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刘子承的毒计

    当侯四和徐栓傍晚时分回转的时候徐记的大门果然紧闭而那些食客也不出意料的都去了君越占便宜。

    两人相视苦笑推门而入。刘子承第一个映入眼帘定睛望去两人险些跌倒。

    此时的刘子承正眉头紧皱苦着一张脸似刚死了老婆一样。特别是那张脸上五颜六色就像开了花一般。

    “大哥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还有血痕?”徐栓并没有注意帐台里满面通红神色羞恼又有几分后悔的徐雅娘急切的问道。

    “呃?血痕?哦后院猫挠的。”刘子承尴尬苦笑斜睨一眼徐雅娘咬着牙说道。

    猫挠的?我们后院有猫吗?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徐栓努力的回想着。

    “大哥那你的眼睛怎么了?”侯四也是纳闷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午的功夫刘大哥的眼睛出现了黑眼圈呢?

    “这个……我不小心撞到了门框。”刘子承的牙根已经咬出了血。

    “大哥那你的嘴唇……”侯四还要继续问问刘子承如肥香肠一般的嘴唇。

    “行了哪那么多废话快滚到厨房怎么干活去。”刘子承怒了使劲瞪这青紫的眼睛吼道。

    两个小男孩被他这一吼齐齐缩了缩脖子这时才注意到徐雅娘‘怪异’的表情两个未成年少年同时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幸灾乐祸的看了刘子承几眼嘿嘿嘿的怪笑着溜进了厨房。

    徐雅娘悄悄走到满脸桃花开的刘子承身边几次想伸手去抚他的脸颊却又有些胆怯小心翼翼的问道:“死鬼你还疼吗?我……我真不是……”

    “行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刘子承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下意识的揉了揉肿胀的眼睛一股钻心的疼痛从眼窝直钻脑际疼的直吸冷气。

    唉这傻妞下手真狠不就摸你胸一下吗?你至于挠我吗?不就是亲个嘴吗?你至于咬我吗?不就是不小心碰到了你的小pp吗?你至于给我一眼炮儿吗?刘子承很郁闷的在心中抱怨着。

    不过这时候要是和一个未经人事还是古代极度矜持的女子赌气那可太有损情圣这个称号了(刘子承自封的谁不知道他是个刚被女朋友帅了的可怜虫啊)

    “雅娘你别介意是我太过孟浪了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惩罚。”刘子承语气温柔婉转情真意切。只是脸上由于受伤的缘故整个面部都在一跳一跳的抽搐着说不出的滑稽。

    一直暗暗自责下手太重的徐雅娘闻言胸口的一颗大石稍落对这个心胸开阔的男人的爱慕不自禁的又上升了一层。

    “死鬼你去哪?”徐雅娘正在心中思付是不是要给他点什么奖励反正有不是没被他轻薄怎么自己偏偏这么激动呢?当她正在鼓励自己的时候刘子承却已转身而走。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晚饭就不用叫我了。”刘子承没敢回头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被他一番话感动的徐雅娘已经稍稍有些动情这要是两人都没控制住生点什么谁知道徐雅娘这傻妞还会不会爆。

    “死鬼我……”徐雅娘望着那落寞的背影芳心中泛起阵阵酸楚不禁轻唤一声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下面的话。

    正在她暗暗自责阵阵心伤的时候忽然听厨房中传来了刘子承的咆哮。

    “笑他妈什么笑快点干活!徐栓一会煮个鸡蛋给我送到房里。”

    “煮鸡蛋干嘛?”

    “敷眼睛——”

    “哈哈哈哈——”“噗嗤——”徐栓侯四以及外面的徐雅娘同时笑了起来。

    刘子承忽然想起了什么招呼进了徐雅娘正色吩咐道:“你们今天多准备菜、肉、果汁按平时生意最好时的三倍准备明天一早就将这后院的茅厕贴上告示禁止使用。”

    “死鬼好好的禁用茅厕干什么?”徐雅娘很是不解的问道。

    “别抢台词马上就说道了。”现在有徐栓和侯四在身边刘子承就像有了仗势的孩子梗着脖子瞪着眼睛横了徐雅娘一句报复的快感蔓延全身。笑道:“明天午饭之前徐栓、侯四你们俩分别去城东西两边给我大声宣传。就说徐记酒楼特色果汁免费火锅随便吃菜肉自选只需三十文。”

    “啊?死鬼你疯了随便吃只受三十文那还不得赔死。是不是刚才我把你打傻了。”徐雅娘一听就急了情急之下就爱说实话。

    “哦——”徐栓和侯四两人顿时长长的‘哦’了一声看着刘子承青黑的眼眶偷笑不止。

    饶是脸皮如城墙的刘子承遇到这家庭暴力事件也是老脸通红狠狠的剜了紧紧捂着小嘴装无辜的徐雅娘一眼重重的咳嗽两声连忙岔开话题道:“明天一切按我说得做记住客人来了先收钱然后立刻上免费果汁最后在上火锅点什么给他们上什么不要吝啬。”

    “这……”徐雅娘暗骂刘子承败家刚要阻止却被他牛眼一瞪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咱们的果汁新颖食客们肯定一喝上瘾特别是免费赠送肯定不会一杯了事。但咱们的东西咱们自己知道果汁中水分很多若贪得无厌的食客多饮定然腹胀再吃火锅也就吃不下去什么了最关键的还是茅厕我们禁止使用让他们无法解手到憋不住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结账走人了。”刘子承阴沉着脸嘴角挂着坏坏的笑容典型的一副奸商嘴脸。

    “大哥如果遇到那些能喝久不去茅厕的怎么办?”徐栓提出了一个富有建设性的问题。

    “那你就负责去他身边吹口哨。”刘子承狠狠的撂下一句。

    “高!实在是高!”徐栓侯四齐齐竖起拇指说道。

    “少拍马屁。”刘子承稍稍一兴奋有牵扯到了脸上的伤痕不由得又燃起了胸中怒火没好气的啐骂一声。

    徐雅娘听刘子承的毒计听得双眼放光一闪一闪似天上的星辰心中对他的爱慕之情已如滔滔江水望着那改变了徐记同时也改变了她人生的高大背影自内心的饱含深情的温柔的喊了一声:“死鬼~~~~~”

    听着一声媚到骨子里能让人骨酥肉麻的喊声刘子承险些摔死在门槛上想起自己青黑的眼眶脸颊的四道血痕嘴唇上的伤口刘子承生生忍住没有回头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

    气得身后的徐雅娘小脚急跺暗骂死鬼不解‘风情’。

    刘子承没好气的转身欲走却被侯四急忙伸手拦住了。诧异的望他一眼以为他还要打趣自己刚板起脸却见对方也是一脸的苦涩拉着自己悄悄的想后院而去。

    到了后院侯四示意刘景阳附耳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大哥你和秦小姐是不是闹别扭了?”

    “恩?”刘子承一怔脑中不由得又浮现了绝色的姿容三天未见便体会到了相思之苦但想起两人的身份家事背景不由得苦笑摇头:“别乱说我和秦小姐只是普通朋友能闹什么别扭。”

    侯四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看的刘子承直毛才靠在他耳边说道:“大哥我今天去了城外的农庄你猜我看到谁了?”

    “秦小姐!”刘子承下意识的答道。

    “恩。”侯四老实的应了一句也没有卖关子和打趣刘子承:“秦小姐她搬去农庄住了穿着寻常百姓家的衣服干着普通农夫干的农活总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愁苦摸样任谁也不知道原因。”

    侯四的声音虽低但在刘子承耳边无异与炸雷一般。不由自主的问道:“她什么时候搬去的。”

    “三天前!哎——大哥你去哪?”侯四还想说什么可眼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

    我想找个老婆和我一起生活那个女人要是做了我的老婆我会让你高兴成天乐呵呵……哈哈哈!唱歌求票求花求收藏!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