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老……岳……父……

    这边两个帅哥还在叙旧佟小白脸的小眼神却一直偷瞄着秦小姐只一眨眼的功夫秦小姐忽然不见了只有一个眼眶青黑脸上血痕遍布的男人一步三摇的像他二人走来不由得出声询问齐官岩道:“齐兄这人是谁?”

    妻管严撇了一眼刘子承摇头道:“我也不甚了解不过刚才他自己说好像是舅父雇来的厨师。”

    “厨师?哼!”佟小白脸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遍刘子承很不屑的冷哼一声。

    “我是厨师怎么了?你哼什么哼?”刘子承很郁闷他还没说话先遭人家白眼。

    “你难道不知道?”小白脸没开口反倒齐官岩把话头接了过去:“这位佟春明佟兄是君越酒楼的少东家家中祖父曾是宫中御厨一身厨艺深的先帝和当今皇上喜爱如今佟老爷子作古而去皇上仍然对佟老所做美食念念不忘时常会唤佟家人进宫烹调。就说这位佟兄乃是佟老爷子嫡长孙即便没有老爷子的功力但也是深得真传厨艺之高技压京城各大名厨!”

    靠嘞!人家没说话还有主动上来替人吹牛x的!看来去凤翔阁没少吃人家啊。身边的佟小白脸更是得意非凡摇头晃脑的和吃了摇头丸似的。

    “哦!原来是君越的少东家失敬失敬!”刘子承随口敷衍却见佟小白脸居然很是受用的把头昂的高高好像面对敌人铡刀的革命烈士。

    “不过我听说最近君越的生意惨淡被城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楼挤压的很惨小酒楼叫什么好像叫徐记吧!”

    “哼!徐记算什么?就是一个混淆视听的家伙弄出些什么清水煮肉片青菜之类的食物来糊弄事人。”佟小白脸和他妹妹还真像看来是家族传统教育不知变通。

    “是吗?可是我还听说贵酒楼好像也在模仿这种混淆视听的清水煮肉的方法吧而且好像还赠送一盘招牌菜。”刘子承继续打击着正所谓输人不输阵气势上压倒你一会进去提亲更具优势。

    “那只是小妹胡闹而已我堂堂君越酒楼祖上传下美食无数企会像其他小酒楼学人家跟风。”佟小白脸张口反驳自命清高。

    “不是这样吧?我可听说是徐记酒楼火锅独特特别再加上那独一无二的调味料堪称色香味美估计连你们这些御厨的后人也无法制造出与之一模一样的调料吧。”刘子承笃定的说着。开玩笑在这个年代谁知道料酒的味道更别提制作了但是火锅调料里少了料酒那还能叫火锅调料吗?

    佟小白脸闻言脸色骤变显然被说点到了软肋刘子承看在眼中心中也是一惊看来自己的火锅确实已经受到了广泛关注连御厨的后人都开始研究了。

    “这位兄弟说得火锅真有这么好吃吗?请问哪里可以吃到。”齐官岩有些心动忽然插嘴问道。

    “这位仁兄问得好这美味火锅天下独一份榆关城徐记酒楼独家销售版权所有翻版必究。地址也很好找由此出胡同口转入下一条街道前行一里路左手边就是门外挂着一对大红灯笼门内还站着一位美艳的老板娘。”刘子承很详细的为他做起了向导。

    “你怎么这般了解!”佟小白脸终于蹦出了一句话。

    “嘿嘿不才刚才你口中那个混淆视听的人正是区区在下!”刘子承坦然承认。

    “啊!你就是刘子承!”佟小白脸失声惊叫。

    “没错!”刘子承回敬他一个不屑一顾的眼神不等他开口便道:“顺便告诉你我今天来着是向秦小姐求亲的。”

    “哦?原来这位兄弟是来求亲的那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啦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免费尝尝你做得特色火锅呢?”齐官岩真的被美食所打动立刻就套起了近乎。

    “齐兄!”佟小白脸很是愤慨的低吼一声。

    齐官岩顿时愣住了这才想起来这位佟兄觊觎表妹好久了。一时陷入两难境地一面请自己吃美食一面请自己喝花酒帮谁不帮谁这是个问题。

    幸好这时德叔一路小跑而至很是恭敬的说道:“三位公子我家老爷有请!”

    初步打击敌人士气的目的已经达到刘子承也不再多言冷哼一声昂气高傲的头颅任敌人把皮鞭举得高高我自不为所动大步流星跨们而入。

    有一次跟随导游游园不过这次的导游岁数大点。一路行来驾轻就熟很快就来到了主家的正房还未进门刘子承眼睛就有些直。

    直接映入眼帘的便是房屋正中央的丈八条案上摆着一对翡翠的玉磬嘿就这东西没点考古知识的都不认得。案前一张紫檀木八仙桌周围一圈是梨花木高背木椅处处透着气派。左屏风右书架除了古代装订版书籍有那么几十本外其余空格摆得都是尊窑瓶、郎窑罐随便一件拿到后世都值个百八千万。房梁之下悬挂一副金匾上书烫金四个大字:吉星高照!匾额下是一副典型山水国画看笔法估计不是古玩市场淘换的。

    八仙桌边端坐着一位妙龄女子身着大红色宫装裙带整齐的束在腰间显得既端庄又要高贵。

    见几人进得门来女子主动起身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清澈如弘的美眸一霎不霎的盯着刘子承莲布款款而来直行到他身边才停下一个劲的向他努嘴。

    哎呀这小妞啥意思挑逗我还成瘾怎么的?刘子承有些迷茫下意识的顺着秦小姐嘴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中年男人腰板挺直的端坐于正位之上高扎髻双鬓有些零星的霜花浓眉细眼面如冠玉嘴角含笑温文儒雅之气尽显。

    “外甥官岩叩拜舅父大人体健康态!”齐官岩面对中年男人合身拜倒。

    “晚生佟春明拜见秦世伯福寿绵长!”佟小白脸跟着拜倒。

    “老……”

    刘子承总算回过神来看了看中年人在他眼里这个岁数应该算老人了应该尊称一声‘老大爷’。刚蹦出一个字就听身边秦小姐小声嘱咐:“不要失礼。”

    “岳……”不要失礼嘛!这是自己女朋友的家长是自己未来老丈人叫声岳父不失礼吧。

    秦小姐一听有些不对味连忙开口小声介绍道:“这是我父亲!”

    “父……”刘子承连忙改口顺着秦小姐的话茬就就叫了下去话音刚出幡然醒悟连忙闭嘴但三个字已经蹦出。

    老岳父!虽然说话时有些间断但却吐字清晰任谁都听得明白。秦小姐气得直接掐上他腰间软肉脸蛋红红好似红布。齐官岩目瞪口呆佟春明怒不可遏就连慈眉善目的秦老爷子脸色也变得惨绿。一边长身而立的德叔用一种看畜生的眼神盯着他心中琢磨:“这楞爹哪来的?”

    完了!人家都说见家长的第一印象很重这下糗大了。刘子承越想心中越焦急忽然眼前一亮赶紧学着佟春明和齐官岩的样子抱拳作揖道:“小弟……不对在下……洒家……某家……朕……寡人……孤王……咱家——”靠!这古代人真他妈说话前还要给自己按个称呼喊得老子把太监的称呼都说了。

    刘子承心中紧张难言脸色憋得通红一连串的自称听得在场数人无疑不是瞠目结舌眼球暴凸。秦小姐恨不得先咬死他再钻地缝永远都不再出来。

    “算了!简单点多好!”刘子承不耐烦的嘀咕一声摆出了一副二十一世纪尊老爱幼好青年的脸孔朝着秦老爷子一躬身道:“老大爷你好我叫刘子承在徐记酒楼工作目前是秦梦玥小姐的男朋友虽然我目前薪水还很低而且没房没车没保险但我会努力的一定会给她幸福!”

    …………

    小弟与刘子承一样虽然没车没房没保险但我会努力争取多带给大家一份轻松一份愉悦感谢支持!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