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岳父面前显身手(上)

    刘子承眨巴着大眼睛对身边佟春明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只是等着椅子上脸色阴晴不定秦老爷子回复一句什么这可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死皮赖脸追求的。

    秦小姐光洁的额头上早已挂满了冷汗脸色铁青似过低这坏人平时虽然口无遮拦但一天中也会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时段会正经点的就像他在酒楼中煽动那些食客一般不过他说会努力会给我幸福其实他根本就不懂人家的心人家现在就很幸福了。

    齐官岩呆呆的望着他对这位不失礼数且还要追求自己表妹的仁兄真是佩服的没话说。他身边的德叔额头青筋暴露正在考虑要不要关门放狗。

    要是沉着老练还得说人家秦老爷子虽然对刘子承打招呼的方式很是郁闷但看到一边满面红潮似羞似喜的女儿老子还是很欣慰的。若自己这一门是大家大户儿女成群老子也肯定会考虑为了家族的利益也搞个什么联姻之类的但他膝下只有梦玥这一个女儿说是掌上明珠一点不为过。

    更何况自己这个女儿在打理生意上耕田更重上面的知识丝毫不弱于男子只是性格过于温情不喜张扬而已。同时他这女儿更是眼高于顶孤傲漠然对那些上门求亲的公子哥根本就不会加以颜色。

    老子也迷糊了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个满脸伤痕神情猥琐不懂礼数一穷二白的小厨师是如何打动自家女儿的芳心呢?

    “好了大家也都别站着了来都坐下离晌午还远不如陪老夫品品茶。”秦老爷子淡然一笑手腕轻挥声音低沉极富磁性当得起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不懂礼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近水楼台顺道打击对手。刘子承四六不懂看都不看座位排列直接就挤到了秦小姐身边坐下傻笑连连。

    按理说今日是秦家家宴主要招待齐官岩但按辈分应该由秦梦玥陪客作为主宾齐官岩才应该坐到秦小姐身边。不管怎么说反正都没有佟春明的事自从见到刘子承就处处落下风本以为他的不失礼数会在秦老爷子面前丢丑哪知老爷子没有怪罪的意思现在就连他主动做到秦小姐身边老爷子也依旧笑笑了事这还是那个治家严谨的秦老爷吗?

    刘子承可不管他们是什么心思自一坐下就偷偷的伸出小指撩拨着秦小姐温柔的掌心似在等待她点评自己刚才的表现。

    秦小姐本就心中羞涩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在严父的教导下循规蹈矩从没有半点出格的事偏偏遇到这坏人迷了心窍顶撞父亲离家出走自己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竟然主动带男子回家这些事情想想就能羞死人。

    心中羞赧手心麻痒秦小姐心慌意乱很简单实际的办法握住了刘子承作怪的手指可是坏人刘却很无耻的暗想:“这小妞胆子变得太大了晚上是不是可以推倒呢?”

    “舅父外甥此次来共带来带鱼、黄鱼、白鲦鱼、压鲦鱼、红翅鱼、丁钩鱼各一箱每箱五百斤。现已经妥善安放到府上的冰窖中了。”齐官岩屁股只沾了一下凳子立刻站起来垂而立恭敬的回报着工作。

    “官岩你这孩子在生意方面我还是放心的不过这家事唉男人就要有点男人的样子!当然对家里夫人好也是必要的。”老爷子很语重心长像去安慰一下这位妻管严忽然像到自己的女儿也到了嫁人的年纪而且身边就坐着两位候选人如果自己一番讯妻理论说出去那倒霉的岂不是自己的宝贝闺女及时的改了口。

    “外甥谨记舅父教诲。”齐官岩神色无奈的垂耳聆听。

    老爷子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又转向另一边的佟春明笑道:“贤侄如今怎么有暇来榆关城了京城应该很忙才对呀!”

    佟春明还禁受着他的礼教连忙起身回话:“有劳伯父挂心小侄是受家父嘱托特来照看榆关城分店的。”

    “怎么?分店除了什么状况吗?要你这个少东家亲自来前些日子秋珊那小丫头就已经偷偷来过了。”佟老爷子也不知道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的问道。

    佟春明顿时两眼放光终于找到打击刘子承的机会了老爷子是何其传统何其念旧的人一定不会看得上那混淆视听糊弄食客的清水煮肉的火锅。当即把在外面对徐记对刘子承的评价又添油加醋的评价了一番。

    一时间屋内又陷入了沉静中老爷子半眯着眼睛抿着茶似在分析佟春明的话佟小白脸则是得意洋洋的撇了刘子承一眼也似模似样的端起茶杯细品 齐官岩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反正也是事不关己最好赶快把表妹嫁出去以后在出差想去干点什么就不会有人告密了。德叔站在老爷子身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刘子承似有深意。

    场中唯一没有变化的就要数刘子承与秦小姐了两人正在桌下大战。刘子承自得到秦小姐捏手的‘暗示’后便疯狂起来分离的挣脱了梦玥小手的束缚先摸手后摸肘沿着肩膀往下走若不是秦小姐咬着牙拼死抵抗就让这厮登顶珠峰了。

    良久老爷子缓缓放下茶杯细长的丹凤眼眯成了缝随意的对身后的德叔问道:“秦德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老爷我们今个招待南苑国来的表少爷小的特殊准备了当今榆关城最具特色的火锅让表少爷尝尝鲜!”德叔看似不明各种原有很是诚恳的回答。

    闻言的佟春明及刘子承脸色齐变前者是郁闷刚才的一番诋毁全然无用反倒显得自己心胸狭隘了。后者则是暗自心惊没想到这老家伙已经开始惦记自己了希望不要难为徐雅娘那傻妞。

    一时间气氛又变了沉闷起来幸亏有齐官岩这吃货在当即傻呵呵的谢过舅父费心。忽然一拍脑门猛然想起什么连忙道:“舅父大人家母在入冬之前特意着人去湖中摘取了舅父爱吃的水栗子嘱咐外甥一定要送到舅父手上。”

    老爷子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波动眼角的皱纹纷纷挤出老怀大慰只是眼中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哀伤似在缅怀自己姐弟不能相见。

    齐官岩很是办事很快就名人太过两个小水箱自己亲自掐开其中一个伸手一捞一捧水栗子出现在掌中其物呈深紫色每个有拇指大小左右两边有尖尖的犄角很是怪异。

    切!还以为什么水栗子原来是菱角!不过咱哥们也要就没吃过了先要一个尝尝。

    他还未动那边秦老爷子已经抢先抓了一把捧在手心仔细端详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之情喃喃道:“想我年少离家如今已三十载可每次见到这水栗子仿佛就回到少年时在家门外湖中玩耍时的场景那是姐姐总是会帮我摘上这些许水栗子……”说着说着老爷子竟然有些哽咽长叹一口气拿起一个菱角便要塞进口中。

    “且慢!”正在这时忽听身边一声断喝。众人寻生看来咋见一男子鼻青脸肿的脸上眉毛飞扬说不出的轻佻。

    “坏人你要干嘛?”秦小姐现在彻底怕了他本来在桌下被他搞怪就已经胆战心惊现在居然又要胡说八道连忙起身询问。

    “老爷子你先把手放下。”刘子承摆出一张无害的脸朝老爷子挥挥手笑道:“这菱角……水栗子虽然皮脆肉美可称之为佳果但鲜果生吃过多易伤脾胃宜煮熟后食之。”

    “修要胡言!”他话音刚落那边佟春明就已跳出来反驳:“这果实岂有煮熟食之的道理。”

    切!听你这话就知道是外行而且生于北方对水里的东西不了解。刘子承懒得理他撇了撇嘴这时秦老爷子也微笑着开口:“老夫自小生于水边半生与这水栗子为伴没感觉有什么伤害啊?”

    刘子承不知口否的摇了摇头终于得偿所望的拿起了一只菱角塞进了嘴里果然皮脆肉鲜甘甜可口在一票鄙视的目光中狠狠吞了一大口这才看着老爷子认真道:“《本草纲目》中说:菱粉粥有益胃肠可解内热老年人常食有益。当然鲜食也可以但已经不适宜您这样的年纪而且熬成粥后味道更加可口。”

    不待大家说话刘子承立刻调转矛头很不屑的撇了佟春明一眼霸气十足道:“并不是所有的菜御厨都会做!!”

    在佟春明咬牙切齿下刘子承神态自若完全进入了角色仿佛这秦家就是自己的老家一样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新姑爷吩咐着老管家德叔道:“那个……德叔是吧?麻烦你老现在跳出菱角十只找太阳光直射的地方晒干然后着人研磨成粉状一切准备就绪时你就来叫我今天我亲自下厨让老爷子尝尝这水栗子的另一种吃法。”

    你算个屁呀!德叔气的眼珠子瞪得溜圆嘴里含了一大口‘花露水’随时准备喷在他脸上。这秦家德叔虽然是下人但兢兢业业几十年就连小姐看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德叔’谁的要带没系好把你小子露出来了?

    刘子承面对德叔堪比樱木花道般杀人的眼光也有些惧怕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这一切秦老爷子都看到眼里不由得哈哈大笑直到秦小姐锐利的目光盯到他脸上才讪讪收敛干咳两声道:“好了既然刘贤侄说了新吃法就让老夫尝尝这水栗子能否更美味!”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