抬头看刚组建的娘子军一眼干裂的嘴唇嗫嚅半天忽然一握拳昂头挺胸对着丑女深深一揖:“对不起!”

    ……

    新一周求票票鲜花支持!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