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刘子承的择偶要求

    刘子承虽然兴致全无但风度还是有的。鸡肉冷却了一会他麻利的掰下一只鸡腿递给了秦梦玥。自己则那起另一只啃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做叫花鸡而且还没有材料和调料但肉质依旧鲜嫩酥软香浓爽口。

    两人都沉默着秦小姐细嚼慢咽的小口小口的吃着鸡腿而刘子承则是风卷残云一只鸡很快就被他消灭了。

    秦梦玥虽然聪慧却也不知道这坏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哑巴。这鸡不仅做法新鲜味道也是鲜嫩可口可是他为什么不要奖励呢?

    秦小姐虽然羞涩却也知他是死磨硬泡的无耻性子很有可能拗不过他。哪知他却对此只字不提心中泛起阵阵酸楚巨大的失落将她包围。但这羞人的事她说什么也不会主动开口询问的。

    就这样两个人又僵住了也没了游山玩水的兴致虽然没有相互招呼却不约而同的熄了火向山下走去这次刘子承也没有去牵她的手。

    上山时嬉笑打闹大手牵小手情意绵绵。下山时相对无言而且相隔甚远形同陌路。这巨大的落差让刘子承心中堵没办法怪只怪性格不合不知道这算不算失恋。

    秦小姐感受比他更甚。山上时的甜言蜜语还回荡在耳边扭伤时细心呵护的场景还浮现在脑海而现在……秦梦玥眸中含着委屈的泪水芳心阵阵刺痛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坏人难道只是为了逗弄我吗?

    两人各怀心思脚步极快不多时便下山进入了榆关城只是一路上没有了‘吻别’的故事到了分别之际两人依旧没有说话刘子承更是连头都没回直接长身而去。

    秦梦玥望着他远走的背影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贝齿咬着红唇一片煞白几次伸出手想要叫住他却最终没有开口。落寞的转身而去晶莹的泪珠随风而逝。

    “大哥!”一见刘子承进门正在收拾大堂的侯四就蹿到了他身边一脸神秘声音压得低低的在他耳边说道:“掌柜的说让你一回来就回房间她在那等你而且脸色很难看。”

    “哦!那你先忙我去看看她。”刘子承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回到徐记他心中闷气稍稍舒缓了一点因为马上就能看到他心中的最佳配偶——徐雅娘了。

    刘子承大步流星的向自己房间而去。刚推开门便见徐雅娘坐在自己床上斜着身子靠在床帏上打着瞌睡。听到门声才缓缓睁开眼睛。

    “死鬼。”徐雅娘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叫了他一声还想继续睡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腾’的站起身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斜睨着他不阴不阳的问道:“你去哪了?”

    刘子承也没太注意她的变化自顾自的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淡淡的回到:“出城了。”

    “和谁?”徐雅娘追问。

    “自己!” 刘子承心中郁闷不想多提。

    “是吗?没和秦小姐在一起吗?”徐雅娘眼睛又眯起了一点醋意十足的问道。

    刘子承没有说话也没什么话好说。

    “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吧?”徐雅娘怒了也没法不怒。一个刚对自己又亲又摸还和自己探讨如何生孩子的男人一转身就去和另一个女人幽会不生气那才怪呢。徐雅娘柳眉倒竖眯成缝的桃花眼圆睁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尖声喝到:“你和那秦小姐是什么关系?和她一起干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刘子承被吓了一跳。本来就心烦意乱尤其对秦梦玥本来想好了以后不和她接触更不想多提。而徐雅娘却又勾了起来。

    刘子承也来了脾气拍案而起瞪着大眼珠子青筋暴涨吼道:“什么他妈关系、关系的!她一个千金小姐我一个死跑堂的你说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我想家了想回家去看看她自己跑来找我我有什么交代的?怎么跟你说才叫清楚?靠!”

    徐雅娘楞住了。被他吼楞住了。这死鬼平时一项都是嘻嘻哈哈即便自己打他几下都会笑脸相对可今天他却如此吼自己。徐雅娘委屈的泪水顿时盈满眼眶小脚一跺挥着小拳头就向他打去。

    刘子承吼完就后悔了。这小妞性子刚烈心思单纯只是一时醋意勃才会如此。也是在乎自己的表现而自己刚刚还说徐雅娘是最佳配偶。

    刘子承心中有亏生生受了她几记粉拳便嘻嘻哈哈的边挡边躲口中胡言乱语:“哎呀——好疼啊!快来人呐谋杀亲夫啦!”

    徐雅娘闻言又羞又恼小拳头雨点般砸下。

    刘子承情急之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别闹了当心吵醒孩儿!”

    徐雅娘当即一怔还下意识的向床上看了一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被这死鬼糊弄了。尤其是‘孩儿’一次更是勾起了她心中羞怯只可惜手臂被他紧紧箍着情急之下张开儃口就向他肩头咬去。

    刘子承衣装厚实外加皮糙肉厚丝毫不在意。心中确实幸福甜蜜不住声的感叹这才是人生才是平淡夫妻的表现啊……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