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美女治百病

    一曲终了余音不散。暴风雪也不知是被着忧伤的曲调所感染还是为一对相恋男女的甜蜜相拥而高兴渐渐的平息下来只有零星的雪花飞舞似无数的花瓣在为一对恋人在庆贺。

    秦梦玥刚自乐曲中回过神又陶醉在了心上人热烈的拥抱中(其实算不算心上人她也很迷茫只是一直被这个男人追、泡而已)。

    刘子承现在却很矛盾他的一只手里握着陶笛只有另一只手握着秦小姐腰肢浑圆的翘臀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不然把腿勾上来试试。

    刘子承悄悄将重心转移到一条腿上另一条缓缓抬起企图用膝盖来触摸女孩子从未开垦过的丘陵。

    “哎呀——”哪知还没等他抬起腿秦小姐忽然抬起头小拳头一挥嗔怪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道:“讨厌——”金鸡独立的刘子承这一下险些摔出脑震荡眼前金光闪闪的都是‘金子’。

    刘子承呲牙咧嘴的站了起来看着一边欲笑还羞俏脸晕红的秦小姐一不小心就看痴了连身上的疼痛也忘却了。看来美女还有云南白药的作用。

    秦小姐半晌没听到动静悄悄抬起头看到了一幅让她毕生难忘的画面。

    刘子承五官扭曲就像刚起了的白面凝成了团。牙关紧咬倒吸着冷气全身不住的扭动双手同时伸进了裤裆里左手抓右手挠时而还出‘嗯……啊……’之类的声响。

    秦梦玥不比徐雅娘好歹人家也读过几年私塾在这个年代也算受过高等教育平时也是出入上流社会尽管待字闺中但对于一些男女之事还是很早熟的。刘子承现在这个动作她在一个闺蜜偷偷给她的一本画册上看过上面就有这样的动作听说还是在宫里传出来的好像是那些净身不干净的太监在自己‘洞房’!(古代人把打飞机叫什么?有知道的朋友请告之谢谢!)

    当然如果刘子承要知道秦小姐把他现在的动作当成自渎的话一定会一头撞上望山。本来占便宜没成也就算了被她推个跟头也忍了可偏偏刘子承一路行来跌跌撞撞衣衫早已破烂不堪就连裤裆都被划出了出道口子。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刘子承刚刚猛然摔倒还没觉得什么可刚一占起来立刻觉得下体刺痛有一个比他的分身还硬的东东在里面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搅和着东转一下西刺一下说不出的难受。

    其实他是个很矜持的人和害羞的人从不耍流氓的人。只是被逼无奈才把手伸进了裤裆了无奈还被秦梦玥看了个正着。

    刘子承红着老脸冷汗涔涔的将裤裆中的硬物拽了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寸许长的干枝刘子承狠得牙根痒狠狠的将其一折两半。

    “嗷——”刘子承这一生死狼嚎般的叫声吓得秦梦玥全身巨颤双臂紧紧环在胸前缅住衣襟。再看刘子承刚才在裤裆里掏来掏去的手正含在嘴里秦梦玥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很是后悔认识了刘子承……太恶心了。(我写都觉得恶心……)

    “呸——呸!”刘子承拿出了手指狠狠吐出两口红色的唾液再看手指丝丝血迹正自指尖流下。

    刘子承甩了甩手指捡起了丢掉的干枝借着雪地映出的白光仔细端详忽然又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狂笑。

    他身前全神戒备的秦梦玥似受惊的兔子一般紧拉着衣领犹豫的看来看他红唇一咬拔腿就跑!

    “站住!”刘子承大吼一声吓得秦小姐一个趔趄却不敢在跑而是急急跑到他身边大胆的蹲在他身前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干枝另一只手捏在他的双颊上生生撬开他的嘴顺手把干枝又塞进了他嘴里焦急道:“坏人你先坚持一下我马上去找郎中……这可怎么办呀?坏人的失心疯又犯了也不知道那小小树枝结实不结实可千万别要到舌头呀……”

    可恶的徐雅娘!刘子承第一反应就是先骂那傻妞没事偏偏说自己失心疯死鬼这下好了嘴都扎破了……

    “呸——”一大口血水连带枯枝烂叶以及上面的曲刺还有中午没消化的食物都吐了出来眼泪哗哗地。倒在地上呜咽着手脚齐舞阻止秦梦玥去找郎中。

    “坏人你好点了吗?”秦小姐看他痛苦扭曲的脸担心的泪珠打转柔声的问着。

    刘子承哪享受过如此温柔心中暖暖的似塞进了热水袋下意识的点头道:“嗯好多了……不对我什么时候不好过我没有失心疯!”

    “哎呀看来还没好好像比刚才还严重!”秦小姐的推断是有根据的试问哪个精神病会说自己有精神病呢?而且听说这样的病人不能受刺激连忙顺着他的话道:“对对你根本就没有不好你很好那你先在这呆一会我去请郎中……呜~~”

    秦小姐话还没说完樱唇便被一张火热的带着血腥味的大嘴堵住了。本能的要咬住贝齿不想却被一个柔软温湿的东东隔在了中间柔柔的似棉花顿时卸去了她不少力道这时那柔柔的东西忽然缠住了她的丁香小舌顿时一种酥麻的感觉自舌尖传来瞬间蔓延全身。

    这奇怪的感觉似是魔法能抽空人身体所有的力气也能让人失去自我意识无法思考。秦小姐柔若无骨的娇躯瘫软在失心疯患者的怀里如弘般清澈的美眸荡起了阵阵涟漪秀美的脸蛋红似火烧鼻中火热的气息带着轻声的飘飞而出回荡在原野上比之刚才的乐曲更似天籁。

    一个绵长香艳的法式湿吻在历时三分五十八秒后终于在男人恋恋不舍女人几欲窒息的情况下结束了。

    刘子承惬意的舔着嘴唇觉得舌头不麻了嘴唇不疼了蛀牙也没有了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看来美女不仅是云南白药还是牙医这如果要是和美女叉叉圈圈会不会还能治疗前列腺炎呢?

    “坏人你欺负我!”秦小姐娇喘吁吁换了很久才弱弱的嗔骂了一句让正处在yy阶段的刘子承骨头立刻轻了2两凝望着秦梦玥含羞带躁欲说还休似嗔似怪的娇靥一时竟然觉得嘴巴丧失了说话功能当然也丧失了吃饭功能如情到浓时一般又一次吻了上去。

    温柔的秦小姐生怕引他的疾病复生生‘忍受’了他的‘欺负’在疯子心满意足得尝所望之后才颤巍巍的问道:“坏人你真的没事吗?”

    刘子承满头黑线冷汗涔涔这古代小妞还真是认死理儿!无奈刘子承只好有气无力的回应一句:“我没事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看着干枝笑得那么……那么……”刘子承笑得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博学如秦梦玥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哎呀……”刘子承大叫一声蹿了起来弯着腰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嘴里解释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刚才那可不是一般的干枝那是野玫瑰的干枝我有大用处啊!”

    …………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