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章 岳父面前显身手(下)

    既然老爷子话作为忠仆的德叔自然不敢反驳欣然领命的同时还不忘向刘子承飞来一记眼镖。

    秦老爷子人老成精察言观色之功更是炉火纯青撇去自己被老婆管得有些痴呆的外甥不说只看自己女儿闻听刘子承要亲自下厨时那欣喜的表情就知道女儿已经动了真情。最关键的还有自己身边的佟春明白净的脸皮变成了锅底色唇上的小胡子根根倒竖凌厉的眼神如刀似在对刘子承割肉削骨。

    自己当初与佟家族长喝酒谈天时兴致正高一不小心突出了什么两家结成姻亲想法要说佟家小子还真不错要模样有模样要本事有本事这些年他老夫回家养老君越一直都是他一手操持更是井井有条丝毫不弱乃父之名。

    可是万万没想到女儿出去几次就遇到了这么个不知道哪个石头缝里蹦出的男人结果被他迷了心窍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两人都是厨师无论梦玥嫁给谁以后都不会挨饿。

    老爷子自己想到开心处不自禁的笑出了声。面对小辈差异的目光也不收敛道:“看来老夫今天是有口福了既有刘贤侄这菱角的煮食吃法又有东平第一酒楼的少东家在怎么样佟贤侄可否露两手祖上宫中厨艺也让老夫开开眼尝尝鲜。”

    佟春明闻言立刻双眼善良笑容绽放和朵牡丹花似的他如何能不知道这是老爷子再为自己找台阶当即不住的点头称是。

    刘子承心中明亮这分明就是老爷子有意挑动他两人相斗也算是老丈人考量姑爷吧不和你计较。

    秦小姐亲口吃过火锅刘子承独家的‘叫花鸡’和甘甜爽口的奶茶每样都新奇却没有都让人食之难忘自然对情郎自信满满示威似的向老父亲扬了扬头那意思像是再说:“老爹您请好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无论什么时代都是随处可见。这不刚刚闭上嘴的齐官岩又蹦了出来拍着手赞道:“太好了。一个是宫中御厨之后一个是声名鹊起的新人两大厨师比拼厨艺当真是有口福。正好我这有一箱特殊的海味一年到头也不常见不知道能不能烹调出美食啊?”

    “是何海味还请齐兄明示。”佟春明好不容易逮到了在秦小姐和秦老爷子面前露脸的机会当即咋呼起来。

    看了一眼含笑点头的秦老爷子又偷瞄了一下怒目而视的表妹齐官岩讪讪一笑行到刚才抬来的另一只水箱前撬开顶盖顿时数只三、四寸长齐官岩嘴里的海味跃出水面银色的身体高高弹起挂着水珠似朵朵浪花绽放。

    “麻虾?!”佟春明认清海味惊叫一声。

    “佟兄果然好见识正是麻虾!”齐官岩也跟着打屁恭维。

    秦老爷子赞许的看佟春明一眼又转头看向刘子承只见后者眉头解锁望着麻虾久久不语。

    秦小姐担忧的紧握着小手她知刘子承乃是榆关人士身在内6别说是海就连大点的河沟都没见过极有可能不认识海味要是在佟春明面前落了下成不知道爹爹会不会瞧不起他……这坏人看似喜笑怒骂实则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就看他从未向冷诗蕊那大小姐折过腰就能看出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受到打击……

    秦小姐越想芳心越乱情不自禁的伸出小手要去抓他老老实实的大手。可就在她刚把手伸过去的时候刘子承猛然站起身咧开大嘴刚要说话忽然觉得跨见兄弟处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低头一点好家伙秦小姐嫩白的小手不偏不倚的正好按在其上跨见的小刘何时有过此等待遇猛然抬头如狂龙出海若不是秦小姐及时抓住很可能手腕骨折了。

    从来都是自己用手这次居然是女人的手刘子承心潮澎湃刚才像说的话再就飞到了九霄云外稍稍一挺身让秦小姐能更好的‘把握’。

    “啊——”秦梦玥可不似徐傻妞那般思想单纯刚一触手就已知道这乃是‘关键所在’没想到这坏人还主动的挺动了一下那‘坏家伙’似一只钢针刺到了自己掌心惊叫一声连忙抽手脸蛋似火烧芳心如鹿撞羞愤欲绝。

    秦老爷子被女儿这一声喊吓了一跳连忙急切的询问状况舔犊情深让人感叹。秦小姐到底也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处境尴尬但反应敏捷闻听父亲问话头低低的小声回应道:“爹爹我没事是他他有话要说!”

    刘子承郁闷了!我刚才是有话要说谁想到你忽然给我来个咸猪手现在想说啥都忘了。

    “哼这等村野小店之人是否见过此等海味还未尝可知会有什么话说?”佟春明见秦小姐眉眼晕红娇羞无限的样子骨头轻了二两可人家却张嘴闭嘴‘他他他。’到现在连正眼看都没看自己胸腔里似装进了数十公斤tnt一腔怒火化作尖酸之言讽刺起了刘子承。

    秦老爷子见宝贝女儿没事心下稍安也将目光移到了刘子承身上想听听他有什么话说。

    刘子承心情平静了下来‘兄弟’也收敛了不少依旧注视着麻虾三寸长的身躯不断的跳动弯腰拱背的样子实在太亲切了。

    “那个表哥……不对妻管严呐你刚才说这些虾子都是很难得一见是吗?”刘子承终于开口轻声询问。

    “是啊。这些麻虾都是我南苑的一些经常赶海的渔民意外捕获的平时很难寻它踪迹一年到头也就只有这么三五箱而已。”齐官岩很是骄傲的回道。

    刘子承看他倨傲的神色暗自摇头连基围虾都不会捕捞你骄傲的什么劲儿。

    “此虾名为麻虾这点不错。喜欢生活在泥沙底躲在海床中平时只露出头部前段呼吸平时只在赶海时见到涨潮时从未见过我说得可对。”刘子承伸出捞出一只基围虾微微叹口气继续询问。

    此言一出齐官岩以及秦老爷子明显一怔望着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个村野小店的厨师对麻虾习性的了解竟然比他们这些常年生活在海边靠捕捞为生的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你还傲看你还狂。刘子承愤愤的撇了妻管严一眼。朝着正眨巴着大眼睛正满脸欣赏的望他的秦小姐挤了挤眼睛在后者羞赧的垂下头后骚笑道:“ 这种麻虾之所以在涨潮的时候从未见过那是因为在涨潮时它们都会退避到一些缓流的内湾栖息。我说出它这种特性你应该明白了吧?”

    秦老爷子与齐官岩都是长在海边祖祖辈辈靠捕捞为生更是成功的生意人只略一沉思顿觉豁然开朗。

    是呀!人家说得多明白在涨潮的时候这些麻虾都会退避到内湾如果这时去内弯捕捞还愁什么一年三五箱到时估计可以躺在虾子山上睡觉。

    “刘贤侄你的意思是要趁涨潮时去缓流的内弯捕捞可是你刚才也说了这麻虾都喜欢生存在泥沙底捕捞时肯定会牵一而动全身如何能更有效的捕捞呢?”此时的秦老爷子一改儒雅之气像个即将高考的的学生追问老师习题何解。

    不愧是人老成精问出的问题就是有实际性建设性。既然是老丈人当然要打好关系最好是打动他的心没准晚上就会嘱咐秦小姐与我洞房来招揽我这人才。

    刘子承yy的险些流口水秦小姐一直盯着他看到嘴角的经营不用琢磨也知道他有想歪了心中轻啐一声偏过头去只是小耳朵竖得高高偷听意图很明显。

    “捕捞?很简单这种动物很傻的只要在内弯浅水四周修筑石基它们就会自投罗网。”

    “哦!原来方法如此简单又可行可叹老夫半生居住海边居然没想到。贤侄大才又为靠海为生渔民寻到了一条新路老夫替那些乡亲们感谢贤侄的无私了。”秦老爷子情绪异常激动猛然起身两步来到他身前抱拳就要躬身下拜。

    老丈人拜女婿会不会被雷劈!刘子承连忙扶住老爷子谦恭道:“老爷子切莫如此这并非小子之功乃是生存在海边的渔民们勤劳智慧的经验总结只是有些地方地处偏于一些手段无法流传于世恰巧小子在外游历时偶然得知此法恰巧今天又遇到了老爷子和齐兄相信我这般相告那些明此法的渔民也会高兴的。”

    闻听此言秦老爷子与他外甥更是激动莫名。在这封建时代技术都是私有化绝对的机密有着传内不传外的说法更有甚至即便家中人也是传儿不传女哪会有人将吃饭的手艺无私的传给外人刘子承此举无异于救世主般大公无私两人不顾他阻拦心甘情愿一拜。

    刘子承无奈只好生受一礼望着满脸激赏的秦小姐苦笑摇头。

    …………

    去看岳父了大家砸点花仍点票当时给老丈人的见面礼吧!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